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四度樱花誓 > 章节目录 089
    他们表演的是《长相思》啊。

    琴音流转着,慢慢开始变得热烈。林淇浚捕捉到这个信息,很快就以麦西可尼娅为支点,他双手撑着她的肩一跃而上。

    漂亮干净的身影在空中完成了旋转,女生里面出一阵尖叫声,不过还没有完。

    林淇浚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扇子,他打开来在空中滑动,充当着剑的角色。麦西可尼娅也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剑,紧紧握在手里。

    与麦西可尼娅对视着转身,两个人往中间靠近,不停的变换着优美的舞姿。

    琴声婉转,他们俩人找好了时间点一下子的转身,最后两个人都伸出一只手来搭着对方的手,他们的手紧紧的握着,像是守护着故事中男女主至死不渝的爱情。

    忽然间俩人分别一个左侧旋转成功的拉开了距离,都迈开第三步的时候又握紧了手中的东西转身而看向对方,像极了刀剑相向因爱生恨的男女主。

    麦西可尼娅手里面是剑,林淇浚手里是扇。故事展到高潮,琴声往上提,却没想到两人都用侧身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最后,两人肢体接触的越来越多。两人的舞姿,同时变换。虽然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但是恰好每次都有一个点能互相牵制住。

    琴声戛然而止,只见红毯上的俩人林淇浚右手扶着麦西可尼娅的腰,左手扶着她的脑袋,连他自己也微微俯身,像是在痛苦中挣扎的恋人。

    一反往日的姿态,他们这次的编舞不像曾经的那样温柔细腻,行云流水。而是豪迈大气,优雅炽烈。他们的爱便是如此的炽烈。

    曲毕,林淇浚和麦西可尼娅都慢慢起身,那边盘腿而坐的林韶雨也慢慢起身,三个人走到红毯的最中间,同一时间弯了个九十度的腰,人群中的掌声爆出来,这是对他们的肯定。

    “好,真好!”跑道阶梯上观看文体艺术节开幕式的领导突然从人群里面起身。嗯,这个她认识,是校长。

    人群里面各种昵称乱喊的人,明显少了好多。估计妆化的太精致,没有被认出来吧?不过,惧怕校领导这一点也能说得通。

    三个人慢慢的向右转,远处袭来一阵强风,另外两个人还好,可林韶雨被吹动了白色面纱,侧脸完整的露出来,被旁边一小部分的人看到。

    “哇,女神呐!”有一个人说。那个人没有认出来她是谁。

    林韶雨感觉那边有人盯着自己的目光,太炽热。她收了收视线往那边看过去,原来啊,看着自己的是三班男生最前列的赵季凯。

    原来他早就认出自己是谁了。

    目光停顿了一两秒,最后是旁边的林淇浚拉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三人一同离去。他们的表演无疑是今天最好看的压轴大戏。

    人群众女女生还在疯狂的讨论尖叫。刚才谁都不知道那三个人是谁,而且他们更不知道的是,其中的蓝衣少年是学校里面最年轻的老师。

    他们在四百米塑胶跑道上从侧面往草坪上走。小领导念着往日总是能见到的红色单子:“2o19年,朝气蓬勃的一年。在现在属于我们的秋天里,我们要共同欢庆我们的节日。我宣布,文体艺术节正式开始。”

    刚才风华绝代的表演背刻在每个人的脑子里,不论是红衣蓝衣还是白衣,都是学校里面挑不出找不到千里挑一的好身材,好脸蛋,好风采。

    欢呼声淹没了整个操场,这里瞬间成为了学生的娱乐场所。他们忘记心中的苦难悲伤,嘶哑的大声吼着,像是在宣泄心中被困已久的魔兽。

    这是属于他们的节日。

    轮流换了一遍校领导讲话,各种各样的政委,讲了一堆,他们觉得是废话的东西,最后才结束了开幕式。

    大概是校长才刚刚说完:“同学们回教室吧!”这几个字的时候,人群就随着爆出来的尖叫涌向了教室。按照往常的规矩,他们换了自己平日的校服就能在操场上奔驰了。

    况且文体艺术节,有“文”,当然有“体”了。

    曾经的文体艺术节,可是办得风风火火的呢。每年最热闹的就是在这四百米的塑料跑道上吧。

    之前班级里面就拿过来张单子,上面有好多好多的项目,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铅球,立定跳远……这令人震撼的是,今年还专门加了四百米接力赛。

    确实足够振奋人心。其他的还有足球赛,篮球赛,排球赛。不过可惜了,林韶雨什么都没有报。因为那些项目对她来说都好可怕,没有一个是擅长的。

    所以她还是好好的观看别人比赛吧。

    学校里面今天特意开放了小卖铺,可以尽情的买买买。值得庆祝的是班主任可以组织学生代表,去校门外买东西,比如说学校没有的――冰棍。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林老师总是给他们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说,下午四点之前的四百米接力赛到来之前,他一个人去扛了两箱冰棍,还有两箱冰激凌。

    然后他跟他亲爱的学生们说,这是免费请大家吃的。紧接着箱子里面瞬间就空了,他买的是绝对多的,平均分配的话足够了。所以一定有人多拿了,才导致不够。

    不过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这个没有拿到的人是林韶雨。

    女孩子都爱吃甜食,同时也非常爱吃冷饮,比如说草莓味的冰激凌。所以她们一点都不喜欢听见男生说:肚子疼的话,喝点热水吧!那这哥们一定是找打的节奏。

    所以他才去特地买了草莓味的冰激凌,不然的话,扛四箱冰棍回来,这得有多省事儿。不过现在,别人都在吃着,林韶雨却闲着坐在四百米跑道最外圈的白色石头上。

    这倒是让他一阵心酸。怎么被人欺负成这样?

    “你没有拿到吗?”林淇浚问。

    林韶雨看了他一眼,然后严肃的点点头。林淇浚相信,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会郑重地看女孩现在的表情。

    她的表情明明是在说“不是。”意思是说她不是没有拿到。不过却被林淇浚解读成了“对,没有,我没有拿到。”然后就悲剧了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林淇浚认真的说。

    林韶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她在他的心里,像是冰淇淋。抵挡了夏日的炎热,融化了冬日的寒冰。

    他在她的心里,像是小太阳。没有夏天那么炽热,不像冬日那么凄凉。

    小太阳和冰淇淋在一起的话,融化的会很慢,也会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