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三章: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皇上与我
    “你此话当真?”白夭夭站在宫女面前,倒吸了口凉气,缓缓问道。

    “回禀皇上,奴婢不敢妄言福临公公还说了,白良人正在冷宫中掌掴众人,势必要出这冷宫,谁劝打谁,各位公公一个一个都挨了打,福临公公来传话的时候,脸上的巴掌印子还未消。都道是白良人疯了,遂请容姬娘娘拿个主意。”

    “废物!直接杀了她!”容姬狠狠咬牙,在白夭夭身后疾声厉色。

    “回禀娘娘。无人打得过白良人”小宫女低声道。

    白夭夭惊了,脑袋轰然一声爆炸般的响,连衣裳都来不及穿便朝着冷宫方向奔去。

    容姬在后唤着也无济于事,起身穿好衣裳又命宫女带好皇上的衣裳,出了咸乐宫的门口还狠狠的瞪了一眼福临呵斥“猪脑子,直接解决了她有那么难吗!何必叫皇上知道了真情,皇上知道她活着衣裳都不穿了便奔了出去,如若她将事情一诉苦,你的脑袋也别要了!”

    容姬一边大喝一边上了福临早早备好的辇,整理着头发就朝着冷宫方向进发。

    此刻容姬心中惊魂不定,一来担忧白夭夭活了,皇上那边怕是瞒不住了,要尽快将皇上的心抓过来才好颠倒是非。

    二来是容姬从不相信鬼神之说,可那毒酒是亲眼见她喝的,七窍流血是真的,如何又活了呢?

    “快点!”容姬大喝,四人抬着辇向着冷宫快速行去。

    福临公公佝偻着腰,捂着因挨打高高肿起的脸,委屈巴巴的跟在容姬身后,一句苦都还没说出来,忙先奔着去追白夭夭。

    白夭夭借着霁月出的身躯快速的奔跑在未央宫中的长巷,路过的宫女太监原本还以为是刺正要去拦,却见翘着兰花指将双手晃在胸前,踮着脚尖有点内八,跑的呼哧带踹的裸身可人儿正是皇上的时候,不得不说即便是宫中训练有素的老人儿也着实吓的够呛。

    白夭夭晃着两只四十几码的大脚露着两条腿毛旺盛的大长腿,俏皮的奔跑在宫中的模样,不得不说,妖娆可爱

    宫人一个一个的将头转过去面壁,不敢去看。

    白夭夭跑不动了,跌跌撞撞的停下了脚步,弯着腰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口喘气的空档,才发现自己的打扮太过碍眼,没穿衣裳就算了,还系着鲜红的肚兜在一大早人满为患的寿春路裸.奔这无疑是皇帝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神话。

    望着一排小太监趴在墙上面壁,白夭夭也顾不上许多,对着一个小太监讨要了一件外褂,将容姬的肚兜撇给了先追上来的福临公公,便继续向着冷宫奔去。

    怎料宫中路多采用鹅卵石铺砌,下了雪的寒冬腊月又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面,白夭夭一只脚刚跨上去,紧跟着另一只脚嗖的一声以极快的速度滑向身后,随后只见白夭夭双腿一前一后的岔开,一路向着冷宫滑去。

    对就是呈现一字马的姿势,根本停不下来的朝着冷宫滑去。

    而身后的福临公公也因为被丢来的肚兜一瞬间蒙蔽了双眼,脚下一打滑,双腿一前一后的岔开,呈现一字马的姿势朝着冷宫滑去。

    二人如同滑雪一般,一前一后,身不由己的自行滑动。

    福临公公边滑边在后苦劝“皇上!皇上!您的龙体啊!”

    而白夭夭怎不知这样很疼,可惜根本就刹不住车,这他妈谁修的路!

    一大早白夭夭就将后宫闹得沸沸扬扬,无论是侍卫还是太监宫女,一个一个慌了手脚,奔跑着去拦截高速滑行的白夭夭,寿春路顿时变成了闹哄哄的菜市场。

    白夭夭滑行着路过太后的寿康宫的时候,太后身边的掌事孙姑姑正出了宫门准备将太后新得的狐皮大氅交给皇上,眼瞅着白夭夭光着腚飞速滑行乘风而去,孙姑姑顿时暗叹皇上身体极好,太后是多虑了。遂满脸慈笑的摇了摇头回了宫。

    福临公公见这样下去不妙,于是准备赶超在白夭夭身前,将白夭夭的身体拦住,可惜劲使大了,前脚一登,将白夭夭一脚踹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福临公公倒是因为受阻停了下来。

    白夭夭一边急速下滑,一边转头对着福临阴笑道“提头来见吧。”

    眼见身后的福临逐渐远去变作一个小黑点,白夭夭深知这样不行,得赶紧停下来。

    可此刻快进入冷宫地界了,宫人稀疏,也没有帮手,想来万事靠自己,要看看身周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使自己停下来。

    随手的在身上瞎摸,突然就摸到了身下有一根棍子。

    “这是皇上的龙.根只好借来一用了!”

