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同脏 > 章节目录 12.是密
    一会,李青词带着医生跑了过来,医生问了我是不是心脏疼,我艰难的“嗯”了一声,然后医生喂了药给我,才好了些,看到阿昀为我急的都快哭了,我心里暖暖的。随后他们扶着我去医务室,医生了解了我的病症,然后又嘱咐了要注意的事件,又开了些药给我。现在终于不疼了,阿昀问:“现在还疼吗”?”“不怎么疼了,谢谢你。”他呼了一口气,说:“哪是要谢谢我,若不是我,你也不会病。”

    “别这么说,本来我今天就感觉不舒服,心脏隐约的有些疼。”“真的吗?”“嗯嗯,所以,不用自责。”他笑了笑,说道:“我们回去吧。”李青词在外面等着我们,出去就看到她那带着着急的脸,她看到我,问道:“现在还疼吗?”我笑了笑,回道:“好了没事了。”她呼了一口气,说道:“幸好,没事,不然,我要愧疚死了。”我摸了摸她的头,说:“没事,是我的问题,不要自责。”她笑了笑,说道:“现在也挺晚的了,一起吃饭吧。”我“嗯”了一声,阿昀也应声道。

    来到食堂,人不多,我们找了个位子,本来我想去打菜的,阿昀按住了我,说:“我帮你去,医生说了,要多休息休息。”我“喔”了一声,便坐好等着。不一会便回来了,我看着菜色,满是清淡,看着他他说道:“清淡的菜对身体好。”“喔。”我瘪瘪的回道。看着我这样,阿昀突然笑了,我看向他,他突然变得严肃了,然后便低头吃着,青词有事,便早早的吃完走了。一路上,周围很静,月光洒落到阿昀的脸上,给阿昀的脸增了几分冷吗,他突然转过头,对我说:“明天见。”原来是到宿舍了,“明天见。”他笑了笑,说声“晚安”便先走了。回到宿舍,周洋还没睡,看到我,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因为一些事耽误了。”

    他“喔”了一声,便上床去,说道:“早点睡吧。”“嗯。”

    第二天,阳光明媚,心情大好,突然想到还有要吃药,就不高兴了,吃完药,很快洗漱好去上课。“今天天气真好呀,天天都是好晴朗,啦啦啦啦啦~”突然,背后有人“噗嗤”一声,转身一看,是阿昀,我有点气,问他,“有什么好笑的。”“没,没什么。”“我才不信。”说完我就赶忙走了,他走到我旁边,问:“今天,药吃了没有啊?”“吃了。”“喔,吃了就好。”

    “中午一起吃饭吧。”他问。“好。”我回道。时间过的很快,眨眼就中午了,食堂里人山人海的,他指令了个位子,说:“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打菜。”我忙说道:“不用。”他听后说:“人太多了,要是不小心被撞到了或者被别人挤到了就不好。”我知道他是为我身体着想便安静的待在这里,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青词,他问:“小林子呢,哪去了。”“他去打饭了。”“喔,那我也去了。”“好。”

    不一会,两人都回来了,他把午餐放到我的面前,说:“今天又是营养的一天。”看着清淡的不能再清淡的菜,我撇了撇嘴,他看我这样,笑了笑,说:“快吃吧。”气~,突然青词问我,“你要不要报一个社团?”“报什么?”“就和我一样的。”“和你一样?是什么的。”阿昀在一旁说道:“不要和她报一样的,暴力死了。”青词“切”了一声,说:“这可以维护自身的权益,你懂不懂?”“比起揍活人,我更喜欢剖死人。”阿昀说完,诡异的笑了笑,阿词赶快吃完,便走了。她走后,阿昀便大笑起来,说道:“这胆子,哈哈哈哈。”下午,我又看到了他哥哥,他哥哥一脸冷漠,似在等人,看到出来的青词,我心下明了,他突然看下我,脸上的表情不清,总之就是阴沉沉的,我想着赶紧离开,突然,青词叫住我,走到我身边,说:“我们,等会要去社团,是吧。”一边说一边用眼睛暗示我,我一下就清楚了,回道:“是啊,赶快走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喔,那快点吧,老板,我们走了。”说完,她便拉着我快的走了,走到看不见那个老板的身影,她气喘吁吁的问:“你没事吧?”“没,没事。”“没事就好。”“问你一个问题哈?”“问吧。”“你,为什么这么怕那个阿昀的哥哥?”“我……”她一下就沉默了,然后说道:“嗐,我哪是怕他,只是不想和他一起而已。”她又说道:“都快到了我们社团门口了,要不,去报名练练,看你这么弱,不学点什么傍身,以后出了社会,怕是会挨打啊。”去“我……”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问:“兄弟,我们社团福利多多,很好的。”我笑了笑,回道:“暂时不去了,以后吧。”她似乎有点失落,泱泱道:“喔,好吧。”晚上,我给妈打了电话,她的声音似乎有点弱,我问她:“妈,最近身体还好吗?”她咳嗽了一会,说:“妈没事,小病,最近怎么样啊?”我笑了笑,回道:“好,一切都好,你要注意身体,别总是劳累。”“知道了,我只希望我的儿子啊,能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我会好好读书的,你也要照顾自己。”“知道了,好了,现在晚了,快睡觉吧。”“好的,妈,晚安。”说完妈便挂了电话,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却也不知其中。

    很快,国庆节就要到了,学校放了七天长假,在学校门口,我遇到了阿昀,他:“你这大包小包的,我来帮你吧。”“不,不用……”我还没说完他便从我手中接下了包,无奈,只能让他帮我拿到车站,路上,他问:“你家在哪里?”一时间,我生出了戏弄他一番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