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四章:夫妻混合双打
    白夭夭望着霁月出满脸的坦然,不得不佩服他临危不惧的心态,遂将心中的敬服脱口而出“皇上您真无畏,臣妾发现的时候都吓哭了,您看上去毫无胆惧之意。”

    话毕白夭夭便瞥到了墙壁上的几道指甲印,是狠狠的抓挠出来的,还有整面墙被踹出来的凹陷脚印,再看霁月出指甲里的灰泥以及被磨平的长指甲看来他也并不像是表面上一般淡定。

    然而霁月出却满脸冷静,半晌后才答道“朕是君,怎会因这等小事而慌了心神。”

    白夭夭咽了口唾沫,这样的事说起来实在诡异,用霁月出的身体声音与自己体内的霁月出说话,那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自己

    霁月出转头望向了一脸痴迷的白夭夭,不禁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现在的霁月出声音虽是女人,却又非常沉静道“所以你现在是对着自己的脸花痴?”

    白夭夭莞尔一笑,偷偷抚摸着自己的胡渣以浑厚的声音回应“臣妾不敢,只是再想”

    “想什么?”霁月出瞪了白夭夭一眼,越看越别扭,想打又舍不得,毕竟白夭夭可是顶着自己的帅脸在与自己讲话哎,该死的女人。

    “臣妾该死,还请陛下恕死罪,臣妾有一事不明”

    “说。”

    “就是,今夜皇上要如何选择妃妾是臣妾代替还是为了不暴露,要与臣妾长久宿在一起?”说罢,白夭夭顶着霁月出的帅脸笑出了满脸的猥琐。

    霁月出保证这辈子也没想过自己的脸可以做出这样恶心的表情,可都叫那死丫头给毁了。

    霁月出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捏住白夭夭的脸,冷漠道“记住,管理好你的表情,不要叫朕的脸总那么丑,乖乖的,若是不听话,等身子换回来,朕便杀了你。还有夜晚为保证不会穿帮,我们宿在一起”

    白夭夭将头点的如捣蒜,霁月出也放开了束缚,起身望着白夭夭赤着的脚冻得通红,不免开始心疼自己的脚。

    这臭丫头竟然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大冷天的将自己的脚放在雪水里趟。

    想到这,霁月出细微的蹙眉,还不待白夭夭反应过来,直接将白夭夭按在了床上,抬起了现在白夭夭那四十几码的大脚,搁在了现在自己身体的肚子上暖脚。

    “皇上!”白夭夭的脸一红,皇上可真是行,为了他自己的脚竟然就不爱惜她的身子了,虽说现在受罪的是霁月出,可万一冻坏了她的身体,岂不是很难过,且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将身子换回来,这样用她的身子去照顾他的身子,她怎么会不尴尬。

    “你急什么,朕虽然暖的是朕原身的脚,可现在感觉舒服的该是你才是。”霁月出冷冷的回应,随后将原身的脚一只攀上了现身的胸口,踩在了柔软的胸口处。

    他竟然用我的胸脯暖他的大脚!白夭夭一阵脸红,这感觉实在太奇怪了,有生之年还能踩到自己的胸口也是奇闻了。

    “朕问你,你见过朕的身子,所以你会吗?”

    !会什么?什么意思?

    白夭夭茫然的摇头,不知霁月出说的是会什么。

    “朕的意思是你会不会方便?如若不会,朕可以教你,省的你给朕用坏了。”说罢,霁月出便朝着白夭夭的裆部掏去。

    白夭夭懵逼了,此刻还能做什么呢?这是人家的身体,人家想掏就掏呗

    而就在这个动作维持在绝妙之处时,只听门外一声尖细的声音嘶拉划破了寂静的空气,随后门被大力的踹开,接着宫中为数不多的几位妃嫔一齐出现在门口。

    妃嫔算上容姬在内,共有六人,这六人将门撞开后,就望见了眼前的一幕。

    白夭夭骑在霁月出的身上,正在悠闲的掏

    而霁月出却满脸羞怯的红着脸,任凭白夭夭暴力的掏也不敢言语,只是紧咬下唇,将脸转到了一侧,且迷离的眼神正对上门外的六人。

    “嗯?怎么了?”正在专心致志的霁月出抬眼望向了门外,顿时皱紧了眉头。

    此刻德公公慌忙跪拜在门外请罪“奴才该死,没能制止容姬娘娘”

    白夭夭猛地反应过来,急忙对着德公公道“无妨无妨,你先下去吧。”

    德公公跪拜离去,只剩下几位妃嫔惊怒交加的堵在门口,悉数傻了眼。

    容姬也吓傻了,她怎料白夭夭竟然如同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的,当即脚下不稳便打了个趔趄,头皮发麻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但白夭夭的神情看上去较之前大相径庭,且只字未提陷害一说,难不成难不成毒酒没将其毒死,倒是失忆了?

    而后容姬定了定神,使出了全部的喉音对着霁月出大喝了一声“白夭夭!你个贱货!”先下嘴为强,容姬得将主动权抓在自己的手上。

    说罢,走至二人跟前,气怒攻心的她对着白夭夭跪拜道“皇上,不要听信这个贱人的花言巧语,请皇上保重身体!”话中还带着微微气喘,也不知是气是惧。

    众位嫔妃自然是不知道此刻的白夭夭才是霁月出,而霁月出才是白夭夭,统统对着霁月出恶狠狠的咬牙,妒火熊熊燃烧。

    霁月出站起身来,望着跪在地上的容姬眉头不展,虽是心中十分不悦,可从嗓子中发出的声音却是悦耳动听,随后沉冷道“都出去。”

    “住口,你个贱人竟敢命令我!我位列五品,皇后娘娘下便是贵妃,贵妃下便是妃,妃下是昭仪,昭仪下便是本宫,你一个小小的良人,凭何命令于本宫!”

