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拍摄指南 > 章节目录 P①8んΟм 你连给我暖床的资格都不够
    乔桥算了算,她现在能去的地方还真不少。

    但能去的地方多,不代表她就想去。比如秦瑞成家乔桥想起都觉得屁股痛,要住的话就是痛上加痛。宋导那里当然也可以,但乔桥怕自己一待就不愿意走了,宋祁言宠起人来真能把人溺死。

    不过wawa正在重组,百废待兴,还是暂时不要去烦他了。

    基地嘛,不论程修在不在,陈羽华一定会欢迎她,可她才刚害得程修降级,暗地里还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她不想给程修惹麻烦。

    至于梁季泽

    乔桥翻个白眼,就算地球爆炸,只剩下梁季泽家一栋房子,她也会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半步都不会走进去!

    发了会儿呆,手机突然接到一条陌生人短信,上面只有两个字:饿了。

    乔桥无奈,她差点忘了还要照顾一位巨婴!

    早餐还算好打发,乔桥下了一碗阳春面,又埋了个蛋撒上一层葱花,闻着倒是挺香,虽然男人的评价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

    洗了碗她还要打扫卫生,收拾家务。好在她的雇主虽然挑剔,却并不邋遢。家里的居住痕迹很少,她只需要扫地拖地,外加整理一下摆放的杂物就可以了。

    打扫到厨房的时候,发现昨天被她糟蹋空了的冰箱里又塞满了各式各样珍贵稀缺的食材,简白悠绝不是个会操心柴米油盐的人,说明除她之外,还有别的人在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想想也是要是全赖她照顾的话,简白悠的生活水平早掉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不过既然有人洒扫清洁,他干嘛还要找她呢?一时兴起还是乔桥甩甩头,不白费力气去想了,简白悠在她眼里比梁季泽还危险,梁季泽的想法她尚且揣摩不到,又何必去揣测简白悠呢。

    反正埋头苦干总没错。

    这么想着,做饭的热情也高涨起来,她取出几段莲藕,继续练习昨天没弄完的莲藕骨汤。也不知道是不是量变引起了质变,在冰箱里仅剩最后一截莲藕的时候她突然领悟了诀窍,做出了一锅香气扑鼻的汤。

    简白悠这次总算没说难吃,但也没有表态,只是懒洋洋地喝了几勺就放下了。

    大进步!

    乔桥心内窃喜,因为之前他都是尝一小口就皱着眉放下,多喝说明她这锅做得还不错。

    她明显的眉飞色舞被简白悠看了出来,男人食指和拇指捏着勺柄,轻轻在汤里搅了搅:“肉太腥。”

    乔桥还是乐呵呵地傻笑:“我会努力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

    下午的课可上可不上,乔桥侧耳听了听,楼上没有动静传来,大概简白悠不去了。

    他不去乔桥也有点犯懒,干脆厚着脸皮拜托朱妍帮她请个假,毕竟她可没有简白悠的特权待遇,还是得应付一下点名的。

    简白悠平时住在楼上,除了一日三餐很少下楼,也不知道在上面忙什么,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晚上是经过再次改进的莲藕骨汤,调整了配料的比例,既能激发出食材本身的香气又不至于肉腥味太重,简白悠也破天荒地喝了一碗,喜得乔桥刷锅都在哼歌。

    收拾完厨房,她才有空拿出手机,看一下最新的进展。

    发酵了一天一夜,剧本抄袭事件闹得越来越大,白杨最开始以为靠删评就能把热度压下去,结果适得其反,惹怒了一批推崇小众电影的人。这帮人数量不多但战斗力极强,个个靠笔杆子吃饭,白杨的粉丝被骂得不敢冒头,再加上这事确实不占理,局面开始向另一个方向倾斜了。

    等到乔桥看的时候,白杨已经加急发了个声明,意思是网上的一些言论他们注意到了,正在调查中,请网友们耐心等待。

    这种不痛不痒的声明点燃了新一轮怒火,网友当然不买账,反而认定白杨在包庇,连着金思琪也被扒了,她不是编剧专业,以前也从未有过任何作品,这样一个人独自完成了一部高质量作品,怎么看都很可疑。

    此时金思琪的电话也打了进来,乔桥熟练地挂断。

    这是她打来的第四十七个电话了。简白悠在楼上,乔桥呼吸都恨不得放轻再放轻,电话当然不能接,等下班以后再说吧。

    结果那边的人耐心告罄,居然发了条短信过来:“乔桥,你有种别回宿舍。”

    咦。看这个口气,是不想解决啊。

    乔桥无所谓地收起手机,反正她今晚也没打算回去,那就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等等,她一天光顾着做饭了,还没想好去哪儿睡呢。都这个点了,校门也出不去,好像只剩最后一个选项了?

