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出水芙蓉,嫩美地跟小仙女般
    魏秀儿才上了楼洗澡,霍文峄就洗好澡出来,准备抱过宝淳,今晚让孙女跟他们夫妻睡,可别插足到儿子和儿媳妇中间……

    那他们还怎么抱孙子?

    呃、孙女也行。

    趁着他们夫妻还年轻,正好给儿女们带孙儿,看到大哥准备有第三个孙儿了,霍文峄也是羡慕的。

    虽然大哥娶的媳妇不行,但好在成制眼光不错,娶的媳妇很温淑贤惠,要不然,大哥家早就吵翻了,谁也受不了董思佳那个坏脾气。

    之前董思佳是大嫂,他做为小叔子,是后辈,不能说长嫂坏话,但真要说,他真看不上这大嫂,要不然,也不会只有俩兄弟,却早早就分了家财了。

    可不是就大哥觉得董思佳真的不是良妻,早点分家,兄弟感情才能长久一点。

    也幸好大哥有这个远见。

    “爸爸、宝淳不能跟妈妈一起睡吗?”

    霍宝淳一见爷爷要抱走自己,眼睛就露出慌色,一下子扑进爸爸怀里,也不嫌弃他身上酒精味儿,小声哭道:“宝淳想跟妈妈睡!”

    “这!”

    霍文峄没想到乖孙女还吓哭了,有些迷惘?

    “宝淳,今天是好日子,咱不哭。”霍立钊见状,头也痛了,可想到早上那会,他才招了小妻子生气,这会也不能当一言堂,因而是跟她解释道:

    “这样吧,宝淳现在跟妈妈睡上半夜,等爸爸回来了,把你抱奶奶屋里,早上起来见不到妈妈,不能哭闹,这样行吗?”

    “宝淳也想跟爸爸妈妈……”

    “宝淳,你不能这样子!今天是妈妈嫁给爸爸第一天,要成双成对,这才喻意好~要不这样,奶奶陪宝淳在小房睡,好不好?”

    陆叔琴洗好澡出来,见丈夫没抱宝淳进屋,这才出门,一来到小房就听到宝淳的哭声,忙严肃的教道:

    “宝淳是大孩子了,不能用哭来达到目的,这不是好习惯,知道吗?”

    “那我还是跟妈妈睡上半夜!”

    霍宝淳立马哼嗤,抱着爸爸脖子不放手,“爸爸,就这夜啊,以后宝淳要跟妈妈睡!”

    “傻姑娘,你妈妈跟爸爸才是夫妻,他们得睡一块儿,你非要跟你妈睡,那早上起来看不到你妈妈,可不许闹,要不然,妈妈就要不开心了!”

    陆叔琴笑道,跟大孙女讲道理:“孩子大了都要自个儿睡,你瞧着宝汐姐姐可有跟大姑、大姑父一起睡呢?”

    “……”霍宝淳不高兴了。

    毕竟,之前她在大姑家住,都是她跟宝汐睡一块的。便是宝汐非要吵着跟爸爸妈妈睡,最终也是不能成行的,等宝汐睡着后,还是会被抱到小房去睡。

    就算她不在,宝汐也是一个人睡。

    为此,宝淳也养成了一个人睡,并不需要大人陪。

    “好了,宝淳再喜欢妈妈,也不能闹脾气。你是想跟妈妈睡上半夜,还是直接跟奶奶一块睡?”

    今天孩子高兴过头了,陆叔琴怕她半夜会惊梦,还不如直接跟大人一块睡,等孩子习惯了,就好了。

    霍宝淳搂住爸爸,又看了眼耐心等她回答的奶奶,想了想,“跟奶奶睡。爸爸,你要照顾好妈妈~”

    “当然,宝淳放心。”

    霍立钊立马回答,看到闺女松了手,让小妈抱,他是真松了口气啊!

    要是宝淳硬要跟着他上楼睡,肯定是一觉睡到天亮了……

    毕竟,他能哄好得好小闺女听话,却说不过妻子啊!妻子一直很注重跟孩子培养感情,她心也细,情绪考虑比他周全,怎么会让他半夜抱着孩子下楼,让她一个人睡!

    霍立钊在父母房间多站了一会儿,确定没听见宝淳哭泣,他这才真的松了口气,上二楼,一看,正好看到小妻子洗好澡出来——

    虽然天气热了,可小妻子还是洗的温热水,这不,一打开卫浴间的门,就带出一股氤氲水气,出水芙蓉,嫩美地跟小仙女般!

    “立钊哥?宝淳呢?”

    魏秀儿两股热气对冲,脸颊都因为热水洗红了,但因为洗得热,有种通血脉的感觉,感觉人都轻松了些。

    “爸和小妈带着。媳妇,你进屋坐下,我给你弄盆热水,继续泡一下脚再睡。”

    霎时,霍立钊心口如同被小鹿撞了一下,耳根很热,他反射性调开目光,还微撇开头颅,镇定地吩咐,与她匆匆错开身。

    “哎?”

    瞧着丈夫那明显‘落荒而逃’的举止,魏秀儿懵懵地垂下头,望了圈自己睡衣,很正常啊,她全身上下都包着紧密,胸衣都没敢不穿的说……

    虽然想不通她哪‘诱’了他一把,但这不妨碍她脸红了,快步走回房间,拿出刚刚特意喝剩下的纯净露,给右手背轻轻再清洗一道。

    经过这几天细心涂药,虽然她右手背还是因为烫伤黑了一片,但是因为皮肤一直在发痒,魏秀儿有种自信,等再涂多几回药,这烫伤的黑皮,就会跟蛇皮一样脱落……

    嗯,她就这么盼着,皮肤不要相差太多,再好好养上一年半载,应该就会恢复原先那样吧。

    要是黑皮不能脱落,那她这右手背,真的要丑死了!

    “媳妇,手背擦好药没,坐过来,你泡脚,我给你擦干头发。”

    “哦,刚涂好药了。”

    魏秀儿应了声,走到床边坐下,“其实不泡也行,刚刚我洗澡洗得挺热,现在浑身暖洋洋的。”

    “那不行,你脚肯定是累了,我热水都弄好了,你试一下水温,不会烫就把脚放下去。”

    他试过来,水温跟中午那一样,不会太热,要是妻子觉得不够热,他连热水瓶都拿过来了,随时可以添加热水……

    “不会,刚刚好。”魏秀儿点头,觉得这情况有些尴尬,她拿毛巾擦了下头,就被霍立钊拿走了干毛巾——

    “媳妇,我来,你手刚擦了药,别碰水气。”霍立钊没靠近,侧身站在她旁边,边给她擦拭头发边说:

    “等头发干透了你再睡,我等会要去宴地那边,你不怕黑吧?”

    “你当我是小孩子啊,还怕黑~”

    “这怕黑又不管大人孩子,这是心理问题。”

    霍立钊见小妻子放松了绷紧的小肩头,这才取笑又认真道:“而且,不管你大还是小,你是我妻子,我就应该照顾好你,这是我毕生的责任。”

    “嘴这么甜,明明是喝酒的……”

    魏秀儿脸热地垂下头嘀咕,语气一转:

    “好啦,我知道了,我可以自己慢慢擦干头发,你回来有半个小时了,还是快点去宴地那边吧,你记住别喝得太凶,身体要紧啊!”

    “行,我听媳妇话,你先睡,可别等我了。我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归来,嗯?”

    “嗯嗯,才不会等你!”

    “立钊哥,你说我姐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