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电竞大神又掉马了)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没有下次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他鸦羽般浓密的睫毛垂下的前一秒,少年汹涌着情绪的眸中似乎有泪花闪过,只一瞬,就被他垂眸掩盖了过去。

    郎乔不明白他的悲伤从何而来,也不怎么会安慰人,欲言又止了半天也只能笨拙地说出一句:“没关系。”

    “你没来,我刚好少了个竞争对手。”

    ‘噗——’地一声,时祁觉得自己已经破碎的少男心上又被狠狠插了一刀。

    他宁愿她一见面就质问他、怪罪他,也不想听到她云淡风轻的这句‘没关系’。

    因为没关系就是毫不在意,她的世界里有他没他,太阳都会照常升起。

    所以他摇了摇头道:“有关系的。”

    就像是有些人表达喜欢的方式是故意扯女生的小辫子一样,他表达喜欢的方式是无论多远都会送她回家,承诺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他以为只要他做的够好,她就总有一天会被捂热。

    他喜欢的姑娘比一般人都迟钝,慢热的他愿意慢慢等。

    只可惜他还没等到她开窍,就被家里突生的变故打乱了全盘计划。

    下了考场的那天晚上,他等到的不是父母的庆功宴,而是一张医院肿瘤科的诊断书。

    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不算差,但也承担不起像无底洞一样的医药费。

    恰逢有职业战队的经理人找到他,他也就违背父母的意愿签了合约,进了RT战队的青训队。

    对于十八岁的他来讲,书什么时候都可以读,可家人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有了。

    青训队的工资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优渥,可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还远远不够。

    因此他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一心扑在了训练上。

    那一批的青训生有几十号人,最终留下来的就只有他一个。

    等他一路从青训生变成替补,从替补变成主力选手,最终捧着奖杯回来时,他的家人已经不在了。

    而他许久没有登陆的账号也因为被盗,再也找不回来了。

    有得必有失,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公平。

    ……

    等郎乔的一杯咖啡见底时,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也到了尾声。

    他的语气平淡,不徐不缓,可郎乔不用想也知道,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从一个青训生爬到世界冠军的位置上有多难。

    也难怪他会瘦这么多。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她由衷地夸赞。

    时祁却摇了摇头,抿了一口苦咖啡道:“可我想要的东西,一样都没能得到。”

    说话间他还摸出手机,对她晃了晃道:“能再加个联系方式吗?以前的弄丢了。”

    郎乔点点头,刚向他发送完好友申请,手机就震了震。

    她家季队长兴许是等急了,发消息来查岗了。

    【缺心眼眼子:你什么时候出来呀?人家给你带的水晶虾饺都要凉了。】

    末了还不忘给她发了一张‘对你放电’的猫猫表情包。

    萌得郎乔心里一软,唇角不自觉就勾了勾,一边敲字回消息一边问时祁:“还有事吗?没有我就先回去了。”

    其实是有的,比如他还没问她,是不是真的很讨厌自己,再比如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他们两家其实离的很远。

    之所以会风雨无阻地坚持送她,只是因为对自己喜欢的姑娘,不管多远都顺路。

    但当他瞥到她不经意上扬的唇角时,就明白说再多都没有意义了。

    所以他摇了摇头,留下一句‘比赛加油’后,就去前台付账了。

    郎乔拎着她的两大袋娃娃刚走到门口,就又听到他突然叫了她一声。

    她回头,就看到时祁已经戴好了口罩和帽子,挺拔如松地立在她身后。凌厉的五官被抹去之后,倒反衬得那双汹涌着无限情愫的眼睛分外动人。

    “如果……”他顿了顿,“我是说如果,他对你不好的话,记得叫我。”

    “下一次,我不会再失约了。”说话间,他缓缓抬起了手。

    从他第一次送郎乔回家时,他就很想揉揉她的脑袋了。

    只是那时候的他坚信他们会有很多的以后,连一点点会引起她反感的事都不愿做。

    而现在,他们没有以后了。

    那他就揉一揉她的脑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地欺负她一下吧。

    没等他作乱的大手落下来,郎乔就已经偏了偏脑袋,退后几步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她的意中人正带着她最爱吃的水晶虾饺,在外面等她呢。

    至于时祁,喜欢过她也好,没喜欢过她也罢,都不重要了。

    如果他天天约别的女生出去上网,对方答应了,可能是因为对他有意思。

    而她,只是因为喜欢上网而已。

    用顾从心的话来说,她就是一根莫得感情的网线。

    ……

    一直等郎乔走远了,江小随才拎着一瓶阿萨姆奶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蹿了出来,一拍时祁的后背道:“我就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吧你还不信,现在死心了?”

    时祁缩回还悬在半空中的手,冷嗤了一声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江小随用投篮的手势做作地把饮料瓶往垃圾桶里一丢,哼着歌儿走了。

    时祁跟上去就听到,他含糊不清地唱的是一首很老的歌,名字叫《得不到的爱情》,而他唱的那两句偏偏是:“我要你的爱情,我要你的赤心……”

    时祁:“……”总感觉这货最近怪怪的。

    ……

    郎乔拎着两大袋娃娃,按原路返回女友存放处时,就看到季少一单手支着脑袋,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往休闲区的沙发上一坐,视线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之后,才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不错嘛你,出门都知道要跟老公报备行程了。”

    郎乔:“……”你真的是在夸我吗?

    怎么感觉他莫名有些阴阳怪气的呢?

    没等她把心里的疑问问出口,季少一就已经拎出了一只保温饭盒,自发地就为她布起了菜,水晶虾饺、叉烧包、烧麦……

    全都是她喜欢吃的。

    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之后,季少一一脸核善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快吃吧,这是老公奖励你的。”

    郎乔被他那核善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满脑子都是:“???”这货今天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