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白夭夭轻轻搓着两只大手,一双质疑的眼眸试探的打量霁月出,妄图得到点答案,至少是反驳。

    然,霁月出呆滞的愣在原地并无表示丝毫。

    因他被张来一提终于记起了事件原委,张来所言无虚,时光推移至一年前,去年开春二月二,龙抬头,大好的日子正提灯游园的霁月出得了个消息,密探称三王爷霁月明偷着见过了吴杰,二人一起密谈了许久。

    这叫霁月出不敢不慎重,如若霁月明与吴杰结党,再除甚难,索性望着满湖的许愿河灯,也点亮了霁月出的脑子,想到了一个堪称绝佳的主意。

    便是叫霁月明与白庭礼联姻,白庭礼府上的女儿白夭夭年纪也有十四,霁月明年纪十七,二人登对,男未婚女未嫁的可是给霁月出带来了益处。白庭礼是自己人,有白庭礼牵制看管,霁月明也不敢谋反。

    思及此,河灯也不观了,大袖一挥,转身折返回了御书房拟旨,将下旨赐婚的消息传信给了白庭礼,又给了霁月明。

    然密探深谋远虑为大霁考虑的长远,出谋划策干脆将霁月明杀掉,一了百了。

    霁月出倒不是心善优柔寡断之人,并非下不去杀手,而是时局所迫还杀不得,便一道圣旨将霁月明先发配到扬州。扬州山清水秀人美景善,养人的宝地,养兵是没法的,故霁月出为其考虑周全,叫霁月明去了扬州也只是养身板,消磨意志,较之,最是锻炼男人的风沙滚滚的疆界之地,反而不能叫其去。

    一来发配到扬州,二来又与白夭夭结了亲,想来吴杰也不会再注意到霁月明的价值,便也不再器重。

    后闻听探子每每回报都是霁月明迷恋作画喝酒,再不就是生病,甚至最后的密信毫无悬念的都是今三王爷病,今三王爷病,今三王爷重病,今三王爷病情好转,买了三颗水蜜桃,今三王爷吃完水蜜桃重病。

    也因此,吴杰更是不再惦记霁月明,时日一长,原本过去探望几次的吴杰亲信,也倦怠下来,索性后来再不见影迹。

    吴杰与霁月明的暗中关系算是瓦解了个干净利落,叫霁月出也稍稍松了口气。

    后探子送回的密报太过无聊霁月出也便懒得理会,但心中却未曾一次松懈下来,心知肚明这霁月明倒是装的真像,一副混吃等死无大志向的模样迷惑众人,还真不能小觑。

    遂当时为了迷乱霁月明的心智,将一条袖帕就以白夭夭的名义寄到了扬州,用白夭夭来牵制其不要与吴杰结党,毕竟白庭礼与吴杰势同水火,吴杰再一见霁月明与白家女儿有情,便也无法再与其串联。

    没错,袖帕就是霁月出送的。

    当时霁月出未放在心上,久之倒是淡忘了。

    再后来便是霁月出,去年年末到镇西将军府上商议抗击南蛮一事,闲性溜腿,扎进了梅园,便被树上掉下来的白夭夭砸了个正着,之后就是买了梅花,迎白夭夭进了宫,一气呵成,遂将原本的计划与圣旨忘得一干二净。

    自己苦心孤诣设的局却偏偏疏漏了一环,而这重中之重的一环,便是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将计划全盘打乱,谁也没能料及后来白夭夭就从天而降,自己就将她带进了后宫。

    荒唐,可笑,过分,妈的。

    眼下就出了这乱子

    白夭夭从霁月出的眼神中明白了个大概,对着跪地的张来轻叹道“下去吧,雪天路滑慢着走。”

    “是!多谢皇上挂念,微臣告退”张来跪拜后连头都不敢抬,一溜烟后退跑了出去。

    白夭夭又将德公公也支了出去,待御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关紧,将一切隔绝在外,白夭夭凑到了霁月出的身边,悄声道“皇上您听见了。”

