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女尊)关于摘掉绿帽的正确方式 > 章节目录 与秦湛的洞房(上)微
    秦湛倚在架子床的雕花栏杆边上,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与她饮下交杯酒后,乔音音便离开了床榻,独自走到屏风后的软榻上坐着。

    房内红烛摇曳,他从屏风的缝隙中静静的打量她,今夜的她为他点上了妆,取下了满头珠钗后,更显的眉目如画,姿容秀丽,烛光映照在她半面的脸颊上,火光轻轻随风摇曳,晕染出忽明忽暗的红晕,映的唇上的口脂瑰丽明艳,与她温婉清丽的面容却又是如此的和谐,在清冷的夜色中有说不出的魅惑动人。

    昨晚已有教徒交给他一卷行房图,里面男女纠缠的图画栩栩如生,看的他面颊绯红,忍不住紧紧捏着那一摞画卷缓解心中的燥热,虽羞怯,但他还是一字字仔细研读,铭记在心。

    秦湛盯着她静止不动的身影良久,直到自己率先沉不住气,微微皱起眉头,起身走到铜镜前,取下头上的金冠,满头青丝流泻而下,柔和了

    yцzんāiщц.ъiz略显凌厉的五官,一身冷红的喜服被他挂在屏风上,内里的亵衣仍是红的耀眼,这些事本该是他的妻主来做,而事实上他被她冷落在侧,连一丝言语上的抚慰都不肯给他。

    乔音音今晚是想把他晾在这,与明着羞辱他有何分别,他拧着眉,五指渐渐合拢,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既然娶了他,就别想如此待他。

    “你一直坐在这干什么,把手给我,我带你回床上休息。”他伸出一只手,便要攥住她的葇荑。

    但被乔音音躲开了,她把手藏在身后,顶着他逐渐冷凝的目光,偏过头去,道:“我今夜就在这睡了。”

    秦湛脸色蓦的一沉,冷声道:”你这是何意?是不是觉着娶我一个邪教之人,委屈你了?”

    “不是的。”她睫毛颤了颤,小心翼翼的回道,“是我不习惯与人同眠。”

    他笑了笑,坐在她的身侧,将她身后藏的那只手抓住,扣在了掌心:“我也不习惯,但我们今后是要过一辈子的,无论怎样都要适应。”

    乔音音的身上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定是脂粉味与她本身的药香混合在了一块儿,他用力的嗅了几口,便有些心猿意马,微微侧着身子,贴紧了她。

    男人灼热的气息就在她的耳边,似乎愈来愈热,乔音音心下慌乱,忍不住默默叫着浮云的名字,期待她突然出现把她从这里解救出去。

    可是那个女人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也是,你眼睛不好,这宽衣解带的事,还是让我来服侍你。”秦湛微微一笑,手指伸向她系在腰间的衣带,却被她抓住了手腕。

    她隐忍不住,终是开口道:“我觉着这样的大事,人生只有一次,你应该留给自己的喜欢的人。”

    他心头一阵火起,修长强健的身躯猛地覆在她的身上,将她压在了软榻之上,两手抓过她的手腕紧紧钳在她的头顶,冷冷道:“我已嫁给你,身子和心自然都是你的,可你偏偏要把我推给外人,还是你巴不得我红杏出墙,令我名节败坏,好趁机休弃我。”

    还是她想让顾修炎来羞辱他,让他背负上乱伦的骂名。

    乔音音窒闷不已,他本来就会爬墙,现在说的信誓旦旦,以后他做的那些事,武林中人皆知,他根本就是个不在乎自己的名节的人,一心只有顾修炎,哪里用得着她休了他,若他还是个完璧之身跟了顾修炎,以后与司尘雪争宠也不会落于下风。

    “你放开我!”她也生气了,自己好心好意替他着想,反而落得里外不是人,柔柔的语气难免加重。

    秦湛一怔,眼中划过一丝屈辱之色,两人新婚之夜,便闹得如此不和,心中一酸,越想越气,在她雪白的颈上重重一咬。

    “啊!”乔音音疼的一激灵,一脚踢开他,摸着湿漉漉的脖颈,那里刺疼不已,必定被他咬破了皮。

    “你成亲的晚上鬼叫什么?”浮云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

    “秦湛非要与我同房!快带我走!”她心中一喜,揉着脖颈上的动作渐渐松了下来。

    “哦”她轻轻一笑,“这是你名正言顺的夫君,以后又是顾修炎的男人,不碰白不碰,而且是他自愿送上门来的,这等好事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你不是说不让碰女主的男人吗?”

    “我说的是司尘雪,这个你可以碰,按照原本的轨迹,你和秦湛本就有夫妻之实,事已至此,好好享受。”浮云重重的打了个呵欠,满是倦意,“那个小鬼又哭又闹缠了我一天了,实在困在的不行,以后若是没有危险就不要叫我了,我两边跑可是很累的。”

    话语刚落,她又消失了。

    乔音音叹了口气,这一幕被秦湛看在眼里,误以为她不愿碰自己,如松挺拔的身躯微微佝偻,低声道:“对不起,刚刚是我我的错,可是若我们今晚没有没有母亲一定会知道的,她素来疼我,看我这样被你羞辱,到时候可不是把你关进地牢这么简单了。”

    对了,还有个秦清夜在后面盯着她呢,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的手段,比秦湛狠,既然他想同房,她就成全了他,浮云说得对,反正自己也不吃亏,扶额说道:“你你坐过来吧。”

    他眼神蓦的锐亮,嘴唇蠕动着:“嗯。”

    乔音音揉着他结实的小腹,轻轻道:“我刚刚踢痛你了吗?”

