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冠盖锦华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生机为谁出
    徐萍儿自然也留意到沈怀越对朱佩的态度,很是满意自己的筹谋。

    谢锦看着徐萍儿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吴掌柜带来的首饰头面,心生一计。

    “徐姑娘,我看这织云点翠钗不错,和银云锦级配,你要不要试试。”谢锦难得温柔的对着徐萍儿说道。

    “锦儿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徐萍儿受宠若惊的说道。

    点翠工艺难得,价值不菲,不是人人都能享用的起的。

    谢锦若愿意相送,她自然求之不得。

    “我帮你带。”谢锦眼带深意的微笑着。

    “有劳锦儿了。”徐萍儿开心的将云鬓伸出。

    “啊~”徐萍儿突然轻叫了一声。

    “突然没拿稳,徐小姐你没事吧。”谢锦装作担心的说道。

    谢锦突然没拿稳织云点翠钗,不小心将钗滑落,在徐萍儿的手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哎呀,我太不小心了,徐小姐你不会怪我吧。”谢锦故作可怜的说道:“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徐小姐你相信我。”

    徐萍儿:“……”

    看着谢锦用着自己管用的伎俩,徐萍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难道她还能与谢锦识破脸不成,那金钗尖细,虽然划了一道口子,但是看着却只是小小的一条。

    若是计较,倒是显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不知会不会留下疤痕,徐萍儿有些担心。

    “墨韵,快去把宫里送来的生机散拿来。徐姑娘身娇肉贵,若是留下疤痕便不好了。”谢锦着急的说道。

    “是。”墨韵领命离去。

    谢老太君本想发难谢锦,但是听到生机散几个字便顿了下来。

    “生机散?”谢老太君疑惑,难道就是那千金难求,生机活血的外伤良药,宫内一宫主位娘娘才能用的上的良药啊。

    谢锦用话解了谢老太君和徐萍儿心中的疑惑。

    “徐姑娘,你放心,这生机散是太后娘娘赐下来的,用来治外伤最好。绝对不留疤痕,便是已经留下的疤痕也能消去的几乎不见。我平日里爱耍些刀枪剑戟,难免磕碰却都没有疤痕全靠着生机散。”

    谢锦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一旁。主仆多年,她自然认得那眼底压抑的渴望。

    这东西,可不止徐萍儿一人想要的宝物了。

    “锦儿,我怎么会怪你呢。这点小伤,还让你费神了。”徐萍儿听到生机散之后,眼神也亮了起来。

    听说这东西,不光是祛疤疗伤的神药,若是没事敷在脸上也是可以滋养容颜的。

    墨韵来后,谢锦将一大罐子生机散塞到徐萍儿手里说道:“徐姑娘,怪我莽撞,伤了你。这是我手上所有的生机散,足够疗养半脸大的伤痕,你好生将养着,这手定不会留下疤痕。”

    而傅氏看见谢锦如此坦荡,也觉得自己的忧心是多虑了。

    “锦儿你说的哪里话,我们姐妹,我怎会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徐萍儿一把接过谢锦递来的生机散,一边笑着说道。

    银云锦,织云点翠钗,生机散,今夜她真是收获甚丰啊。

    手小小的一道口子,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谢锦看着开心的徐萍儿,心中微扬:这几样礼物,希望徐萍儿受的起才好。

    匹夫无罪,怀玉其罪这个道理,怕是徐萍儿不懂。

    …………

    翌日,宫学,菡萏学院

    赵若云拿着赵芊芊抄好的文墨交给了钱夫子,心中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终于是休暮日前的最后一堂算学课了。

    这些日子可是苦了她了。

    而谢锦默默的注视着赵芊芊,她虽然依旧那么温柔和顺,却暗自多了许多不易察觉的神采。

    一个人找到了心之所好,果然可以熠熠生辉。

    今日剩下一堂课是乐。为众人授课的是琴夫子,她是宫中司乐之首,为宫中所有歌舞宴会编排曲目,技艺精湛。

    师从曾经的国乐太首白家,自从白家败落之后,论琴技,无人能与之匹敌。论情痴,也无人能与她匹敌。

    琴夫子如今的夫君,大理寺卿箫睿言与曾经白家的嫡女白云霓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然后当今圣上彻查曾经先帝亲征那场战乱罪证时发现许多朝臣通敌卖国,白家家主便是一个。

    白家男男女女,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为奴的为奴。

    白家嫡女白云霓早已一条白绫使自己免受屈辱。

    留下箫睿言伤心不已,不仅缠绵病榻,更是放言不娶。

    琴夫子也是同箫睿言和白云霓一起长大的好友。心中虽然爱慕箫睿言,但是也对与闺中好友存在婚约的他君子之交。

    白云霓去后,箫睿言伤心不已。琴夫子不在乎流言蜚语,便自请去照顾箫睿言。与他弹琴吹箫,陪他走出伤心。

    最后琴夫子熬成了老姑娘,却也熬来了箫睿言的感动。

    二人最终结成连理,二人不仅过的相敬如宾,箫睿言更是不纳偏房。

    让原本嘲笑琴夫子的女人嫉妒不已,也让琴夫子的痴情传为佳话。

    琴夫子与众人互相见礼之后,便缓缓开口:“乐之精妙,独奏虽美,合之惊叹。往日里都是在这学堂里教学。难得天凉,清爽的很。我将你们的课与麒麟学院同级的放在一起。取了你们最顺手的乐器和我来吧。”

    众人听完,纷纷起身,开心不已。

    都是年少心性,自然是喜欢户外多过学堂,更何况如今又没有了毒辣的日头。

    更何况极为皇子王孙高年级居多。

    众女兴致勃勃的挑选着乐器,以琴筝最多。

    既然去见皇子,自然是要选个不是淑女风范的乐器。

    若是前世,谢锦或许会抱一把古琴,今世却只拿了一个朴素的竹笛。

    王晗月怀抱焦尾古琴,傅南芷一把九霄环佩琵琶,徐萍儿一把精巧的古筝,赵芊芊选了箜篌,赵若云是二胡,而孙思妙更为奇妙的选了一把唢呐。

    走到琴夫子选好的场地,一众麒麟学院的学子,早已在屏风的另一端等候。

    两院学子隔着屏风相互行礼,各自落座后,琴夫子开口说道:

    “今日课分两场,第一场为班比,第二场为合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