    “嗯。”不禁听见了,还全都想起来了,记忆这东西不靠谱,一忘便全都忘了个干净,一记起,又如挣脱大网的鱼群,哗啦哗啦的泄露出来,汹涌的叫人奶疼。

    得到答案的白夭夭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尴尬的挠了挠头,索性蹲在地上什么都不说。

    而霁月出更不必说,哪里还有开口的脸面。君无戏言这话就这样被活生生打破扔在地上,一文不值。

    良久后,白夭夭觉得谁都不开口气氛很诡异,便也引了个话题“皇上,至于袖帕一事,臣妾真的”

    “不关你事,是”霁月出一转头便望见了白夭夭坚定的目光,清澈的眸子中闪出的光芒似水,心中恻动,感觉亏欠这个小傻妞不少,话一转弯,便成了“是霁月明不要脸,朕会处理此事。”随后对于自己原本的所作所为缄口不提。

    霁月出不得不承认,这是平生第一次逃避责任,自己这是怎么了!堂堂八尺男儿脸呢!

    暂且不要脸一次吧

    白夭夭点头,眼中泛起晶莹泪光,附在霁月出的大腿上哼哼唧唧耍贱撒娇。

    霁月出望着自己的原身那么高大的躯体缩成一小团装作可爱乞怜的模样,若是换了以前,早就拉着白夭夭一起跳崖了,可现如今一想到有白夭夭的灵魂住在里面,心中反而悸动起来,抬起手就轻抚上白夭夭的头顶。

    “皇上臣妾感觉超级幸运”

    “哦?怎么说。”

    “若不是臣妾去年砸了您,怕是现在就不在皇上的身边了。”白夭夭吸了吸鼻子,紧紧的搂住了霁月出的大腿,生怕他会跑掉。

    想来自己若是没有砸了霁月出,现如今该是霁月明的王妃,霁月出的弟媳。

    “笨,你见到朕的第一面不仅砸了朕,还敲诈了一万两银子,就不怕朕当时厌恶你?”霁月出浅叹,似笑似怒。

    “当时只为了圈钱,没怕,现在有你在身边,也不怕。”白夭夭笑嘻嘻的将脸埋在了霁月出的大腿上,伸着脖子如猫猫一样蹭着。

    “傻瓜那你见到朕的第一眼,有没有心动?”

    “你敢听实话吗?”白夭夭温温一笑,似有讪讪之意。

    “你敢说朕就敢听。”

    “皇上恕死罪,见到你的第一眼,并不欣喜。”

    “果真敢说。”霁月出假意沉怒,手上抚摸的动作却未停下来。

    “你就不好奇我是何时喜欢你的嘛”白夭夭一抬头,盯上霁月出明澈的眼睛,认真起来。

    “说。”

    “那时候我在大殿上见父亲被冤枉一点主意都没有,孤身一人居高临下,却孤立无援的感觉实在可怕,可你暗暗告诉我说,交给朕。那时候只这三个字,我便再也听不见朝堂之上其他声音。”

    霁月出没回话,望着白夭夭灼灼目光,挑起眉尾戏谑“你就不想知道朕什么时候喜欢你的?”

    “臣妾不敢。”

    “不敢也得听。”

    “是您说。”

    霁月出凝望白夭夭,二人对视,身周的空气似乎戛然而止,随即便是一个热吻扑在柔唇上,四片唇相接,柔软的双唇带着温热融化了冷气,灵巧的小舌探进对方的口中轻柔缓慢的游移,一边柔缓的给予,一边霸道的索取,二人陷在温柔的桎梏中,溺进甜蜜里,不愿自拔。

    一片旖旎升起,融在年末大雪中,叫宫中一切繁华失色,一整个寒冬,都为这一刻的风景羞涩。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我?”她问

    “此刻。”他说。

    分割钱

    白:哇哇哇,我还想亲亲,亲亲(噘嘴)

    霁:可以了。

    白:你不会亲过一次之后就没了吧,我还想要(委屈)

    霁:亲过就没了?别逗了,这是甜宠文,日后少不了腻歪。

    白:哎呦期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