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将惊悚直播玩成了里番 > 章节目录 说服她抚慰他们(现实过渡10)
    她惊慌的表情取悦了萧落风,他继续道:“这四种任务是面对个人的,之后我们进入大型团队场时,会有团队任务,到时候再解释吧。我讲完了。”

    “谢总解释有关兽场奖励的部分。”简易站在一边道。

    众人鼓掌,谢阳皓走上台,推了推眼镜。

    “积分,就是每次异界场获得的奖励,可以在系统商城中使用,换取技能、属性治及现实世界的部分物品。”谢阳皓说着,转了转手腕上的手表,“商城在系统界面的右下角,很小的标,一半在新手场结束后出现。具体就你们自己看吧,另外任务奖励的部分,刚才萧落风已经讲了,我就不再赘述了,只补充两点:1、积分和货币的兑换比例是1:10000,但在系统中,钱无法兑换积分。积分只在斗兽间交易,每日的交易上限是100。2、兽场人之间,可进行属性、技能和物品的交换。交换过程中,需要提供系统编号,由交易提出方缴纳部分积分,充作系统移除或增加属性技能物品的服务费。以上。”

    谢总比萧落风还敷衍。

    官山彧眨了眨眼睛,问道:“没听明白的,能重新上课么?”

    简易看向谢总,谢总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了。

    最近他应该很累,简易叹了口气,说道:“阿彧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洛风。洛风,你辛苦下。何惊雨,你跟我来书房。”

    书房里的小造景一直通着电,哗哗的流水声不大,格外悦耳,但何惊雨却有点心惊胆颤,总感觉自己是被教导主任抓住了把柄,要好好教训她了。

    “简老师。”

    “怎么这么拘束?坐。”

    简易随手一指,何惊雨乖乖坐在他对面。

    “有什么想法?”他问。

    何惊雨一懵,复述道:“什么想法?”

    “之前发你的文件,你没看?”简易倒茶的手一顿,问道。

    “什么文件?”何惊雨诧异。

    “通知你今天培训的邮件里有附件,你没下载?”简易拧眉。

    何惊雨直面简老师的质问目光,感觉就像是暑假没做作业,被老师揪住了一样。

    “我这个周有点忙,然后没注意。”她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

    “那今天下午你就全看完。”他说完,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道,“现在是早上十点半,下午三点过来,跟我说下你的感想。去吧。”

    何惊雨灰溜溜地起身,正要去拧门把手,简易又道:“另外,你下一个场次是两个月后,跟谢总和洛风一起。你们的场次很大可能是c级场,之后我会安排他们好好训练你。你也不要懈怠,这个场次可能会跟你经历的那几个都不一样。”

    何惊雨已经隐隐感觉到了难度的提升,点了点头。

    她离开后,谢总进了书房。

    “杨诚煦脑门上那个伤,不是他自己磕的?”谢总问道。

    “你真信了他的话?”简易冷笑,“他和何惊雨的气氛那么古怪,他的眼神、动作、不仅透着羞愧和愤怒,还有刻意的疏远。结合他们的性子进行合理推测,他应该是从她身上吃到了大苦头。”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她是个不稳定因素。”谢总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揉着额角道。

    “那招募她的利处也大于害处。24个小时,是她最长的通关时间。我就没见过新人能在最开始的五个场次内,一直保持这么低的通关时间。”

    “可现在小队里因为她已经乱了。新来的那个叫什么?官山彧?他就是奔着她来的。”谢阳皓摇头,“如果不是公司最近太困难,我也不会接受他的资金支持。”

    “那孩子挺有潜力的,我倒是觉得他比何惊雨还要可怕。”简易幽幽道。

    “怎么说?”

    “他的目的性太强,比我们所有人都强。”

    谢总点头,道:“毕竟年纪小,遇见的事情就这么几件,当然更专注。”

    简易没应,而是道:“你还记得我对何惊雨的评价么?她的道德观并不比你低的,但她和你的差别是,你可能会对恶人怜悯,但她绝对不会。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杨诚煦脑袋上的伤。”

    “怎么又绕回这个话题了?”谢总皱眉道,“她没打算放过杨诚煦?”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跟官山彧很难处到一起。”简易道。

    “因为那小子害死了人?”

    “嗯。”

    谢总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道:“完了,以后没什么安宁日子了。”

    “那倒不一定。”简易抿了口茶,淡淡一笑,“杨诚煦和萧落风都不是省油的灯,只要找到制衡点,团队会更稳固。”

    谢总来了兴致,问道:“你的打算?”

    “说服她抚慰他们。”

    谢阳皓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简易,适可而止。如果他们实在憋不住,我我可以帮他们定个固定会所,保证他们满意,行么?”

    “只要不是她,估计他们都不会满意。”简易淡淡看着他,道:“你太在意她了。之前五十万的花出去的时候,我以为你已经放下她了。”

    “五十万只是帮队友解决不必要的麻烦,跟我和她的事情无关。”

    “如果在你们的团队场里,你没和她发生关系,你还愿意花这个冤枉钱去安抚谷河的家人么?”简易道。

    谢阳皓喉头一哽,没回答。

    在宋母找上何惊雨的时候,有新闻网站报道了这事,并暗指何惊雨侵吞养父财产数百万,目前逍遥快活。谷河的家人知道后,想方设法想联系到何惊雨。虽然谷河的死跟何惊雨无关,但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只要他们花得起钱雇水军,何惊雨为了息事宁人,保不齐就花钱买闭嘴了。