    若不是自己变成了白夭夭,想来霁月出一辈子也不会见到这么多女人杀人不偿命的目光。

    “我说够了,出去。”霁月出的眼色微凛,语气亦是不容置疑。殊不知自己已不是皇帝,哪里还震慑的住容姬。

    容姬见状也不顾一旁的白夭夭,起身便打了霁月出一巴掌,随后厉色道“闭嘴!你个贱人以下犯上,凭你的位份竟敢教训我,知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知不知自己是何身份?”

    容姬面目可憎,恨不得将眼前的霁月出连骨头都不剩的嚼在口中。

    这一举动震惊了一旁的白夭夭,眼见着自己的原身被打惊慌失措,登时战栗之色尽显,惶惶无言起身,森然寒意之中竟感觉无路可行,只摇摇欲坠在原地,进退两难。

    容姬她容姬她打的可是霁月出啊!

    霁月出有生之年第一次挨打,且还是嘴巴。这已然不是触碰皇上逆鳞这般简单了,倒是如同剥皮抽筋般的忤逆,简直罪大恶极。

    抬眼望着大喘粗气的容姬,冷冷用眼风扫过其后几个妃嫔,又将寒光盯向了怒气冲冲的容姬。

    “怎么,你一个小小的良人,还敢当着皇上的面打我不成?嗯?嗯?”容姬眼睛瞪得老大,嘴巴抿成一条线,高高昂起头来,盯着霁月出的眼睛。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落到了容姬的左脸上。

    触目惊心的一刻使众人骇然,白良人竟然当着皇上的面以下犯上辱打容姬,这不是疯了?

    容姬更是蒙了,不料白夭夭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真的对着自己动手,看来她今天这条贱命是不想要了。

    白夭夭怔怔的望着霁月出极力克制下处变不惊的脸,想来若非怕是暴露,容姬已然人头落地。

    随后容姬噗通跪在了白夭夭的身前,眼泪哗啦哗啦的落了下来,自作聪明的捂着肿痛的左脸抱着白夭夭的大腿开始乞怜。

    “皇上,您看见了,白良人竟然辱打臣妾,皇上,臣妾不知宫中规矩是何,为何就尊卑不分了,为何就当着您的面打了臣妾?皇上做主!”

    容姬的眼睛哭得像烂桃一样,而白夭夭却置若罔闻,望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容姬,轻叹气道“容姬可是左脸疼?”

    “臣妾疼!”

    “朕来为你治治。”白夭夭说罢,抬起巴掌,抡圆了手臂一巴掌打在了容姬的右脸上。

    这一巴掌下来,众位嫔妃都慌了,皇上竟然如此袒护白良人,这太蹊跷了。

    容姬被一左一右两巴掌打的彻底傻了,皇上为何要打她?为何不处置白夭夭?为何?

    再看霁月出的脸色,也因容姬的跋扈嚣张而冷寒无比,若不是此刻自己已然换了身份,该是叫容姬尝尝掉脑袋的滋味了。

    白夭夭趁着容姬震惊之际,在心中想了一圈后宫的位份表:皇后、贵妃、妃、昭仪、姬、婕妤、荣华、美人、良人。随后笑笑道“白良人位份太低,欺负不得容姬,那么我咳咳,那么朕就封她为白昭仪,位列三品,而容姬就降位份为婕妤吧,位列六品,依容姬之见,如何啊?”

    还不等容姬回话,霁月出就在一旁淡然道“太高了,朕咳咳,臣妾升的太高了,失了规矩。”

    霁月出当然看出了白夭夭趁机想要涨涨自己的位份,可这不要脸的竟然给自己涨了五位,自打大汉建朝到如今,也没见过哪位妃嫔可以扶摇直上的。

    众嫔妃被霁月出一语更是惊掉了眼珠子,因在他们眼中霁月出是白夭夭,白夭夭竟然拒绝了晋升位份这等大事这白夭夭实为狂野。

    “说话小心一点,不要待我发了火。”霁月出面色阴冷不忘提醒白夭夭道。

    “是遵命咳咳”白夭夭这才想起来玩大了,耍完贱看了冷眼便马上怂了,忽闪着大眼睛对着霁月出抿了抿嘴,害羞的垂下头,伸出两根食指从霁月出的腰间扯过手帕开始绞手帕,不敢再僭越分毫。

    这动作叫在场众人无不惊愕。

    显然霁月出外表是白夭夭,她越是在众人面前不给皇上面子,便越是叫众人以为皇上宠溺她,任凭之后谁也不敢再放肆。

    此事最终以容姬无礼数禁足收尾,之后皇宫开始盛传开来闲话,当今圣上着了白良人的道了,一心一意专宠,夜夜只进入白良人的意兴殿就寝,再不召幸任何一位妃嫔,且二人并不避讳任何场合的当众掏隐私部位,一同进餐,一同如厕,一同就寝这些众人也都忍了,可今日皇上竟带着白良人上朝了

    顺带一提,白良人的位份也晋升了,现在是白美人。

    分割线

    小剧场:白:为何就是不能晋升为昭仪?宝宝要压死容姬那个小贱人!

    霁:滚,别给脸不要,若不是为了位份高好办事,朕怎会升你位份,不要仗着朕的脸胡作非为,小心等换回来朕便将你就地正法。

    白: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换回来?

    霁:你很想换回来?

    白:其实不想,我想一直和你交换,这样你就永远是我的了永远在我身边亲亲抱抱举高高~

    霁:真想把你的头拧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