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与皇上互换身体的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一章:喝毒酒吧,宝贝
    “进来了还想出去?”

    隆冬飞雪,暗寒扑面,都道下雪不冷化雪冷,谁也不知这冷宫之中,如何都冷。

    容姬满面桀骜,一张艳丽的面庞上涂着精致的粉,一身紫红霓裳外披着一件暗红的熊皮披风,捧着暖手的翡翠手炉,双刀髻上缀着的金簪即便是在冷宫这样潮湿阴暗的地儿也格外闪亮。

    容姬脚下的人,正披散着头发,着了一身素银色宫装,一张毫无粉黛的小脸却也是倾国倾城,即便是此刻正跪在地上将头低低的垂着,也难掩面上的痛苦。

    “白夭夭,你可知为何进了这冷宫?”容姬命身后的宫女搬来一把新椅子,端坐在上,盯着跪地散发的女人,三分厌恶,五分嘲讽,十分讨厌。

    唤作白夭夭的女人连连摇头,挂满泪痕的脸垂的更低,不敢抬头。

    “正因为你勾引皇上临幸于你,不知尊卑的叫皇后娘娘在上书殿外等了一夜,染了风寒,引了咳疾,皇上心疼皇后娘娘,叫你好好在这清净的地方冷静冷静,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要终日以自己的快乐为主,忽略了他人,尤其是家人”

    容姬话间,伸出小指勾起了白夭夭的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后,倏地瞪大,侧头轻语道“所以,你的父亲车骑大将军白庭礼贪污军饷四十万黄金的事本宫的家父也正在严查,要不要你父亲活命,全看你的主意。”

    白夭夭闻听此话,连连摇头,眼泪如断线玉珠泼洒而下,泣道“容姬娘娘,不要!家父怎么可能贪污呢,家父从不做这样的事,娘娘明察,没有,真的没有啊!”

    白夭夭哭哑了嗓子,却不会叫容姬动容分毫,捏起白夭夭的下巴狠狠一甩,起身背对白夭夭,瞥了一眼身后端着白玉酒壶的丫鬟,冷笑对白夭夭道“你不是不知道,这贪污的帽子往头上一扣啊,就是再难摘下来了,白将军还在外打仗吧,也不知白将军发现贪污之事暴露,会是如何心情,皇上又会如何处置呢?哎呀,会不会满门抄斩呢?听闻妹妹家中人丁不少,还有一位三岁大小的弟弟,夫人的身体也不好”

    “别说了,容姬娘娘,公道自在人心,臣妾相信父亲,更相信皇上会给予公道。”白夭夭再也听不下去,胸口阵阵作疼,思起家人,顿感此刻呼吸困难。

    “皇上?你不要说笑了,皇上日理万机,没空搭理你一个小小的良人,一个位分最低的良人,本宫都将你忘了,不要说是皇上了。且这送行酒便是皇上亲赐的皇上的意思是,你若就死,你父可保。”

    容姬的话如同一根带毒冰刺,狠狠的扎进了白夭夭的心中,不溶便心间刺痛,溶化便是肝肠寸断。无论哪般皆生不如死。

    白夭夭不懂,她深知皇帝九五之尊,一国之君,后宫佳丽众多,不会时刻在意自己,可即便如此,他竟然连自己在冷宫的角落苟延残喘都容不下吗

    白夭夭的心狠狠的揪疼,抬眼望着面前容姬带来的毒酒,只感天旋地转。五感暂失。

    “皇上早就看不惯你父亲在朝中兴风作浪,总要削弱其朝中势力,若是你死了,你父发配边疆,再不得归朝,如若你不死,那便是以你全家之命换你命,白良人三思,孰轻孰重。”

    容姬的话音逐渐模糊,白夭夭只见她一张红唇翕动,不知她说了什么,只在脑海中不断的旋转一句话“你命换全家命。”

    白夭夭苦笑,一张苍白的脸没有半点血色,如同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般僵硬。

    “只是不知,皇上除掉了我对于江山社稷,或说对于其本身,到底有何好处?”