    乔桥目光复杂地看了看客厅的沙发,够大,也够软,应该挺舒服吧?

    不过,总觉得自己最后会睡地毯。

    好在他家的地毯也很柔软就是了。

    乔桥不敢上楼跟简白悠商量,就想等他下楼时提出来,结果男人迟迟不下楼,她也只能抱着膝盖坐在地毯上等,等得都要睡着了,才听到楼梯的响动,连忙揉揉眼睛,强打精神站起来。

    简白悠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也只简单地穿了一件浴衣,这种垂坠感十足的面料把他的身材衬得非常瘦削,锁骨被高温蒸出浅浅的一道红色,雪白的肌肤从领口处露出来,湿气氤氲,颜值攻击力直线攀升,濒临爆表。

    他见到乔桥略有些意外,挑眉道:“怎么了?”

    乔桥晃了差不多十秒才回神,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起码日常跟简白悠对话不成问题,可谁料到这家伙的美貌还会翻倍,还能吃buff,他看过来的一瞬间乔桥甚至有了种地老天荒的错觉。

    啊,要是能一辈子被他这样看着就好了。

    呸!脑子你他妈在想啥!

    “我、我今晚能不能睡在这里?”乔桥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当然,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提议,不行的话我马上离开。”

    哪知简白悠很好说话:“可以,上来吧。”

    上、上来???

    乔桥吓得面无人色,连连摆手:“我不用睡床的,睡地上就可以,绝对不打扰你!”

    简白悠一笑。

    乔桥头皮都麻了,哆哆嗦嗦地抓起自己的包:“我我我我还是回去了,谢谢简先生的好意。”

    她才往门口走了几步,就被简白悠低沉的一声站住吓得身上一抖,本能地定住不敢动了。

    “上来帮我吹头发。”

    简白悠说完,径自回房了。乔桥半晌才顺过来这口气,心脏兀自怦怦乱跳着。

    只是吹头发啊吓死她了。

    用肥皂仔细洗干净手,连指缝都不放过,又用纸巾擦干所有水珠,确保手部洁净干燥。做好这一切准备工作后,乔桥才放轻脚步,顺着楼梯上到二楼。

    二楼的布局跟一楼差不多,只是光线暗一些,只有一扇门里亮着灯,乔桥知道那就是简白悠的卧室。

    简白悠正在看书,整个人看起来恬静又无害,就像一位养尊处优的少爷,理所当然地享受所有人的侍奉。

    乔桥拿起吹风机,轻手轻脚地捧起他一缕发丝,调好温度和风速,慢慢吹着。

    一边吹,她一边偷眼打量房间里的摆设。不过这屋子也没什么特殊的,风格跟楼下差不多,只是墙上挂着几张相框,隔得远看不清面容,不过轮廓像个年轻女人。

    有点怪异。

    收敛不必要的心思,乔桥专心致志地给简白悠吹着,他的头发偏细软,还带一点微微的弧度,手感也非常好,摸起来让人舍不得放手。

    恋恋不舍地吹完,刚放下吹风机准备退下,简白悠头也不抬道:“你睡这里。”

    乔桥石化了,裂了,碎一地了。

    “什、什么?!”

    简白悠没说话,他伸手拽住了乔桥的手腕,将她拉进了怀里。

    刚接触到那微凉的胸膛,乔桥就像弹簧一样噌地跳了起来,飞速后退并紧贴墙壁,牙齿上下打战:“你你你你我我我我”

    语言功能都被刚才那一拉吓没了。

    “早就想试试了。”简白悠倒也不生气,猫捉老鼠似的悠闲,“你的过人之处。”

    “什什什么过人之处?”

    “床上。”他大大方方地吐出那两个字,“程修迷恋你肯定是有原因的。”

    !

    乔桥脑子里飘过一串脏话,你想知道你问他去啊,你折腾我干嘛!

    她茫然失措地站着,眼前这个玻璃水晶一样的人突然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碰你吧?”

    简白悠无奈地摇头:“他的品位真是”

    乔桥眨眨眼睛,心想什么意思,刚才那是逗我玩的吗?谢天谢地!

    “你下去吧。”男人眼角犹自带笑,“别怕,你连给我暖床的资格都不够。”

    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