    “不疼。”他握住她的手,“是我不该咬你。”

    说罢,他凑到她的颈窝处,唇覆在了肌肤上,用舌头轻轻舔舐他咬出来的伤口,乔音音有些疼,但到底没有推开他。

    他的唇很热,一点点沿着她的脖颈缓缓上移,吻过她精致的下颚,在她的唇角打转,最后捧着她的脸,坚定的印在了上面,秦湛和她两个都是吻技生疏,刚开始只是贴着对方的唇厮磨,渐渐的他开始用书里的方式,试着把舌头伸进去,触碰到她嘴里的绵软时,呼吸一窒,更大的渴望令他用力的吸着她的唇,舌头胡乱的探寻着,追着她的舌头舔弄。

    乔音音被动的随着他的动作迎合,等到喘不过气的时候,才推开他,侧过头拼命的喘息,秦湛初尝甜头,难免有些食髓知味,唇贴着她的脸颊,轻轻的磨,让自己也蹭上了她肌肤上的药香。

    “我硬了。”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胯间的布料被玉茎撑了起来,他眸色深深的看了一眼腿间肿大的一团,哑着嗓子道,“要妻主为我纾解。”

    “嗯?”她迷蒙的眨了眨眼睛,耳尖红了红,只觉的他身上热的很,“怎么纾解?”

    他难耐的喘息着,在她的耳边吹了口热气:“你是女人,比我清楚。”

    “我们去床.”她话还未完,便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朝铺着龙凤呈祥的锦被而去。

    两个人刚倒在床上,秦湛就迫不及待的吻住她,双手拉扯着她的喜服,越急切心中的欲望更甚,美人在怀,肌肤如玉,他焉能不动心,这般想着,胯下那团濡湿的布料色泽更深了,玉茎胀的隐隐作痛。

    “等一下。”她香肩半裸,推拒着他的肩膀,低声道,“今晚让我来。”

    这个世界好歹也是以女为尊,她虽然打不过秦湛,够丢女人的脸了,说什么也要在床上找回场子。

    秦湛深深的望着她明媚的脸,全身的血液都沸腾的仿佛灼烧起来,他挺住了手里的动作,从她身子上挪开,抱着她的腰背摁在自己的怀里,唇贴在她的脸上,说道:“你眼睛不便,还是我来吧。”

    他想亲她,而且她身上香香的,更想舔她。

    乔音音摇了摇头:“做这个不需要眼睛的。”

    她的手从他的身子一直滑到他的腿间,从他的裤子里钻了进去,抓着滚烫的玉茎生疏的揉捏着。

    秦湛嘴里溢出一丝呻吟,她的手真软啊,光是这样被她捏着,下体舒爽的快要喷射出来,唇擦过她的眉毛额头,与她亲密的肌肤相亲,分外享受这样的感觉。

    乔音音从他的唇下挣扎着出来,略微低着头,亲在了他坚毅的下颚上,缓缓向下,吻着他的喉结,舌尖轻轻打转挑逗。

    “啊哈”秦湛呻吟的愈发动情,两手紧紧抓着身下的锦被,呼吸急促,不禁伸长了脖子,将自己的命脉送到了她的嘴边。

    她一路往下,褪下他的亵衣,吻过男人的锁骨,在他结实有力的胸肌上落下密密麻麻的吻,男人喘息的更加厉害了,胸上的茱萸禁不住挑逗的凸起发硬,只要她的唇一碰,他胸上的敏感度竟比以往敏锐了百倍不止。

    秦湛有所不知的是,他所修炼的天心诀虽然是武林至圣的武功,可也邪门,随着修炼的沉淀,修为渗透骨髓血液,他对情欲的欲望也比常人强盛十倍,尤其是破处以后,他会比任何人都渴望鱼水之欢。

    他大口的喘息着,汗水沿着额角滑落,玉茎还被她握在手里揉弄,龟头的铃口控制不住的溢出来一股股清液,他再也忍不住拉下挂在她肩上的衣裳,将碍眼的抹胸一并扯去,捧着她的白嫩的椒乳大口的吞吸。

    “你唔”他的两只手抓着她的乳肆意揉捏,乳头被他叼在嘴里吮吸,她花穴空虚的紧,骚动的扭着身子,想让把他吞进自己的穴中。

    乔音音抚摸着他的头,双手插进他的青丝里,秦湛吐出被他亲的红肿的乳头,仰着头找到她的唇,两个人难舍难分的亲吻着,交换津液的水渍声在幽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此时的两人都没发觉窗外立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他略微垂着眼,面无表情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只有紧握的拳头深深泄露了他复杂幽深的思绪。

    yцzんāiщц.ъ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