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指尖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良久,温暖才在安静的氛围中找回自己的声音。

    “清懿,你知道吗?”

    “嗯?”

    温暖翻个身趴在床上“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笨,我知道下午是你们给我和顾清炀制造机会。”

    被戳破小心思的顾清懿一点也不尴尬,大咧咧的捏了捏温暖皱起来的脸。

    “那你还不珍惜,嗯?”

    温暖叹口气“我下午问顾清炀,在他心里我算什么。”

    顾清懿故意拔高了声音,好让隔壁的顾清炀听见。

    “啊?真的,顾清炀……”话说了一半又压低了声音“怎么说?”

    隔壁听墙角的顾清炀急得坐立不安,等了半天都等不到那边的声音。

    “他说那我当好朋友,好兄弟,当妹妹。”温暖神色落寞。

    顾清懿愣了一下“他真怎么说的?”

    温暖白她一眼“我还能骗你吗?反正当时我挺难受的,我又不是没有哥哥,谁要当他妹妹了真的是。”

    顾清懿不知道怎么找回自己的声音,满脑子都是:顾清炀是个闷骚货,到手的媳妇说没就没了,该不该帮他们俩一把呢?

    要不要呢?

    算了,还是看他们两个人打哑谜好玩。

    真的是平淡生活里的一份慰藉啊。

    打定主意的顾清懿笑的和个得逞的狐狸,好在温暖没有看见她的表情。

    “那要不你换个喜欢的人呗?”

    “哪能那么简单,我都喜欢他好几年了。”

    “那你和我说说,看上顾清炀哪了?”

    温暖起身盘着腿坐在床上,掰着手指头数着顾清炀的优点。

    “我第一次觉得他好是在小学……”

    “小学,等会!温暖你还是不是姐妹了,竟然瞒我这么久?”

    温暖不理会炸毛的顾清懿,陷入回忆自顾自的说着“当时有一个小胖子老扯我头,顾清炀和小胖子打了一顿,还给我买了糖。”

    “有点印象,毕竟当时顾清炀鼻青脸肿的。”

    顾清懿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她“所以那一瞬间,顾清炀成了你的白马王子?”

    “差不多吧,第二次是初中他把我背着,第三次还是初中………”

    一大串的八卦砸的顾清懿来了兴致“想不到我们家温暖情窦初开这么早啊,你第一次心动我在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温暖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但是你从初中就有人送情书啊,被人追。”

    “我又不喜欢他们,情书我也没收,我是二十一世纪的好学生,不早恋哒!”

    温暖“切”了一声“那宋纪辰怎么解释?”

    “……”

    顾清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美色误人啊。”

    “我交代完了,现在到你了。”

    “诶?我交代什么啊?”

    温暖挑眉“交代宋纪辰。”

    “……”

    本来想糊弄过去,但看见温暖衣服誓不罢休的样子,顾清懿认命的举了小白旗投降。

    “就是刚开始对他声音感兴趣,因为我是个声控啊。”

    “……接着说。”

    “然后就是他的脸。”

    “……”

    顾清懿轻哼一声“你这嫌弃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温暖眨巴着眼,要多真诚有多真诚“我觉得你真的是外貌协会的主席,宋纪辰就这样靠着声音和外表就把你魂勾走了。”

    “屁,我这是一见钟情好不好,看见他的一瞬间我就觉得喜欢他。”

    温暖神情严肃的盯着顾清懿“虽然听着很有道理,但是宋纪辰那种人你估计追不到吧?”

    “怎么说?”

    温暖指了指手机“你给他那么多消息他回你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要改变一下策略?”

    “……”

    “古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但是男的要不喜欢你,你追的话起码隔了一层电纱。”

    “……”

    顾清懿看着没有丝毫反应的手机,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就算是电纱,我也得追到。”

    “我想要的都要靠我自己拿到,荣誉也好感情也好。”

    温暖楞楞的看着顾清懿,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我要是和你一样就好了,起码对上喜欢的人不会退缩,不会被他只当成朋友。”

    顾清懿伸手揉了揉温暖的头,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该是你的最后还是你的。”

    “诶?什么意思?”

    很久之后,温暖才明白那个光的意思是--志在必得。

    “秘密哦。”

    “你说一下啦。”

    顾清懿盖着被子躺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晚安。”

    温暖赌气的把后脑勺留给她“睡觉!”

    “噗呲,傻。”

    “你才傻!”

    “温暖最傻,小傻子。”

    温暖从被窝里踹她一脚“你才是小傻子!”

    顾清懿却不肯理她,腹诽道:要是不傻,怎么看不出来顾清炀也喜欢你?

    顾清炀在隔壁走来走去,一张脸皱成了包子。

    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给顾清懿消息。

    狗炀:你们睡了吗?

    狗炀:顾清懿。

    狗炀:姐姐。

    狗炀:亲爱的姐姐。

    狗炀:啊啊啊啊啊!!!你在不在?

    狗炀: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狗炀:还有没有点人情味?

    人美心善顾清懿:大晚上叫魂呢你?

    狗炀:你们刚才再聊什么?

    人美心善顾清懿:聊天聊地聊人生理想。

    狗炀:正经点,我现在很急好不好,不要和我开玩笑。

    人美心善顾清懿:我现在很困,不要消息打扰我。

    狗炀:你还是人嘛?

    人美心善顾清懿:我不是人,我是下凡来渡劫仙女(死亡微笑)。

    狗炀:……

    人美心善顾清懿:夸我几句,姐姐心情好了告诉你。

    狗炀:(死亡微笑)狗。

    人美心善顾清懿:哎呀,忽然间好困,我们家温暖都睡着了,我也想睡觉了。

    狗炀:……

    狗炀:顾清懿是最美的,顾清懿是最好的,顾清懿是最善良的(死亡微笑)。

    人美心善顾清懿:敷衍。

    狗炀:……

    人美心善顾清懿:算了,谁让我善良呢?

    狗炀:快说。

    人美心善顾清懿:我们刚才在聊喜欢的人。

    狗炀:???温暖喜欢谁?

    人美心善顾清懿:秘密。

    人美心善顾清懿:晚安,“亲爱的”弟弟。

    狗炀:……

    狗炀:顾清懿你是个狗吧?

    ………

    顾清懿关了手机,不理会隔壁急得快上火的顾清炀。

    这边顾清懿和温暖酣然入梦。

    那边的顾清炀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