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九章:霸妃榜
    这边霁月出正在房中打扮,快到了拜见皇后的时辰,仪容还是要在意一下的。

    奈何白夭夭宫中宫女甚少,白夭夭素日也不爱打扮,而身边的贴身丫鬟又给派出去回了白庭礼的镇西将军府,手边也没个称心的人,一咬牙一狠心,霁月出决定自己上妆。

    不就是化妆吗,身边莺莺燕燕,粉黛佳人又不在少数,终日看也看会了。

    霁月出端起一个个的瓶瓶罐罐,也叫不上名字,只粗略的知晓红色的是唇脂,白色的是粉,黑色的该是眉粉,其它也不知也不用。

    霁月出在内手忙脚乱的粉饰了一阵,挑了一件体面的衣裳,穿舒服了,终于迈着大步子走了出来。

    小太监与小宫女在外候了多时,见到霁月出的身影袭了出来,弯着腰一拜,准备抬头夸奖。

    原本在心中酝酿了良久的好听话到了口中却一下子呛了嗓子。因在他们面前站着的人,根本就不算是美人,简单来说连正常女人都不算。

    只见霁月出挂着两条歪歪曲曲浓重的眉毛,脸上涂着毫不均匀的粉,嘴上的唇脂画到了唇角,整个人和年画一样的夸张。

    头发倒是白夭夭晨起便为其梳好的,总算是过了一关。

    再看衣裳,一身绿色的银线绣服叫她穿的跟战袍似的,长长短短左右不齐,乍一看就如同一棵芭蕉树。

    “看什么?我很奇怪?”霁月出皱眉。

    “俾女不敢,夫人今日妆容较之往昔不同”小宫女总觉得今日霁月出的妆实在是人神共愤,可奈何区区婢女,也不敢僭越的说什么。

    “走吧。”霁月出大步走在前面,身后一个小俾女跟着,因是去拜见皇后,不该太过招摇带许多人,且白夭夭也没有那么多可以面见的宫女。

    结果就连一个宫女霁月出都不愿带着,总觉得一个人行走起来方便,作为皇上的时候便没有这样的自在,走到哪都有大群的人跟随,现在做了妃子,还不得好好享受一下自由之身。

    丢下了小宫女,霁月出只身朝着皇后的鸾凤宫行去。

    白夭夭的穿着宫鞋总是不舒坦,走三步便摔一步,走四步摔三步,好比一只刚刚学会走路的企鹅,整个后宫中都听见啪叽,啪叽,啪叽的摔跤声。

    好不容易总算是到达了皇后的鸾凤宫,只见几位嫔妃已经到达,各个侧身坐在皇后的鸾凤殿中。

    鸾凤殿富丽,与皇后一模一样的精致华贵,可惜霁月出进来后并未见到皇后,而是见到了众位爱姬。

    妃嫔们一个一个将脖子伸的老长望着站在门口的霁月出,脸上的震色随着霁月出缓缓靠近而逐渐加深。一个一个眼睛瞪得如同灯泡一样大。

    这他妈是个啥!

    猴子成精了啊!

    白美人疯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在大家一阵心里咆哮过后,依旧是佯装淡定的望着白夭夭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还不忘适时的添上那么几句嘲讽。

    “呦,白美人这是被盛宠吓痴傻了怎么的,如今这般鬼样子就敢来见皇后娘娘,实在是太过嚣张了吧。”温婕妤傲慢的斜楞了霁月出一眼,小心的端起面前的茶水,呷了一口。

    还不待霁月出反应,温婕妤身边的严妃咯咯的笑起来,以帕子掩面道“是啊,咱们的白美人啊,久不受宠,这一阵子皇上受了狐媚,一个劲的往她的意兴殿跑,可不是要宠坏了,以前哪里能日日与皇上缠绵呢,这一缠绵倒好,给咱们白美人啊,睡傻了”

    众嫔妃闻听此话笑的花枝乱颤,内敛一些的低着头红着脸,却也是忍俊不禁。

    霁月出倒是没有太表现出怒意,只是还不知在自己面前各个温良淑德的妃嫔,原来人后竟是如此。

    便也饶有兴趣的坐到了最末端的位置上,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扯出手帕将脸上花里胡哨的妆给擦掉。