    思及此,白夭夭将身下棍子向下弯曲,利用支点来定住向下滑行的身体。

    结果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棍子划过的印子,却完全定不住身体,依旧朝着冷宫的方向一路滑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而此刻冷宫之中,白夭夭的身体正端坐在简陋的破屋子内,四周是一队精兵手持长剑将其围成一圈,死死包围。再看士兵身后,是六个挨了巴掌的公公正捂着脸哀嚎翘着指头咒骂“你姥姥的,真以为皇上还要你啊,死到临头还敢跋扈,等皇上来了,看如何治你得罪!”

    而正中间被围困的人,无丝毫忌惮,眼神灼灼,面色阴沉,还是白夭夭那张漂亮的脸蛋,只是神态气质完全不相同,像是换了个人在里面。

    再看她的右手上,还薅了不知哪位公公的一把头发在手中,整整小拇指粗的一缕头发被她攥在手心,可怕极了。

    再看她脚下,正被其踩在脚底的是一位小公公,可怜兮兮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却被她制服的毫无还手之力。

    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待容姬娘娘赶来决断。

    此刻白夭夭终于热血沸腾的滑到了冷宫外,大喘粗气的拨开了人群,众人见是皇上,一个一个下跪伏拜。

    众人的跪拜叫白夭夭还没能适应,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却又马上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对着大家道“别别别,快起来吧,大雪天凉”

    说完凉,白夭夭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光着足来的,一路跑来脚与根都要冻掉了,却因为事出紧急也顾不上这些。

    众人不知皇上今日是怎么了,如何这般温柔,且再看他胡乱披着太监的大褂,露着两条结实的大腿。这身装束难道是番邦有使者觐见故意按照他国礼仪来打扮的?

    德公公见白夭夭如此狼狈不堪,忙为白夭夭裹上了披风,心疼的拂去白夭夭后腰与双腿之间的雪沫,叹气埋怨道“这些个没命的奴才,怎么伺候的皇上,等这档子事办完,奴才定收拾他们!”

    德公公话毕,又小声的在白夭夭身后垂头道了一句“皇上,天寒地冻,不适合户外行房事,您要注重身体啊它都冻僵了”说罢,朝着白夭夭的双腿之间看去。

    白夭夭怎会不知那个东西冻僵了,后来她完全感知不到那东西的存在了

    “无妨,我咳咳朕就是晨练一下,真好。”说罢,白夭夭活动活动了膀子,对着跪地的众人道“快起吧。”

    众人起身,一个一个垂头不语神情难看,尤其是那些个太监,捂着脸开始大哭“皇上,您要为奴才做主啊,白良人疯了,她扬言要杀了奴才”

    白夭夭听了几个公公的大哭小号,心中顿时醒悟了一二,站在门口踟躇了片刻,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冷宫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白夭夭一眼便望见了坐在破床上满脸冷漠的额自己,那张熟悉的脸自己怎么也没料到还可以不用镜子也可以看见,只是那张原本畏畏缩缩的脸,此刻神情冷淡,远远望去便多了分煞气,叫人不敢靠近。

    她脚下还有一把断剑,看样子是搏斗过。

    现在住在自己身体内的该是真正的皇帝陛下霁月出没错了。

    白夭夭望着面前的脸,长时间的未作出反应叫众人都是一惊,而最吃惊的还当属霁月出本人。

    原本昨夜是宿在容姬的咸乐宫的,可一大早被尿憋醒,习惯性的去抓,却抓了一把空,倏地惊起,一发声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白夭夭。

    且现在那泡尿还憋在体内未排,霁月出也实在难以接受有朝一日竟然要蹲着方便。

    霁月出与白夭夭两两对望了良久良久,白夭夭此刻是毫无言语,只双膝一曲,准备跪在霁月出面前,求他不要赐死。

    却在双腿准备下蹲的时刻,忽闻面前的假白夭夭细声道“不要跪!”

    真的白夭夭一愣,曲起的双腿就那么直直的僵硬在那,这时候心中才想起来,现在自己是霁月出,如若跪了岂非是霁月出跪了白夭夭。

    白夭夭忙起身,却怎么也提不起气来,也不敢直着腰板,只垂着头红着脸,也不知要如何解决接下来的事。

    还是霁月出站起身来,冷眼扫过众人道“都先退下,我单独与他有话说。”

    这话一出,众人手中的剑差点出了鞘,都不屑一个小小良人竟敢在皇上面前命令众人,哪来的胆子?

    却不料白夭夭低着头哈着腰对着众人道“请大家先出去吧,我啊朕啊那个与白良人还有话要说。”

    大家虽是不解,可无奈于皇上都这么说了,也便收起了武器,跪拜后出了冷宫。

    只留下一位德公公站在白夭夭身后候着。

    德公公是皇上的掌事首领公公,与皇上一向亲近,也便不放心的在白夭夭身后守着。

    白夭夭刚要再次跪地,却见霁月出满脸严肃的对着白夭夭身后扬了扬下巴,白夭夭马上装模做样的将手背在身后,对着德公公皱眉道“你如何不走?”

