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酥软(金主包养高) > 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女王大人”
    凌淮城一沉身,那硕大的阴茎便直接没入苏阮穴里,高潮过的穴本就松软无力,男人的性器捅入了她微张的子宫口,给她的阴道塞得满满当当的,苏阮疯狂地喊叫了出来,

    她还是受不住这种一操到底的刺激感,嗷呜两声,小嘴咬上男人的肩头,硬是咬出一个紫红的牙印来。

    “呜呜好大呜呜我吃不下了”苏阮开始胡乱地呻吟,自己都晓不得是在说啥了,呜咽着被男人猛着顶弄,她的手张牙舞爪地在他背后划拉,已经划了好多道红红的痕迹。

    “胆子肥了,敢挠我了?嗯?”凌淮城从她脖颈间抬起头,他的眼里一片浓重的欲色,加上先前被汗和体液打湿的头发,看上去隐隐有种狂野的性感。

    苏阮明明已经被操得说不出连续的话,但还要强撑着说:“哼嗯啊谁让你这么重呜呜唔”那话间虽然在埋怨,但浓浓的撒娇感却是任谁都听得出。

    这点小打小闹对男人来说不痛不痒,但也促成了某种隐密的快感,凌淮城挺起腹来,次次深耕苏阮那片肥美的沃土。而且真要说起来,他心间也泛起某种欣喜,苏阮现在对他可谓是越来越肆意了,他喜欢这种她对他全身心的放松和依赖。

    “好,你挠一下,我操十下。”凌淮城闷笑着逗她。

    “呜呜凌哥哥不要呜呜呜呜”苏阮瞬间从嚣张的小老虎变成萎靡的纸老虎,一捅就破,呜呜早知道不挠他了,这得被他操多久呀苏阮欲哭无泪地想,却完全忘记了男人的厚颜无耻,无论挠不挠他,凌淮城都势必会在她身上索取无度。

    “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凌淮城沉声问。

    “喜喜欢唔嗯啊”这种时候当然要捡男人爱听的讲,苏阮喘着气说。

    “哦?”男人危险地迷起眼,阴茎在穴口间反复摩擦,又迅速抽插起来,力度之大,苏阮的身体被他操得一起一伏的,整个腰都弓起来,又被他结实的小腹死死抵住,压在毯子上。只剩那火热的巨物,在苏阮嫩白的腿间一进一出。

    “你喜欢的话,那就操一整晚好了。”男人语气轻快。

    “不唔唔嗯”苏阮拼命摇头。

    凌淮城危险地眯起眼,阴茎重重地捅上苏阮的子宫口:“不喜欢?”

    那阴茎爆起的青筋紧紧地贴附着苏阮的媚肉,阴道里的沟壑被磨砺的快慰感,让苏阮爽到几乎要跳起来。

    呜呜喜欢不是,不喜欢也不是,苏阮总算知道这是男人变着法玩她呢,凌淮城操她就操她,还总戏弄她,呜呜不想被他弄了。

    苏阮小脾气上来了,止都止不住,她攒出一点力气,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腰肢,试图分离开男人的性器,但很快就宣告失败,她更加不开心了,小嘴高高地嘟起来,沉默地不发一言,本来是想装哭让男人慌乱的,但不小心以假乱真,金豆豆真的哗啦啦地往下掉。

    凌淮城正全心全意地操干着苏阮的蜜穴呢,看到她脸上晶莹的泪珠,心间猛地一抽,以为是苏阮身上哪里不舒服,赶紧抱起苏阮问她,语气里真实地透露出几分紧张。

    苏阮收不住声,身体哭得一缩一缩,这下凌淮城真没辙了,他停住了身下的动作,手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此刻大概是凌淮城人生难得的几次滑铁卢。

    渐渐的,苏阮收住哭泣,她的情绪来的也去的也快,女人吸吸鼻子,睫毛上还挂着一点透明的水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凌淮城俯下身去吻掉她的眼泪,舌尖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吮吸,他叹了一口气,道:“不哭了?”

    苏阮感觉场面有点不知如何收场,但想着这是男人惹的祸,必须得晾他一会,于是继续沉默着一言不发。

    凌淮城见苏阮神色恢复正常,心下也松了一口气,他贴近女人的脸,温声问:“还做吗?”阴茎也作势从她穴口拔出来,看起来真有几分息旗收鼓的意思。

    苏阮小脸红红,自然还是想做的,只好扭扭捏捏地说:“那那你还欺负我吗?”