    但那个网站没报道的是,何惊雨已经打算将所有财产赠与宋母,她基本上身无分文。如果那家人再闹,何惊雨肯定是承受不起的。谢阳皓知道后,找人协商,最终用五十万买了安静。

    这事本来只有萧落风和他知道。他也不打算告诉何惊雨,却没想到简易能摸到他的马脚,还非要拿这件事说事。

    “你不告诉她的原因,我也理解。按照那姑娘的性子,她不会觉得是你欠了他的。毕竟一开始是她要强你,最终她自作自受,被你”见谢总面色不好看,他跳过了这段,“她帮你完成了主线,应该是觉得扯平了。但你心里过不去,才有了这段。可如果那姑娘知道了谷河家人的事情,恐怕又要感激你了。你不想受这种感恩,于是选择掩盖。”

    “但你有没有想过,站在何惊雨的立场上,她可能并不想让你帮忙。”简易帮谢总倒了茶,慢悠悠道,“她自己心里有把称,心里也很清楚。她觉得她还了你的债,所以对你平平淡淡。萧落风算计了她,她应该还没反应过来,所以一直让着他。如果她哪天反应过来了,萧落风就惨了,恐怕跌下去的坑不比杨诚煦浅。”

    谢阳皓沉默了片刻,道:“那你呢?”

    简易转着杯子,看着茶杯上展翅而飞的仙鹤,道:“我?我比较喜欢心甘情愿。”

    题外话:

    感谢neikid20的两颗珍珠、感谢千千的两颗珍珠、感谢默幸的两颗珍珠、感谢鬼魅妖影的一颗珍珠、感谢沉迷学习呀的两颗珍珠、感谢月半吃藕的两颗珍珠、感谢1的两颗珍珠、感谢蒋将的两颗珍珠、感谢鸠江的两颗珍珠、感谢miu的两颗珍珠、感谢沙城的两颗珍珠、感谢amber的两颗珍珠!!!爱你们

    蠢作者想了想,只要是跟剧情相关的留言,蠢作者就不回复,以防剧透蠢作者的脸都被自己扇肿了,嘤嘤嘤。

    再次感谢各位珍珠大户的支持和鼓励!!!感谢千千大户的捉虫,么么哒

    女装谢总可还行(三人场)

    你的故乡正遭受战乱,为了生存,你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圣女筛选,同行的还有你的伙伴们。触发指定任务:成为圣女。

    何惊雨睁开眼睛,却只能看见一片黑暗。

    她能听见附近有两道极为清浅的呼吸,在她出声询问前,两侧突然亮起了火把。她偏了偏头,让眼睛慢慢适应黑暗。

    等她适应,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位有些面熟的高挑美人。

    “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长及后腰,眉色也很深,却似乎被刻意修成了柳叶型,与那双丹凤眼相得益彰,皮肤细腻红润,看起来像是熟透的桃子,鼻子挺翘唇如抹朱,修长的脖子上,还有很突出的喉结

    等等!何惊雨猛然意识到什么,再定睛一看,才发现这美人,其实就是谢阳皓!

    谢总也察觉到了什么,先是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猛然增长的头发,又垂头看见胸前鼓起的两个大馒头,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不一会,何惊雨眼尖地发现,他耳尖红了。

    “手感不错,大概是纯棉制品。”

    左侧传来萧落风额声音,何惊雨扭头一看,见那家伙竟然揉着胸前不小的两团,眯着眼睛像是在享受。

    察觉何惊雨的视线,他放下手,快速说:“太软,没你的好摸。”

    他的刘海被切掉了一半,发型是带点梨花烫的中短发,露出一双圆溜溜的鹿眼,大概是因为点点灯光的反射,显得他的眼睛格外澄澈真诚,再加上鼻尖的几颗雀斑,因化妆而故意修饰成圆脸,就显得他特别无辜可怜。

    何惊雨:两个队友比我像女人,敲!

    见萧落风看向谢总,眼睛一眯,就要张口说些什么,她一把将萧落风的脸推到一边,一脸黑线道:“正经点,这次可能是c级场。”

    萧落风哼了声,听话地开始四处打量。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一个甬道的尽头,两面的墙壁湿漉漉的,生着滑溜溜的苔藓。甬道的尽头,是微弱的橘黄光芒,应该是他们要去的地方。石壁每隔大约两米的距离,会有灯盏,是简单的油灯,没有任何导线和其他机关,让人无法得知刚才一瞬间,这些绵延到远处的灯是怎么点亮的。

    他们背后似乎一堵石门,因为边缘有不小的缝隙,但他们试了试,都没法推开,附近也没有什么机关。

    谢阳皓压低声音问道:“指定任务都触发了么?”

    其他两人点头,何惊雨道:“我是要成为圣女。”

    谢总道:“我的是,辅助你成为圣女。”

    萧落风在旁答话:“我也是。”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对对方的女装有点无语。

    何惊雨看着远处的亮光,道:“那我们就顺着这路走过去?”

    谢总摇头,示意何惊雨看他的身后,道:“这衣服有兜帽,以防万一,我们三个还是带上兜帽再走。”

    何惊雨这才注意到三人的穿着,他们身上是统一的白色长裙,高领,从肩膀处延伸出一顶兜帽,长袖,袖口比较大,材质很柔软,却并非丝绸。

    何惊雨一抬起胳膊,袖口就能一路滑下,堆到肩膀处。她觉得这衣服的材质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来。正面是一排细密的扣子,从领口一直到膝盖下方。裙摆很大很长,能盖住鞋尖。但如果步子迈得太大,部分小腿会从没有扣子的小分叉里露出来。

    “对了,我们彼此的技能还不知道吧?不如先透个底?”萧落风道。

    技能有点不能见人的何惊雨:可以拒绝么?

    po1捌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