    德公公垂首道“皇上,奴才怕您不安全。”言罢还轻轻瞥了假的白夭夭一眼。

    白夭夭心中一顿,自己此刻可是比老天爷还安全,霁月出要掐死她的话就是掐死自己,他怎么会伤害她?

    随后白夭夭对着德公公好言相劝,将其温柔的送出了门外,再将门在内一插,马上后背倚在门上大口喘气。

    现在冷宫内只剩下白夭夭与霁月出二人,满屋都是透骨的寒意,阵阵侵袭而来叫白夭夭又寒又惧。

    而霁月出却用一副望着傻猪一样的眼神冲着白夭夭冷笑道“即便是叫你做了神仙,你也提不起气来。”

    白夭夭听闻霁月出说了话,终于心口悸动,原来他还活着,活着就好。

    随后白夭夭走至霁月出身前,终于扑通一跪在地哭到“皇上,臣妾不知这是为何臣妾也不敢觊觎皇上的身体,可是这是造化,皇上我们该如何办”

    说罢,泪如雨下,捂住嘴巴哭了个凄凄惨惨戚戚。

    霁月出望着白夭夭占着自己的身体不说,还用自己的脸哭的那么难看,瞬间火大,高高的扬起巴掌,又舍不得打自己的帅脸,但一巴掌已经扬起,落下又难看,遂将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虽说巴掌打在了白夭夭原本的身体上,可现在疼的却是霁月出,这感觉好他娘的别扭。

    望着自己原身的脸被打,白夭夭的嘴角狠狠一抽,捂住脸吓得浑身哆嗦,夹着腿大气都不敢喘。

    霁月出被自己打的脸部发胀,不大会脸上就隆高了一块。

    霁月出望着面前被白夭夭哭花的原本英明神武的脸庞,气就不打一处来,白夭夭是将自己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出来了。

    “不要用朕的脸做这样的事,你是想死的很惨吗?”霁月出压低了声音,盯着白夭夭无措的眼神,捏起了白夭夭的下巴,对望了一会,觉得十分别扭。

    自己还想不到有生之年能扭着自己的下巴对话,这太乱了

    霁月出缓缓的吐了口气,不愧是皇上,很快他便面对了现实,并针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做了一揽子的计划。

    “听着,现在朕是你,你是朕,真不知为什么你我二人竟然交换了身体,遂你周全便是朕周全,此事断不可穿帮露馅,明白了吗?”霁月出捏住白夭夭的下巴,一脸认真道。

    “可是可是您为何不召集天下的名医术士来为您将身体换回来,否则这样臣妾对您实在太不敬了”

    “你将朕的身体扮成这样,是该杀可朕该杀谁?”

    望着白夭夭漏出大腿赤着脚的扮相,霁月出狠狠颦眉,此刻他能做的便是护着这个该死的女人,才可以护住自己。

    “若朕将此事宣扬出去,是给予几个王爷借机造反的机会吗?下面的眼睛全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朕,此事他们大可说成你我着了魔,斩了你我,趁机上位,朕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推翻朕?”

    白夭夭细细思量,此话不假,这事只能守口如瓶。

    “那么皇上,我们该怎么办?”白夭夭蹲在霁月出的脚下,吸了吸鼻子,如一只惊慌的小鸟,除了依靠霁月出没有丝毫办法。

    “现如今只能如此,你来做朕,朕来做你。”

    霁月出话毕抬起手摸了摸此刻已经变成女人的脸,眉头更皱了起来,想来十分不满意这个新的身份。

    “那臣妾先接您出冷宫。”白夭夭突然想到自己原身的处境可是在冷宫中还在禁足的,怎么能叫现在的皇上在冷宫中度过日夜。

    “嗯?你进了冷宫,朕还没问你如何进的冷宫?还有,为何朕醒来的时候,七窍流血?”霁月出敛眉,存疑不解。

    “皇上,进冷宫是您的旨意啊至于为何七窍流血,此事需慢慢提。”白夭夭垂头小声道。此刻提及不如待平静时提起要重要,眼下重要的是二人身体交换之事,想来霁月出也顾及不上惩处谁。

    “哦,那还不赶紧将朕接出去,对了,你要时刻记得好好爱惜朕的身子,如若吃坏了冷着了热着了伤着了,朕就在你的身上划口子,叫你落下疤痕,记住了吗。”霁月出眉目微凛,耐心的警告着白夭夭。

    “记记住了!”白夭夭忙点头,对着霁月出一拜。

    霁月出轻叹了一声,拧眉“也不必总对着朕跪拜,记得你现在用的是朕的身体,端起来。朕不想见人便跪。”

    “臣妾遵命!”白夭夭又匆忙起身,只是不敢抬头,真倒是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这倒霉事怎么就摊在了自己的头上了!

    分割线

    小剧场:白:光腚滑雪真好玩,日后还要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