    “不敢,今天你是我的女王大人。”凌淮城低声说,那声音和话语瞬间蛊惑了苏阮的心,她觉得此刻像掉进蜜罐里,被男人的甜言蜜语给弄的神魂颠倒。

    “哼哼”苏阮想要故作不在意,但脸上的两朵红云,已经快要飘出来了。

    下一秒,男人将她重新扑倒。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女王大人,我要重新开始了。”

    这一晚很是疯狂,苏阮的穴被他里里外外操了个透,直到蜜液横流,毁掉一张价值连城的毯子后,凌淮城才给了苏阮一个痛快,等她尖叫着攀上高潮,才深深地埋入她体内,和她一起抵达欲望的尖峰。

    苏阮此刻深刻知道,什么女王大人,呜呜都是骗人的,她在凌淮城面前,永远只有乖乖挨操的份,呜呜

    “真是一天不操你就骚得不行。”(高h苏阮拍艳照给凌淮城看)

    在酒店的这几天,凌淮城白天出去,晚上回来若是回来的早,就会带苏阮去外面散步。

    拉斯维加斯的夜晚很美,这座沙漠传奇上藏着无数瑰丽的梦境,随着最后一丝夕阳远去,华丽的夜将生出隽永的光芒。

    凌淮城带她吃了精美如艺术品的欧陆佳肴,鱼子酱蓝蟹沙拉,松露焗芝士饭,上品的鹅肝和牛肉,他们走过天花板由巨大玻璃拼嵌的美术馆,看盛大的太阳马戏团秀,相拥在漂亮的spago露台,眺望漫天星子点点。

    不过更多的时候,男人回来已经是深夜,苏阮早就在床上睡着了。

    凌淮城这时候往往会缠着苏阮,把她的身体翻过来,专心开车,苏阮甚至都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一只吸血鬼,这辈子专门来找她讨债来了,不过她休息得好,精神气足,也就半推半就地给了男人想要的。

    有时候她迷迷糊糊地醒来,还是被身下火热的摩擦感给刺激醒了,苏阮睁开眼,凌淮城正在她身上肆意亵玩呢,即使睡着了,她的身体会有反应,小穴吐出一滩水液,正好方便了凌淮城的进出,每每都要艹的她昏睡过去。

    当天光大亮,苏阮再次醒来的时候,空荡荡的身边床铺提醒她凌淮城已经出去了,他没有帮她把精液排出来,无数的子孙在她穴里淌了一夜,凝固成白色的星星点点,床单上也羞人地留下了痕迹,他射的深,有些精液还残留在体内,她稍微一动作,就感觉身下有暖流隐隐要流出来。

    苏阮赶紧躲到了厕所里,坐在马桶上,趁着有点尿意,尿液和精液一起慢慢地流出来,像淅淅沥沥的小雨,每当这种时候,苏阮都会有点羞,她拿起手机,打开凌淮城的微信,小手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强烈地表达着她的愤怒。

    “(ノ′)ノ讨厌,不要总是留那个过夜,我很不舒服的啦!”

    男人今天难得有空,微信秒回:“留什么?”

    他居然装傻,苏阮气得小脸通红,她甚至都能想象凌淮城在手机那头一脸坏笑的样子。

    她没这么厚脸皮,打不出“精液”两个字,但是心里实在气不过,她抬起手机,给自己的小穴拍了一张高清无码的照片,小手抖了两下,按下按键发出去。

    男人那边的回复有点迟疑,“正在输入”的聊天框状态持续了好一会儿。

    苏阮暗自得意,开心地哼起了小曲,凌淮城的消息回过来,她眉飞色舞的神色瞬间凝洁,像风干的小白菜。

    “今晚你就别想下床。”

    苏阮连忙甩开手机,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在心里仰天长啸,呜呜呜呜呜呜。

    晚上回来的时候,凌淮城身上带了点酒气,他眼角带一抹湿润的红,微微勾起,邪得要命。

    苏阮的喉咙里暗自咽了口口水,她想起了今天男人发的话。

    马上凌淮城就在她身上身体力行回来,他覆在女人身上喘气,用嘴撕咬着她的耳垂,把圆润的耳廓舔得湿润润的,“大白天就想着勾引我,真是欠操的骚货。”

    苏阮背靠着男人胸膛,身下是洁白的床单,小脸蛋埋在枕头上,“呜呜呜呜没有我呜呜错了凌哥哥”

    男人按住苏阮漂亮的臀肉,一点点把她吞吃入腹,巨龙在苏阮的穴内横冲直撞,带出一股股淫水被捣成的白沫,又一个阴茎插入,直接被捅回去,苏阮的两片花瓣已经折腾得不成样子,充血红紫,像发面小馒头。

    苏阮发那张照片的时候,男人正坐在巨大的会议室里,听着身边人激烈地讨论着股权融资,每个人都吵到满脸赤红,凌淮城听了一会,心下已经生出几分不耐,苏阮的信息发过来,他几乎是瞬间点开了页面,厌倦的神色也因为她的名字出现而生了几分柔软的底色。

    苏阮的表情包多的不得了,从来没有什么人跟他说话是这样图文并茂还带着撒娇卖萌的,表情包千奇百怪,不过每一个都很像她,可爱里带点傻。

    倒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大胆,直接就把照片发过来,凌淮城下意思用调整了手机的方向,把屏幕侧到自己这边,才把图点开。女人的身体白皙柔嫩,那方茂密的丛林里藏着红嫩的小洞,白色的浑浊正稀稀拉拉地沿着小穴流下来,看起来媚而生香,色情淫靡。

    凌淮城按按眉头,将转椅往桌前挪了挪,掩住了西装裤内瞬间勃起的阴茎。

    操,今晚一定要操死她,他不带声色地回着字,心底已是欲火中烧。

    “嗯阿轻一点呜呜呜呜嗯!啊”

