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我与三王爷有私情?
    霁月出的脸色随着飘在空中的袖帕阵阵滚红又泛白,愤愤之意难平心头。

    白夭夭竟然赠送袖帕给霁月明,真真是活着难受啊。

    档口上是如何将此事给转折过去,再找白夭夭秋后算账。

    霁月出伸手就去夺帕子却没能夺过,这回倒是直接跌在了霁月明的怀里。

    霁月明被一扑,原本就消瘦的身体不堪负重,踉跄了两步便朝后倒去,但倒下的一刻倒是伸出双手将霁月出揽进披风中护的严实合缝,一点雪片都没沾染在身。

    奈何二人身后的梅树上是压满了雪花的,被霁月明的后背一撞,簌簌的大团雪花全都砸在了霁月出的脑袋上。

    好在霁月明忙将披风掩住霁月出的头顶,也正因此霁月出的脸也深深的嵌进了霁月明的肩窝。

    随后嫩枝上怒放的寒梅也震落了不少,片片艳红的梅花落在了霁月明的发冠上,添了丝丝韵味。

    若不是霁月出现在女儿身无武无力,想必早就将霁月明一剑刺穿,斩他个肉身支离。

    霁月出甚觉荒唐,起身一掌推开了霁月明,脸上愠色加重,对着霁月明警告“三王爷慎重,小心你的命。”言罢,也不顾及那袖帕,甩开大步子就朝着御书房行去。

    霁月出眼中心中都是怒恨之意,一别两年霁月明更是胆大包天,竟然惦记起自己的后妃了,且惦记谁不好,一个脑子不好的白夭夭都不放过,欺人太甚。

    霁月出心中了如指掌,霁月明面上温情明朗,实则内心阴毒城府,一父血脉怎会不知悉其心性。

    故霁月出怒的不全是其不敬于后妃,而是霁月明如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不被杀头,怎敢青天白日续情?这叫霁月出不得不怀疑,霁月明其实是已有了反叛之心,只待时机成熟便取皇位,才敢如此大胆的与后妃亲密。

    不过他已在扬州安顿两年之久,密探日日汇报都是他如何逗鱼戏鸟,就连扬州城门都没出过,那么他是如何有权利在手的呢?最有可能的便是其已经暗中勾结了朝权,一眼望去当今朝权最大者,莫不过是吴杰了,难道他已与吴杰暗中结党?

    此事得查。

    霁月出眼神渐露阴鸷,不料做妃子也有做妃子的好处,有些皇上都无法得到的情报,这般的轻而易举就送上门来了,感觉甚好。

    不过还有一事难解啊,白夭夭与霁月明?到底什么关系!

    霁月明起身连身上滚满的雪渍都来不及拂去,眼中凄异之情绵延不绝,怨抑中滋生了仇恨。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霁月出,如不是他在中搅乱,现在白夭夭便是自己枕边人,可笑他霁月出阴阳双面人,做了这么一出戏来戏弄自己,面上正人君子,暗中小人之心,想来此仇也该报了。

    此刻御书房内白夭夭正慵倦之意满满,瞌睡打的如点头,那些个国法、孙子兵法、春秋左氏倒真是尚好的催眠安神药,比凝神香还管用,哪里能叫人精神,唯一支眼的刺绣也被霁月出抢走了,无聊的白夭夭铺开纸笔,开始绘画。

    先画了一个修长的身影,再是一身黑色披风,接着一张阴沉的美若冠玉的脸,再是碎雪做背景,最后添上梅色勾勒,一幅望梅影便大功告成。

    正当白夭夭绘好后落寞无人可欣赏之际,却见霁月出一脸阴郁的裹着刺骨寒风站在了门口,还不待德公公通传,已经走到了白夭夭面前。

    白夭夭一见是霁月出,乐了,拉着霁月出的手腕就笑眯眯的将墨还未干的画堵在了霁月出的眼前,不忘求赏,贱贱道“怎样啊,像不像”

