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你错我错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将心比心
    外边的世界再灯红酒绿,海阔天空,也比不上家里温暖。博雅川在煮茶,岚志墨在收拾吃完火锅后留下的残局。留声机里放着苏梦莹和毛毛姐和凑的古琴曲子。

    岚志墨风趣幽默的语言让博雅川含在嘴里的茶水喷了一脸。两个人又嬉戏的大闹起来。笑得脸上的表情都累了,才坐下了安静会。

    他不许她在笑。

    她不许他在说。

    她把茶分给他,彼此一边茗茶一边各自在盘刚买来的手串。

    她想在这个时候给他说《分手》。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那一切的美好会淹没她的理智,爱情的力量让她一次次感觉自己白痴。她知道一段感情如果已经想到了分手,就不足珍惜。可是毕竟相处这么久了,那能说分手却又舍得。她也明白,很多时候,放不下的是自己而不是对方,是不甘心自己曾经付出的感情。人在恋爱中往往会比较感性,当感情出现问题时,她一直在冷静的思考,她知道在自己的心里是深爱对方的。她觉得不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而是他们的三观出现不一致化。这是他们两个拯救不了的,除非一个改变自己的三观价值。她一直有一个美好的想法,靠自己的真情感化他,慢慢的改变他。只是自己错了,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是和从小的成长过程以及教育分不开的。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深入探索一下内心,看看目前自己的委屈和尴尬。分手或在一起都是一个选择,这本身就在考验着彼此对关系的整合能力。重要的是自己可以现背后的内心驱动力,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什么关系是适合自己的?要彻底的理顺自己的感觉,或许自己会有力量来重心理解这个关系对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人性里有很多复杂的东西,不是非此即彼能就解释概括的。人是会有非分的念头涌在脑海,但又有一种怀旧和习惯的东西约束了一个人的欲望。当一个人还没有遇到真正合心意之人时,外界的诱惑还没有足够到你可以逃离投奔之时,你是不敢冒险重新开始另一段生活。爱情可以从心,婚姻却不能盲目,走不到一起或许是真的不合适。

    恋爱或许就是找到另一半缺失的自己。你爱的那个人,其实就是你不曾拥有的自己。为了让自己更完善,你会不自觉的寻找这样的人。于是两个人在相处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向对方靠近,互补性格上的缺失,填补心灵上的漏洞。这样的感情,或许才是恰到好处。

    岚志墨用手在博雅川面前来回滑动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在想你?”她不加任何思考的说

    “我不就在你眼前吗?在想怎么想?”

    “在眼前也想!”

    “傻丫头?”他把她抱在怀里。

    他总是在她心里脆弱的时候能给她带来温暖。她是个极其温柔的女人,并不像她的外表那么的坚强。或许正是他细微的内心观察到她这一点。

    他调转话头说:“你们董事长怎么样了,公司还有希望吗?”

    是啊,董事长怎么样了。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罗群最近不知怎么了也没有联系。她从他的怀里坐起来,罗群、赵勇、董事长的的电话都打不通。她说:“我们一起去董事长家看看吧?”

    “我一会有事,不能陪你去了。”

    “你有什么事?现在又不上班?”

    “志清姐茶店有事找我。”

    “那好,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去。”

    两个人说完就下楼,彼此嘱咐对方开车注意安全。

    董事长家的大门上用红漆写着欠债还钱,她敲了好长时间的门,没人答应。对门邻居说:“这家人搬走了,总有要债的敲门,这家女人都吓出心脏病了。”

    邻居肯定不知道董事长的夫人搬到哪里去了?

    博雅川坐在车里不知道去问谁。她想了想拨通了高倩倩的电话。她想让高倩倩来市里一趟,高倩倩说老公和婆婆管得紧,不允许出远门,要是有什么急事让博雅川到家里去找她。她了位置图给博雅川。

    博雅川没有给岚志墨说。她知道这种事就是他知道也不会和自己一块去的。她还知道他知道自己出远门不告诉他一定会给她吵架,顾不上这些了,目前她要知道董事长到底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

    高倩倩虽然是苏州人,她在本地工作久了,就嫁给了本市下县的一个包工头。高倩倩的婆家距市里五十多公里,一个小时就到了高倩倩的家,高倩倩和婆婆在门口接着博雅川。

    高倩倩家的房子真是霸气,楼上楼下五百多平方,客厅有六七十平,十几个房间。房里房外都是欧式风格。欧式大吊灯,欧式家具,那个气派。看那哪都很精致,就是觉得不知哪逊色了些。也许是农村条件再好卫生意识跟不上的原因。高倩倩知道博雅川喜欢喝茶就把她带到茶室,看来茶室很久没有人进来了,茶盘茶碗茶器干干的,上面还有一层浮土。高倩倩拿出去去洗,博雅川就用湿纸巾擦茶盘。所有的茶具用开水烫过后,高倩倩用心的给博雅川泡茶,她知道博雅川最爱喝的是银针。家里只有铁观音,博雅川说车里有,高倩倩就去车里取。

    高倩倩毕竟是苏州人,泡茶不比茶艺师差。她又是博雅川的助理,茶汤当然是博雅川最适合的。只是农村的纯净水差了些。

    博雅川望着茶室的衣服刺绣八骏图说:“这是你绣的吗?”

    “大部分是婆婆绣的,有一小部分是我绣的。”

    “你不准备上班了,就在家里绣这个?”