    苏阮总算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她的身子被男人死死地按住,两瓣臀肉被男人揉到不能看了,遍布紫红的痕迹,他还拨弄她柔软的乳头,奶子在他手里摆弄成各种淫荡的形状。

    “真是一天不操你就骚得不行。”男人身下用着力,嘴边的淫词艳语更是刺激得苏阮面色发烫。

    “嗯啊嗯呜呜”苏阮没有办法,只能承受着男人肆意地玩弄,小嘴微张,只有吸入口腔的空气是清凉的,其它地方都是火热的,他们连接得那处更是烫到吓人,苏阮觉得自己都要烧起来了,脸上的汗涔涔地往下掉。

    猛然,男人扣住她的腰肢,在她身上挞伐了数百下,马眼才喷射出精液来,灌了女人一子宫,苏阮嗷嗷呜呜地叫唤,无力地一头埋在枕头里,几欲被他操晕过去。

    意识涣散的最后,她只听见男人伏在她肩头上,声音暗哑,勾人得厉害。

    “明天带你玩点好玩的。”

    明天嗯苏阮带着一点点好奇,虚脱地昏睡过去。

    男人屈起手指,手模拟性器的动作在苏阮嘴里冲撞(微h车上py)

    黑色的布加迪威龙驶入城市的夜色里,苏阮坐在后车座上,好奇地打量着窗外漂亮的建筑,拉斯维加斯的夜晚也实在是绚丽夺目,连片的建筑接着灿烂的霓虹,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喧闹沸腾的表演秀,她趴在窗口,看得目不转睛。

    “好看吗?”男人清冽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下一秒,他火热的身体紧紧贴住她曼妙的身姿。

    苏阮乖巧地倚在凌淮城怀里,娇滴滴地说:“好看,这边你还没带我逛过呢群А流叁伍思八零久思零。”

    “不着急。”男人的嘴吻上苏阮的耳垂,沿着她精致的脖颈线一路延伸,流下暧昧的湿痕。

    苏阮被弄得有点痒,她微微偏了偏头,却看到男人炽热的眼神,里面是她熟悉的危险气息。

    苏阮的小脸蛋泛红,她的手抵着男人的胸膛,气若游丝地小声嘟囔:“别在这里乱来,前面有司机呢。”

    凌淮城被女人的小动作搞的有点不耐烦,他抬起眼往前边看去,目带警告,不得不说,司机也是个人精,从后视镜里观察到后面的火热升温的现场,立刻摇下车中间的帘子,这下,车里面被完全分隔出前面和后面的区域。

    苏阮:“”

    不过倒是容不得她多想了,因为男人的手已经悄咪咪地摸到了她的花穴,手指正做坏地拨弄她娇嫩的花瓣。花瓣颤颤巍巍地被拨开,小穴里迅速留出一股蜜液来,浸湿了凌淮城的手心。

    男人摸了一把春水,气定神闲地把那泛着水光的手拿出来给苏阮打量,苏阮害羞地往凌淮城怀里夺,但男人显然不想放过她,把手伸到苏阮的嘴边,苏阮面带犹豫,抬头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环境,确定足够安全,才轻轻地把男人的几根手指舔入嘴中。

    p18ん男人屈起手指,模拟性器的姿势往苏阮嘴里冲撞,女人支支吾吾地应着,湿润的口腔里不断承受着来自异物的冲击,这手指不必阴茎,只懂得蛮横地横冲直撞,它灵巧又纤细,在苏阮的口里骚刮,苏阮被弄得口干舌燥,却还是无可奈何地由他进出。

    她只能使出她一贯的美人计,抬起眼睛看向男人,用小眼神勾着他,圆溜溜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魅惑的纯,小嘴潋滟,红嘟嘟的,轻轻吮着男人的手指,将他手上的水液都吞进肚子里。

    凌淮城看着看着,身下的巨物已经趾高气扬地涨起来,他揽过女人腰肢,阴茎直接往苏阮的下体里顶撞,搁着布料,苏阮还是能深切体会到他惊人的大小。

    苏阮实在害怕凌淮城性致大发,就在这车上把她给办了,连忙收回诱惑的眼神,可怜地眨巴眨巴眼睛,要多无辜就多无辜,小手轻轻摇着男人的另一只手,希望他可以放过她。

    男人眯起眼,准备继续,但前面传来不轻不重地咳嗽声。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苏阮趁着男人不备,连忙把他的手指从嘴里抽出来,说话的声音已经有点哑了:“我们到啦”

    “嗯。”凌淮城应了声,便把她带下车来。

    这边的建筑同样雄伟恢宏,又暗藏低调,像是故意收敛它辉煌的光辉。前面巨大的人造花园看得苏阮惊叹不已,这里跟之前在城市中心看到的声色犬马不太一样,外面精致的装潢和布置,无一不彰显着只有贵宾才可以进入的标识。

    里面会是什么呢,苏阮自诩也见过不少大场面,但真正走到里面,看到全场的景象,还是让她大开眼界。

    p18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