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萤火之声 > 章节目录 第十八掌 回到未来
    “1997年9月26日。来到小阳镇的第27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晴天。放学后,秦天请我和岚岚吃了顿大餐,岚岚吃撑了,现在睡得跟死猪一般。现这个秦天似乎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令人讨厌,但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他的大油头。过两天就要月考了,政治、历史的两套讲义还是令人头疼,居然有点担心这次考试了,但也有点期待结果,晚安。”

    唐安然合上日记本。

    她每隔几天就会写点日记,有时候是一段,有时候就是一两句话。日记本是特意去小市买的,带锁的那种。

    依旧想着自己只是碰巧落进某个时空的缝隙,当这个意外被恢复,就能很快回到2o18年的身体。一段时间过后,虽然失望,但一切还在以其应有的轨迹行进,唐安然认为她的出现改变了过去,但是似乎,她的出现原本就是存在的历史。

    2o18年的夏芝言会不会同样这么做呢?

    希望她没有死去。

    始终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会随时离开这具身躯,离开小阳镇。

    深夜的白月光铺满了书桌,唐安然把日记本放回抽屉,余光落到窗台上的小玻璃瓶,里面萤火虫暗淡的尸体透着冷冷的灰光。

    唐安然把玻璃瓶捧到手心,原来是瓶子的反光。

    “姐,你还没睡么?”岚岚听到屋里的动静。

    “准备睡了。”

    瞥了眼闹钟,12点半。唐安然便把玻璃瓶放回窗台,她躺到床上。

    闭上眼,晚安,这个世界。

    ......

    很奇怪地,没有被闹钟的喧闹声惊醒,迷迷糊糊中,耳边有些嘈杂音。

    “岚岚,几点了?”迷迷糊糊地叫嚷。

    “安然,还说梦话呐,快起床,都七点半了。”传来一个急促的女声。

    安然?

    唐安然猛地睁开眼睛,白光刺得她晕眩。

    她“咚”的一声从床上坐起,雪白的墙壁,这是......学生宿舍?

    “别杵着了,赶紧去洗漱!”

    一个粉色睡袍的女生朝她喊了句后匆匆朝外头走去。还有一个在穿衣服,一个在书桌前涂口红打粉底。

    这是2o18年?

    我回来了?

    她的手摸到枕头边的手机,这是高考结束后爸爸送的礼物,按下home键,亮起的屏幕显示2o18年9月15日。

    已经开学两周,我真的回来了?

    “美女,这里是大学宿舍吗?”她兴冲冲地问对面化妆的女孩。

    对方奇怪地回过头,“睡傻了?”

    “是通城大学吗?快告诉我!”迫切地想知道。

    “对啊,是通大。”女生回答。

    “是天文系吗?”

    “是是是,赶紧下来刷牙洗漱去。”

    “耶!”唐安然高举双手激动大叫,我终于回来了!

    镜子前的女生被吓一跳,还好不在画眼线。她又看了一眼唐安然后转过头,开始对着镜子描她的眼线。

    唐安然踉踉跄跄地从床铺爬下来,这间四人宿舍是上铺下桌的配置,那这床下的书桌和小柜子就是我的,很简单的陈设,甚至对于一个女大学生来说,有点简陋。桌面放着叠书,一些文具,和一盏台灯。居然没有化妆品。

    看来夏芝言没有死,这段时间一直是她在我的身体里。

    突然很好奇,一个1997年的姑娘来到2o18年,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科技的展一定会令她大吃一惊吧。

    ......

    错过了通大的开学典礼,唐安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在1997年的时间,虽然平淡又短暂,却也不失一段有趣的经历。

    和她一间宿舍的三个女孩分别叫阮晓晓、刘雯、邓姗。早上精心化妆的漂亮姑娘就是邓姗。

    大学的“第一天”,唐安然没有像当初其他同学一样激动地去把校园逛个遍,因为她就是本地人,只不过通城大学在老城区,而她的家在新洲区,需要乘坐5o分钟的地铁,这也是唐安然的爸爸为她申请住宿的原因。

    通城大学是全省最好的大学之一,唐安然所读的天文系是通大的特色专业之一。她的爸爸就在通城的天文台工作,小时候总会听到许多关于星星的故事,所以也耳濡目染地喜欢上天文学。

    从早上始,同宿舍的阮晓晓就和她在一起,就像是小阳镇的陈紫,一起去教室,一起去食堂。

    唐安然问阮晓晓,为什么开学没有军训,阮晓晓告诉她,通大的军训在大一学年的第二学期。

    大学的课,除了必修课跟自己班同学一起上外,选修课都是不同专业甚至不同系的学生一起。阮晓晓说,开学短短两周,大家都不熟悉,尤其当选修课旁边突然坐来个帅哥时候,整节课都心跳得好快。

    下午最后节植物学是大课,阮晓晓早早拉着唐安然去教室占座。

    只因为植物学的老师很帅。

    容纳3oo人的大教室,她们坐在第一排的中间。

    在教室等待上课的时间,唐安然坐在位置上玩手机,她上午就浏览了所有社交软件,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一段时间,夏芝言没有在朋友圈过一条动态。

    夏芝言已经学会使用手机,搜索软件里保存着长长一栏的历史记录,政治、经济、天文、地理、体育还有娱乐圈,涵盖了能想到的所有领域。她果真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唐安然还看到夏芝言和爸爸的微信聊天记录,多是单调的问候,其实唐安然和爸爸的话本就不多,以前都是和妈妈聊天。

    早上去上课的路上,唐安然就匆匆拨通爸爸的电话,当她激动地叫出一声“老爸”时候,爸爸却极其平淡地回复“闺女,怎么啦?”唐安然竟突然变得不知所措,草草结束对话。

    她看到通话记录里显示,每周夏芝言都会和她现在的爸爸通两次电话。

    虽然消失了近一个月,但是好像回来后,所有的一切又都无缝地连接上了。

    唯令唐安然感到意外的,是手机里那款叫“消消乐”的游戏由之前的82关,被夏芝言打到了第24o关。

    但很快,她又感到深深的歉意,因为夏芝言回去后不久便是高三的第一次月考,如果说夏芝言的离开没有为唐安然留下一片云彩,可是唐安然却是实实在在地为她留下了两个大麻烦。

    如果可以选择,我也想考完试再回来,不,我当初就不该跟李老师、秦天两人打赌。真的很抱歉,夏芝言。

    想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双手合十地祝愿,唐安然只能隔着时空哀叹。

    教室里想起一阵灵动的音乐,是通大的上课铃声。

    唐安然转过头,乌泱泱得的一片人头,且绝大多数是女生。

    “来了!来了!”

    阮晓晓攥着她的小臂突然激动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教室门口。

    一个高个的中年男子走进来,他梳着韩剧《鬼怪》男主的“大叔”型,有棱有角的脸上隐隐能看到些胡茬,眼睛如森林的溪流一般清澈,而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更为他的气质加分不少。

    他走进教室朝所有人微笑致意,随即激起一波女生们的热浪。

    投影仪被打开,他把电脑的ppT投射到白布。

    “第三节:植物系统和分类.制作者: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