    纸上的公子与霁月明的打扮无二致,可以说是非常相似了,霁月出抬眼扫过白夭夭满脸幸福的脸,眼神漆黑冷冽,盯着白夭夭的眼睛将画纸揉进碳炉中,化为灰烬。

    白夭夭一脸的怔忪,见霁月出满脸阴霾,顿感一身寒窒透骨。

    霁月出坐端在椅子上再望小桌上暖气还未消散的热茶,神情冷寒无比,眼眸一垂,摄人心魂的话就脱口而出。

    “白夭夭,你天大的胆子。”

    白夭夭第一反应便是将霁月出画丑了,第二反应便是霁月明的到来没有去请他,不知霁月出生气是哪般,但哪般都可怕。

    白夭夭招呼着门口的宫女太监都下去,清空了房间后,小心的凑近了霁月出,不解的蹲在了霁月出的腿边,悄悄问着“皇上,臣妾愚钝,您怎么发怒了?是因臣妾画的不好还是三王爷来此臣妾没禀传?”

    霁月出闻听白夭夭费解,一隅可怖的眼神就袭了过来,盯得人全身汗毛竖起,瑟瑟发抖。

    “为何不禀传?”

    “臣妾见他说是小事,记得您说小事不必通传”白夭夭委屈。

    “与王爷私情,可谓小事。”霁月出的声音不高,却凭借这话足以颠覆白夭夭从小长大十五年以来的整个世界观。

    白夭夭抬头,楚楚可怜的小声道“所以您怀疑臣妾借着您的身子与三王爷暗自龙阳之好?”

    这话噎了霁月出,瞪着白夭夭狠狠拧眉,良久道“之前。”

    白夭夭知晓霁月出说的是互换身体之前,再加上今日二人见面并未通禀他,想来他以为自己与霁月明有牵扯。

    白夭夭可怜兮兮的辩解“臣妾从未见过他啊,即便是闻都未闻过,此次初次见面,还是您的身子,何来私情?”

    “他是与你原本指婚的人,你从未听过他?”

    “天地为证,从未!”白夭夭举起三指指天约誓,面色坚定。

    “从未送过袖帕与他?”

    “见都没见过,何来袖帕一说?臣妾只为您一人绣过帕子香囊等小件,从未赠人过!”白夭夭眼神灼灼,满脸的憋屈,怎么还就被莫名其妙的绑定了个王爷在身边,这影响清誉的事,自己何时沾过边?不存在的。

    “那你最好给朕解释明白他手上有你亲手所绣袖帕一事,若是没有,他为何在宫中拦着朕,唤你桃儿?你的小字?”

    霁月出现虽为白夭夭的身体,可那股清寂的寒气与深沉的眸色依旧是叫人如堕冰窖,而他正面如冰水,盯着一砖之地沉凝,冷淡的倒像是个旁观白夭夭垂死挣扎的审判者,感情浅薄又犀利,森森的寒意阵阵侵袭,给整个御书房都蒙上了一层死灰。

    白夭夭怔了,桃儿确实乃自己乳名,可这才得以谋面的王爷如何知晓?蹊跷。

    白夭夭也不隐瞒实情,自己知道的统统交代,乳名唤桃儿不错,刚刚见过霁月明也不错,可从未发生过的也绝不承认分毫。

    “那么你刚作的画,不是他?”霁月出的眉眼越发犀利,如一团黑洞,恐怕要将白夭夭吞没的无影无踪。

    “皇上,臣妾画的是您啊,你我初遇时,您的模样啊!”

    分割艾特

    小剧场

    白:什么路子,半路杀出个婚约王爷?

    霁:给不出解释,就好好选个墓地,朕亲手送葬。

    白:冤枉啊!霁月明是什么鬼畜啊!故意的吧!坑人的吧!

    明:桃儿,别挣扎了,稀里糊涂的跟着本王吧。

    霁:你敢再说一次?

    明:皇兄这么在意吗?如若在意当初为何做那样的事?

    霁:可笑,朕做了什么。

    明:你心知肚明。

    二人:(眼中迸裂火花!)

    白:到底是啥啊,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啊!先告诉我为啥我与霁月明有一腿呸,有婚约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