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回眸一笑君心动 > 章节目录 第89章遇险
    花浅夏在一个四面来车都极少的路口处停了一下,抬眼朝四处一阵观望,终于看到了她想要找的那家药店

    她重新踩动了脚踏板,准备加快度朝目标前进。却在这时,只听身后一阵“轰轰”的动机声,像是有人在这附近开机车飙风。

    她下意识的往路旁靠去,试图远离那些呼啸而来的机车。

    可是突然,她感觉身后有人用力的将自己猛推一把,她一个不注意,车头也没扶稳,就这样连人带车的摔在地上!

    “啊!”她一声痛呼,捂着自己的膝盖,好像被擦破了一层皮!

    然而就算撞人了,那些机车也并没有因此逃之夭夭,反而在花浅夏身边围了一圈,故意将动机的声音开到最大,喷出的尾气也足以让花浅夏呛了好半天都无法正常呼吸!

    “你们是什么人!”她猛地摘下口罩,恶狠狠的盯着他们,看来是来者不善。

    为的少年得意的将那头盔摘下,单手抱着,微微俯身对她问了句:“怎么小妞,不记得本爷了?”

    花浅夏拼命回想,这五少年一人骑着一辆机车,每人穿的都还是花衬衫和牛仔裤。而同她说话的那家伙,左耳上还戴着个闪亮亮的金耳钉,可那款式真是要多老土有多老土,怎么看都不像他这个年纪应该戴的。

    “你们是谁!我不记得你!”她实在没印象,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帮人!

    那为少年一听哼了一鼻子,从车上走下直接就拎起还跌坐在地上的她的衣领。

    “不记得?看来你忘性还真大啊!那本爷今天就给你个痛快点的教训!让你好好记得本爷!”说罢,他身旁的其他四个不良少年也纷纷从机车上走了下来,摩拳擦掌的似乎正打算大干一场。

    花浅夏心中敲着危险的警钟!

    不好,这群人明显是来挑事的!于是,她即刻抬起右腿朝拎着她衣领的那少年胯下猛的踢去!

    “啊!”的一声痛呼,那少年大意的吃了她这一脚,捂着裆部将她狠狠的甩了开去!

    花浅夏一得机会赶紧弃车而逃,而另外的那几个少年便重新跨上了机车,也冲着她逃跑的方向猛地追去!

    怎么办?

    他们骑的是机车,她两条腿肯定跑不快啊!

    就在她还犹豫着往哪个狭窄的地方躲时,突觉身后一阵刺痛,从背脊到大脑仿佛传来一道强烈的电流!下一瞬,她已完全没了意识,眼前,哗然黑了……

    “老大,看这妞的手机还挺高级呢!”

    “应该能卖好价钱吧?”

    “有钱人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样啊!”

    “咦,有人来信息了。”

    花浅夏头很晕,迷糊中,似乎听到了周围有人在说话。

    她在哪里?好像已经不在街上,而身下躺的地方却好冰凉。

    “是用指纹解锁的,把那妞的手指借来按一按。”

    花浅夏还没完全清醒,就感觉自己的手指被人捉去了。

    “老大真聪明,连这种指纹解锁的功能都懂啊!”

    那人用花浅夏的大拇指顺利解开了手机锁,然后非常好奇的去点开某条刚刚来的信息。

    “‘你不用道歉,你用手我用嘴,我们也算是两清了。’。哈哈,什么话那么肉麻,应该是男朋友来的吧?”那人张口读着信息,还不停的在那嘲笑一番。

    果然,其他人听完那话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甚至有人提议对来信息的家伙恶作剧一番。

    “将那妞衣服脱了给他。”

    “切,说不定他自己都脱了这妞好多次,我们应该玩点其他的。”

    于是,拿手机的那人身子靠近了花浅夏,再点了手机qq上的拍摄功能,选择了自拍。“咔嚓”一声,他紧挨着花浅夏身体的相片就这样了出去。

    “傻帽!你不在自己脸上打马赛克,就直接这样出去了?”另外一个人拍了那人一掌,“要是这张相片被人拿去告你,你他妈就等着被抓吧!”

    被骂的那人猛地被拍醒,挠了挠脑袋,担心的问:“那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撤回消息啊!傻!”

    圣丽斯高中的校长办公室内,此时,皇甫杉正在参加着一个远程的视频会议。

    突然,手机收到了一条qq信息,头像显示的是花浅夏。

    那是一张传来的图片。

    他迅的打开预览,下一秒,他的呼吸瞬间屏住!

    “喂,是我,杉!赶紧帮我查下一个手机定位……”

    皇甫杉一边拨着电话,一边快的冲下楼梯。打完一个,还不忘再打一个给安文泽。

    “泽,花花是不是没在体育馆。”

    接电话的时候,安文泽刚刚做完一项体能测试。他抹了把汗,朝四周看了看。

    “是没在,教练让她去买医药用品了,不知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

    皇甫杉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响,从没有过的危险信号在心中猛地亮起,脸色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

    “你马上报警!先不要惊动社里的人,我一会个定位给你。警察一到你马上跟过去……”

    交代完毕,皇甫杉已经骑着校门口停放的自行车,飞野似的朝那个目的地冲了过去!

    花浅夏,你千万不能有事!

    “噗”的一声,冰凉的一桶水从她的头顶泼了下来!她全身一个寒颤,猛的就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一间只有门口有光的屋子,四周都是堆起的杂乱的物件,这似乎是一个仓库,一个被人弃用了许久的仓库。

    凤岭这片富人区怎么会有这么个破烂的地方呢?她怀疑自己已经被他们带到了另一个城区。

    后背还残留着被电流袭击过的酸麻,该死的这帮家伙居然敢用电棒对付她!

    “眼神还挺厉害嘛!小妞!”

    又是那个一开始和她说话的不良少年,剃得略短的头在前额还故意斜了一撇。土气的金耳钉在头顶晃动的吊灯下一闪一闪,刺目得让人恨不得把他的耳朵给生生扯下!

    花浅夏先看了看自己,原来她躺在一块用废铁皮拼成的床板上,身上的运动外衣被扯开了几颗扣子,隐隐露出了里面低胸的吊带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