    容姬闻听此话转身过来,浅笑嫣然,头上的一对金钗晃得人眼花缭乱,走近了白夭夭后,只留下了一句话。

    “为了不碍眼。”

    总不过五字,却是字字诛心。

    容姬说罢,转头对着宫女递了个眼色,宫女便将一壶毒酒送到了白夭夭的身边。

    白夭夭的耳朵嗡嗡作响,眼前逐渐放大的只剩下面前一壶毒酒,还有容姬头上那对金钗。

    宫女为白夭夭斟了一杯毒酒,垂着头递到了白夭夭面前。

    白夭夭望着毒酒,片刻后轻声道“只要我喝了,娘娘就可保我全家安然无恙吗?”

    容姬露笑道“这是皇上的意思,君子一言九鼎,怎会食言。”

    “好。”白夭夭没有接宫女手上的毒酒,而是将一整壶酒端起,一仰头全都灌进了肚子。

    一壶毒酒辛辣苦涩,像是灌进了这短短一生的酸甜苦辣,将那些埋在肚子中的恨意全全融化,贯彻入骨血中。

    容姬见白夭夭将毒酒喝了,面上的喜悦再难掩饰,亲眼看着白夭夭七窍流血,霎时笑的花枝乱颤,趁着白夭夭未死之际,高高抬起一只脚踩在白夭夭的脖子上恣意张狂道“哎呦白良人啊,这哪是皇上的意思,不过是皇后娘娘的意思罢了,皇上还不知你会自尽了,且本宫怎知你父亲会不会死?本宫哪里说的算呢?哈哈哈”

    容姬笑罢,转身拖着长袍离去。

    容姬的身影慢慢淡化在瞳仁中,却加深在心间,白夭夭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这张脸。

    白夭夭在将死的一刻,除了五脏六腑的绞痛,还在心中深深的烙印下了容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哎呀,本宫要去与皇上下棋了。”

    随后六个丫鬟与一个太监随着容姬离去,只剩下白夭夭一人留在了冷宫之中。

    冷宫的门吱呀一声关上了,开合的一瞬间还有雪花凉凉的落了进来掉进了白夭夭的眼睛中,却也是在张眼闭眼间转瞬即逝。

    望着外面的渺白世界,白夭夭终于想通,原是被骗了。皇后娘娘真的容不下她了,将她置于死地还要将家人全部致死。那么自己的家人到底要如何保命?

    可恶陷害自己的父亲贪污,污蔑自己勾引皇上可恶的女人!

    冷宫苦寒,又是寒冬腊月,白夭夭的身体蜷缩在一起感到一阵一阵的剧寒,倒是这寒,叫其想起了与皇上第一次相见的场景。不过是一年的光景,已从爱姬变成了弃妃,世态炎凉也不过天子一念之间。

    可这一切也不知他到底知不知,也不知他如若知,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心疼与不舍。

    白夭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想来马上便会死在这深宫冷院中了。

    白夭夭望着脱了墙皮的四面高墙,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脑中突然闪过那年冬天那个男人的身影,心中所思甚多。

    如若还能重生一次,必不入宫,如若进宫

    如若进宫,就做在后宫翻云覆雨的人,将害死自己的小人统统折磨死,神挡杀神,魔挡杀魔,所向披靡,牛逼哄哄!

    濒死之际,白夭夭在脑海中大致勾勒了再生之世的模样,杀伐决断,毫不留情,再也不会做小白,任打任骂任欺辱,要一步一步的趟着仇人的尸体爬到高位,为自己的家族挣得一份安稳,为自己,争一口气。

    分割线

    小剧场:白:等宝宝变了身便要凶狠起来,脚踩容姬,拳打皇后,一定要做后宫最棒的女人!

    作者:白夭夭的剧本是糟了,写错了,原本是荣升皇后一路虐渣打婊的,怎么还还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