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半坠 > 章节目录 烈阳.2
    后来,走进来一位身形微胖,戴着黑色镜框,上身穿着荧色t 恤衫,下身穿着红色运动裤,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他走进教室便抱着手,镜片后的那双小眼睛环视四周。

    班里成功的安静下来。

    “我姓王,是你们的班主任,现在,来十位男同学来抱书,剩下的,留在教室里打扫卫生。”王老师安排好后便转身离开,而后有着好几名男生跟着去抱书。

    擦窗户,扫地,拖地…

    “同学,你脖子怎么了,看起来很红…嗯?是你!”

    宋雨辞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那女生在和她说话,愣愣笑道:“好巧。”

    女孩轻轻笑道:“是呢,我叫李雨荫。”她拉过那位高挑漂亮的女孩过来,“她是6潋,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宋雨辞朝6潋点点头微笑,打了声招呼,“我叫宋雨辞。”

    李雨荫担忧道:“你脖子是怎么了?”

    宋雨辞摆摆手说:“没事,就轻微过敏,有时候待在灰尘太重的地方就会这样。”

    “原来是这样,那你出去待着,我们打扫就好,行吗?”

    “没事,没事,一会儿它自己会好了的,不严重。”

    “那行。”

    就这样,三人结识,成了好友。

    后来,王老师调位置很是令人又气又无可奈何,用中考分数来调位置,因而宋雨辞和6潋有幸成了同桌坐在正中间,李雨荫坐在第一排。

    李雨荫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很是腼腆害羞,而6潋则是平时不爱怎么说话,整个人儿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悄悄的玩手机,好在宋雨辞不怎么爱说话,便也没多大感觉。

    说来奇怪,她觉着这李雨荫很黏6潋,明明都在同一班了,李雨荫却苦着一张脸说想要和宋雨辞换位置,说她不习惯坐第一排。

    宋雨辞:“……”其实从小到大,说真的,她从来没坐过第一排,那么近距离与老师接触,她万万做不到。

    宋雨辞摆摆手摇头,说抱歉她也不习惯,李雨荫就在那儿苦着脸,宋雨辞也为难,而后就见本来玩着手机的6潋黑了屏幕抬眼撩了一眼李雨荫,“老师安排坐那儿就坐哪儿,哪那么多事儿?”

    宋雨辞很是意外的看着6潋,又看看李雨荫,怎么感觉,关系不太好啊?

    李雨荫面色僵了僵,低头不语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她眸中各个情绪,最终抬头浅笑:“抱歉啊,雨辞,让你为难了。”

    宋雨辞摇摇头,看着李雨荫走去原来的位置坐着,觉着她莫名的很难过?

    宋雨辞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复习这几天学到的知识。

    放学后,宋雨辞在校门口看见徐鑫树以及他腿边的自行车,宋雨辞便坐在后座抓着他的衣角。

    耳边是风的呼呼声,宋雨辞忍不住抱怨,“学校太不公平了,你们那栋楼居然每层都有厕所!”

    “……”徐鑫树大声的说:“这事儿你一见我就念叨,这学校又不是我开的,我有啥办法?”

    宋雨辞“哼”的一声,抬手捏他腰上的肉,“就看你不顺眼!”

    吓得徐鑫树一哆嗦,差点儿车龙头就掌不稳了,“别闹!”

    宋雨辞也吓了一跳,“哎!你别吓我啊!”

    “谁吓你了,谁叫你掐我了!”

    “哼!”

    “不是,你气什么气啊你!”

    “哼!”

    “……”

    这一刻,徐鑫树觉着他太难了。

    半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半期测试。

    考试前一晚——

    噗通,噗通!

    看书,看书…啊!宋雨辞绝望的坐在椅子上,看不进去,简直越看越紧张。

    徐鑫树在客厅喊道:“宋雨辞!吃饭了!”

    徐母拍徐鑫树的头,“喊姐姐,没大没小的!”

    徐鑫树朝徐母眨眼笑道:“是!”然后又去叫正在抽烟的徐父,“爸,吃饭了。”

    宋雨辞走出房间,拍着胸口轻喘,朝徐母撒娇道:“妈,明天就要考试了,我好紧张,心莫名其妙地跳得好凶!”

    徐母轻拍宋雨辞的肩膀,温柔笑道:“放松考,别急。”

    徐鑫树乘好米饭摆放整齐,大伙一块儿坐下,他夹着一块鱼肉放入宋雨辞碗中,“急什么,都那么多年过来了,考得不就那样儿?”

    宋雨辞瞅他一眼,又无从反驳,小声嘀咕,“人家就是紧张,又不像你…”说着,宋雨辞莫名的忧伤,“感觉我和鑫树太不像亲姐弟了。”

    这时,空气忽然安静下来。

    宋雨辞抬眼看向他们,眨着眼睛问道:“怎么了?”这才觉他们神色不大好。

    徐鑫树皱眉说道:“胡说什么呢?这样说爸妈会伤心的。”

    徐父厉声道:“多吃饭,少说话!”

    第二天,阳光明媚,清风习习。

    宋雨辞坐在徐鑫树自行车后座,双手抓着徐鑫树的衣角,心慌得不行。

    徐鑫树载着宋雨辞到校门口,将自行车停好后瞧见宋雨辞这一脸紧张的模样就想笑,抬手捏她的脸,“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高考,怕什么?”

    宋雨辞幽幽看着他,“你不懂。”

    徐鑫树抬腕看手表,还差二十五分钟就开考了。

    云川中学对学生成绩一向重视,考试纪律自是严格。

    连考了三天后,宋雨辞终于露出放松的神态,徐鑫树买来两个冰棍儿俩人坐在楼下院前的榕树吃着。

    “我们班居然有人早恋,啧啧啧,还被班主任现了,这什么运气?”宋雨辞忽然开口道。

    徐鑫树毫不在意的说:“管关我啥事儿?”

    宋雨辞笑着看向徐鑫树,说巧不巧,徐鑫树刚好瞥向她,就瞅见宋雨辞的眼睛像是有光一样,棕褐色的眼眸此时看着剔透纯澈,淡粉色舌头还舔着冰棍儿…

    噗通,噗通…

    徐鑫树忽然跳离宋雨辞好几米原,面颊泛红,一脸无措又尴尬的看向宋雨辞。

    宋雨辞满脸疑问,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得贼眉鼠眼的,“噗…鑫树该不会悄悄谈恋爱了吧?”

    徐鑫树满脸通红,着急道:“别瞎说!”

    “呀!害羞了…”

    徐鑫树:“……”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觉得她笑起来那么好看了。

    等等,感觉有什么不太对。

    忽然,见到宋雨辞的眼睛亮了,徐鑫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个清俊的少年骑着自行车朝他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