    “婆婆说家里的媳妇是不准上班的,怕邻居们笑话家里的男人没本事。还说现在的网络这么达,女孩子出去上班会学坏的。”

    “你就那么听话,一个大学生就这么在家坐着。”

    “不听话就离婚呗?现在农村娶个媳妇盖房、买车、财礼、婚礼等等一套下来差不多一百万呢,哪敢放媳妇出去工作。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认命。况且我们家条件不是很好,一对双胞胎弟弟还在上学。”

    高倩倩的老公公和老公听说高倩倩之前的领导来了,就提前下班从工地回来。老公公和博雅川打过招呼后就去村里村长家帮忙,村长家的儿子结婚。高倩倩的老公一边陪博雅川喝茶一边打电话在饭店定晚餐。

    博雅川说不吃晚餐了,天就要黑了,还要赶回去呢。

    高倩倩说就算她放博雅川走婆婆也不会放的,家里又不是没有地方住,晚上可以好好说会话。

    盛情难却,客随主便。她也很久没有在村子里住过了。

    博雅川说想吃家里煮的饭。

    高倩倩说第一次来家里,怎么能让你吃粗茶淡饭。执意出去吃。

    农村的饭店是比较简陋的,卫生条件也很差。高倩倩用纸把凳子擦了一遍又一遍才让博雅川坐下。

    外面响起:哧——洞踏——噼噼啪啪的声音。

    高倩倩说是村长家儿子结婚放烟花,问博雅川要不要去看看。博雅川说不去了,村子里那么多人,看到我这个外来人又该问长问短的。

    烟花声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高倩倩说最少也得有三四万块钱的烟火,都是村民送的。

    “现在不是不让大操大办吗?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现在村子里不是有扶贫干部吗”博雅川问

    “他是村长,县政府的人都让他三分。何况是扶贫驻村干部。”高倩倩老公说

    高倩倩老公说到这上劲了,好像对扶贫驻村干部非常不满。他接着说:“什么扶贫干部,每个村庄驻村干部三个,就留一个在村子里值班,一个月在村子里住不了几天。上边的政策让他们刷脸考勤,他们不知下载了一个什么软件,在全国各地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刷脸考勤。在村子里无所事时,造假表。唯一的任务就是迎接上边的检查。”

    博雅川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上边的政策是好的,到下边就变质了。这是社会问题,会慢慢得到解决的。”

    高倩倩示意老公不要说村子里这些叽叽怪怪的事,换一个其它的话题。

    高倩倩的老公和博雅川相互笑笑。

    刚出饭店门口,看见一辆执法车向村子里走去。

    高倩倩的老公说前天村子里一位老者去世安葬,在墓地烧纸被卫星探测到了,现在不是环保抓得紧吗,不允许焚烧任何有烟物质。今天可能是来抓人的。

    “那——村长家放烟火?”

    “人与人是不同的。明天我陪你们两个一起去看你们董事长吧,村子里的路我比较熟。”高倩倩老公说

    “那辛苦你了?”博雅川说

    岚志墨打来电话说去家里了没人,车也不在家。博雅川说回老家了。岚志墨得理不让人的说是不是老毛病又了,打着回老家的旗号和别人约会。高倩倩和她老公都在,博雅川不知道怎么和岚志墨解释就把手机关了静音。

    高倩倩把她新婚的被褥给博雅川铺好,又拿了几本书给博雅川。

    博雅川睡不着,也无心看书。她望着窗外的月色,手机上岚志墨无数个未接电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时候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

    高倩倩的婆婆特意在院里的灶台用劈柴熬粥,一股浓香的米香味在院里缭绕。博雅川为这一家人的热情感动着。

    大街上有一百辆汽车排成长龙,是村长家迎亲的车。高倩倩老公说中午的喜宴最少也得有一千多口人吃饭。还大的场面,博雅川平生第一次看到着阵势。现在正在打击铺张浪费,倡导勤俭节约,这村长真够横的。

    高倩倩虽然和赵勇一起去看过董事长,但乡村的道路弯曲奇叉,很难能清洗的记住路线。高倩倩描述了半天,她老公也没有构思出目标。

    要不然就先去找罗群,罗群肯定是知道的。

    罗群再一次失火事件中,为了拯救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被烧的面目全非,全身帮着白纱带,只漏着两只紧闭着的眼睛。他已经昏迷六天了。

    博雅川和高倩倩站在重症监护室外望着罗群,博雅川在心里喊着罗群的名字,祈祷他一定要坚强,撑过去这一关,她还想和他一起去旅行呢。

    高倩倩也在祈求上帝保佑罗群快点醒过来。

    罗群好像在梦里听到了博雅川在喊自己的名字,就用力的想睁开眼睛。他的眼睛疲惫的眨巴了几下,才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博雅川惊奇的喊:“罗群醒了,罗群醒了!”

    医生说罗群的内部器官已经无碍了,下一步就是治疗皮外伤。但是亲人和家属还是不能进去的。

    罗群的父母和妻子都哭了。高倩倩在安慰他们。

    博雅川用深切的目光看着罗群,告诉他一定要坚强,配合医生的治疗,不久就会好起来。罗群的眼睛里露出了笑容,示意博雅川去忙吧,他是好样的。

    从医院出来,博雅川在车里坐了好一会,等从看到罗群的情绪中慢慢的回复过来,高倩倩的老公才按照高倩倩模糊的路线去找董事长。

    迷迷糊糊的还真找到了董事长所在的院子,两间简易房屋门紧闭着。隔着窗户看到,屋里一张单人床上放着一双被子,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北风呼呼的刮着,更显得这里的凄凉。

    菜园子里的菜干吧在地上,一些菜果拖在瓤子上缩成一个小团。看来董事长离开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高倩倩用一根棍子敲着菜果,自言自语的说:“董事长能去哪里呢?”

    董事长到底去了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