    素颜起来倒是好看了,且霁月出也觉得脸上不挂着脂粉比较舒服。

    众人见霁月出十分淡定,且并没有像平日一样行礼,这叫众人燃起了怒火,各个开始嚼舌头“哟,就是说白美人升了位份便开始无视尊卑了,不应该给众人行拜礼吗?难道真如严妃娘娘所说,给睡傻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

    白夭夭平日最厌恶女人嚼舌根,听闻此话,随即下意识道“给我闭嘴。”

    这下说话的房婕妤气恼了,随即起身怒道“小小美人还真的反了天了,前一日是有皇上撑腰才叫你失了德行,今日就叫你知晓后宫的规矩!”

    霁月出只淡然喝茶,挑眉嗤笑“哦?那么房儿是觉得我的德行有亏,与皇上有关系?是皇上宠坏了?”

    这话叫房婕妤一愣,怎能猜到他竟然将话题引到了皇上的身上,这么一来,说了白美人岂不就是说了皇上?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何时说了皇上,是你非要向上牵扯!贱人!”

    “就是,你个小小美人是不是太过嚣张了,别忘了,皇上没空天天看着你,这后宫做主的终究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可是掌了咱们霁国的一片天,不要得罪了皇后娘娘叫你哭都找不到地方!”一旁的温婕妤也赶紧附和。

    “是啊,白美人,还是放尊重一些,省的为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最好。”原本在角落里的淑昭仪也是慢慢端茶,小饮一口,面无表情道。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即便是没说上话的,也是将眼珠子都瞪得老大,恨不得从眼中放出生化射线来将霁月出就地烧成碎片,才大快人心。

    霁月出哪里斗过后宫妃子,以往在自己身边的,都是温柔婉雅,那只今日倒是一个一个都现了原形,也不知若是换了真的白夭夭在此,要挨多少欺负在这里。

    好在,朕来了。

    霁月出深知自己的身份动手不利,便也只好以牙还牙的,开怼。

    将茶放在案上,霁月出抬眼迎上众人杀死人不偿命的眼神,轻轻勾起唇角,笑道“哦,房婕妤道我是贱人,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宠我提拔我的皇上,是有眼无珠恩惠了贱人呢?温婕妤说后宫是皇后做主也不假,可什么时候说过皇后娘娘掌了霁国的一片天了,难不成皇后娘娘偷偷结党营私,手上还有兵权?如若没有,那么温婕妤可是在污蔑陷害皇后?严妃说我被皇上宠幸傻了,难道我被皇上宠幸之前十分聪明伶俐,反倒是皇上给我弄傻了,可是说皇上的不对?”

    此话一出口,将原本咄咄逼人的几人冷静了下来,各个目瞪口呆的盯着霁月出看,实在难以想象原本胆小谦卑的白夭夭,怎么就疯了

    一个一个被怼的哑口无言后,还是严妃站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霁月出身前,端起茶杯就要朝着霁月出泼去。

    怎料霁月出一把握住严妃的手腕,眼神阴冷道“怎么严妃是要给小小的美人敬茶吗?实在有愧,不敢当,还请严妃自己品尝吧。”

    说罢,将严妃的手腕轻折,将茶水反泼给了严妃。

    “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泼我!”

    严妃被泼了一脸温茶,顿时傻了眼,片刻后火冒三丈,抬起巴掌就朝着白夭夭打去。

    却奈何力气又不是白夭夭的对手,被白夭夭握紧了手腕向后一甩,严妃原地转了个圈,巴掌却落在了温婕妤的脸上。

    温婕妤捂着脸震惊的望着严妃,严妃则大吵大叫“是她,是那个贱人打的!跟本宫何干!”

    温婕妤瞬间将怒火烧到了霁月出的身上,怒盯着霁月出的脸,大叫道“我才不会缺了德行的再次打闹出手,贱人才会如此做!”

    “温婕妤的意思是说在此大吵大闹的严妃是贱人了?”霁月出眼中寒光四起,低声道。

    严妃被这么一提,马上回身望向了温婕妤,冷笑道“怎么,温婕妤是话中有话?”

    “我没有!是这个贱人挑拨!”温婕妤气的牙根痒痒,原本以为不想出手的,可惜实在怒火难消,抓起茶杯,对着霁月出的脸就丢了过去。

    霁月出怎会轻易中招,身子轻轻一闪,便将茶杯接在手上,才幸而没有砸到身后的云良人。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由于霁月出的到来,鸾凤殿被搅得鸡犬不宁,谁能想到小小美人竟然疯了,敢以下犯上的冒犯各位娘娘。

    可惜皇后娘娘并未大驾,遂霁月出也是心中气恼,如此下去还不闹翻了天,眼见温婕妤与房婕妤的巴掌一左一右的落了下来,当即抓住二人的手腕对着大家低喝道“都住口,皇上早早有令,晋升我为白婕妤,你我位份相同,不算以下犯上,且还命我协助皇后娘娘料理后宫,难道温婕妤与房婕妤还要违抗圣令吗?”

    没办法了,前日还严厉的教训了白夭夭说不可晋位太高,今日便自作主张的将位份晋升了,这要是叫那傻女人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可惜若不如此,当真事事难办,打不得骂不得,还搞得后宫一团糟,身为皇帝,更不能任其欺辱,遂只好如此了。

    这话倒是叫众人冷静了下来,若是真的,那么温婕妤与房婕妤便再也没权利欺压白夭夭。

    温婕妤与房婕妤哪里会相信,一边蔑笑,一边将巴掌再次扬起怒道“小贱人,还敢信口胡言,看今日不好好教训你,叫你知晓规矩方圆!”说罢,扬起另一只手的巴掌,准备落下去。

    却见霁月出眉头一皱,将二人的手抬起,照着对方的脸就是一巴掌落下去。

    温婕妤的巴掌落在了房婕妤脸上,房婕妤的巴掌落在了温婕妤的脸上,二人都被霁月出握着手腕吃了对方的巴掌,满脸震惊。

    “都冷静冷静吧。”霁月出面色怒寒,将二人的手腕甩开,不再理会。

    几人并不十分确信,可有不敢不信,这可是圣旨啊,任凭白夭夭她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传矫诏。

    眼见众人不敢置信之时,却见角落的淑昭仪起身,站在白夭夭身前道“恭喜了,白婕妤。”

    淑昭仪一向聪慧,一来她认为白夭夭是皇上面前的红人,顺应她意,便是顺应圣意,二来她心中所思,若是白夭夭此话为假,那么大家皆相信了,将她端上来,皇上便会更怒,一怒之下,治其罪也会加重不少。

    遂无论哪般都该是顺应下来。

    众人见昭仪娘娘都认了,也不再说什么,一个一个的都认了下来,虽说心中是绞着肠子的不乐意,也无可奈何,且也是真的害怕她白夭夭啊!

    房婕妤与温婕的脸色妤像是吃了坨屎般的难看,憋屈在心中实难压下这口气。再看严妃,更是垂着头红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

    而霁月出总算是躲过了一劫,方知原来后宫的妃子如此难做,这才只是见了一面便勾心斗角,连打带骂,若是日日见面,好人也要逼疯了。

    正当霁月出终于缓了口气准备坐下来静待皇后的时候,却见皇后身边的丫头苏玉姑姑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行礼道“各位娘娘辛苦,皇后娘娘今日抱恙,便不见了,诸位娘娘请回吧。”

    解放了解放了,霁月出第一个起身,二话不说便走出了鸾凤宫。

    倒不是说他不在意皇后的身体,实在是皇后三天两头就抱恙实则就是不愿见人,故也不必担心。

    众人望着霁月出洒脱离去的身影,一个一个咬牙切齿的咒骂,可奈何人家就是扶摇直上,一点办法都没有。

    再看霁月出,刚刚走出了鸾凤宫,便见德公公身边的小太监匆匆垂头走来,跪拜在霁月出脚下道“白美人,皇上通传您去上书殿。”

    分割线咩

    小剧场。

    霁:以前她们都是这么欺负你的吗?

    白:哎呀这也不算是欺负啦

    霁:回答朕。

    白:还好啦

    霁:从今之后,朕不会叫你受欺负。

    白:真的啊

    霁:你别高兴,朕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你。

    白:切(开心!激动!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