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听锦 > 章节目录 077
    咕

    就在思锦还在思考如何回话的时候,肚子不合时宜的叫起。

    思锦立刻低头,细眉微蹙。

    陆远轻笑:“一天没吃了,终于知道饿了?”

    思锦没有回答。

    陆远微叹,拉着思锦的手,柔声问:“吃点东西?”

    她还是静静地,靠在陆远怀中,任他轻抚。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小龙虾?炸串?牛蛙?砂锅鸡?海鲜面?慕斯蛋糕”

    陆远一连串的说了一堆小吃名,思锦听后,肚子的叫声越来越大。

    她靠在陆远胸膛上,蒙着头,蹭他。

    这个动作,像是小狗一样,亲近粘人。

    陆远所有的动作停止,身体也紧绷成一线。

    思锦这时喃喃道:“陆远,我想吃方便面了。”

    陆远一怔,低眸看着她,问:“怎么想吃这个?”

    思锦沉声道:“就是想了。”

    当时在小公寓,两人都很忙,就买了许多方便面。

    没时间下厨的时候,一人一袋,整个公寓都是味道,要很久才能散去。

    对于生活有点讲究的思锦来说,那种感觉并不算好,但她意外回念。

    陆远没有再问,他直接开灯,抱起了思锦。

    思锦惊吓住,下意识环上他的脖颈,问:“你干什么?”

    他如风一笑,齿如含贝:“抱你出去。”

    “在客厅等着,给你煮面。”

    他把思锦放在了餐桌椅上,然后走进了厨房。

    思锦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看着陆远。

    这个位置,她能清楚的看见他的一举一动,而她只能安静地坐着,因为陆远没有给她穿鞋的机会。

    思锦就这样蹲坐在椅子上,双手靠在膝盖上,纤细的小腿,白洁的玉足暴露在外。

    由于已是深夜,陆远只开了小灯,昏暗的灯光下,思锦的白腿更加醒目。

    陆远出来时,视线很明显在她的腿上滞留了数秒。

    但思锦这时意识焕然,没注意陆远的眼神,闻着面香味,饿意瞬间席卷。

    她端着碗大口吃着,吃着吃着,眼泪哗哗哗流下。

    陆远立刻抽了纸巾给她。

    思锦一边抹泪,一边问:“陆远,我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陆远看着她,带着笑意,肯定的回:“是。”

    思锦皱眉,狠狠嗅了嗅鼻涕,道:“我也不想,就是好压抑,压的我透不过气。”

    陆远这时拿了新的纸巾,一边给她擦脸,一边问:“不要紧的,思锦。”

    “我活的很好。”

    “啾啾也生活的很好。”

    “所以我这边一点都不要紧。”

    思锦心一颤,然后又眼泪哗哗,语气却是温怒:“就是你这样,我才更难受。”

    陆远无奈,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改口:“那你更宠宠我们?不要难受。把你觉得遗憾的东西都补回来?”

    思锦眨眼看了看他,又自言:“那我爸妈”

    “他们不同意,我们就拖着,拖到他们同意为止。”

    思锦再次瞪他:“你怎么能这样?”

    “谁让二选一,你不愿,放弃我们,你也不肯。”

    “那是我的错?”

    “不是,谢谢你,思锦。”他说着,又将她抱入怀中,顿了数秒,直接抱起。

    他们体型差大,他很轻松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不一会,思锦被他温柔的放回来床上,雪白的玉足落在浅色的床单。

    陆远看着这一幕,缓缓坐了下来,拿起思锦的脚靠在自己大腿上。

    他漫不经心地轻柔着她的脚,就这样静静坐着。

    思锦看着他,注视了一会,做了个决定:“陆远,我想回家了。”

    陆远这时抬眼看她,道:“好,明天送你回去。”

    思锦摇了摇头,起身爬了过来,往陆远身上靠了靠,四目相对道:“不,我自己回去,不然我们的事他们也要管。”

    “现在家里本来就够乱了。”

    陆远没有回答,又很自然的摸了摸思锦散乱的发丝,问:“什么时候回来。”

    思锦摇了摇头,已示不确定,继而亲了亲陆远的脸颊,对着他的耳轻声道:“我以后会开开心心的,你和啾啾在家好好等我回来。”

    陆远莞尔一笑,抱着她往床上一压,四目相对,没有多余的动作。

    “先好好睡觉。”他低声说着,有点命令的意味。

    思锦随即伸手推他,道:“我去刷牙。”

    陆远顺着思锦的动作起身,但在她要下床的时候,又握上了她的足。

    思锦诧异:“你干嘛?”

    “我去洗碗。”他视线对着她,莫名认真,在思锦不解时,蹲在来,俯身在她的足背上一吻。

    随后起身,去了厨房,清洗思锦吃下的餐具。

    思锦则在床上愣了一会,不禁摸了摸被陆远亲过的地方,脸上是莫名的神情,心里却是抑制不住地欢跳。

    第二天清早。

    思锦独自一人回了家。

    于红正在吃早饭,看到思锦回来,立刻走过来打量一番,念叨道:“你昨天去哪了?”

    “看到新闻,我和你爸爸担心的要死,去医院找你,主任说你请假了。”

    “去你住的地方,没人,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

    思锦料到于红会问她去处,低头道:“妈,我当时太害怕了,网上又那样骂我,我就去找心理医生聊聊。”

    于红皱眉,神情满满地不理解:“心理医生?什么大事要看心理医生?”

    “网上那些人就是闲的没事干,多管闲事。让你平时少看那些,都能看出精神病了?”

    于红一顿说教,思锦只是应声:“我知道了,妈!”

    “对了,那个杀人犯怎么样了?”

    于红不以为然:“能怎么样?被关押了。”

    “而且你爸昨天和魏医生家属联系过,他们也觉得这人必须死刑,不会再让他出不来,所以你别胆战心惊的,还去看心理医生!”

    “知道了,妈。”听到这个消息,思锦松了口气。

    陈建光这时走来,和蔼道:“孩子刚受了惊吓,就别再骂她了。”

    于红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什么孩子?快三十岁的人还孩子,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以后怎么过日子。”

    “让你赶紧找个老公,上次秦曜”

    思锦脸色顿暗:“妈,你提这事我就要生气了。”

    于红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建光立刻打断母女之间一触即发的气氛,道:“小锦,你不是有事和我说?”

    思锦立刻想起她回来要办的正事,对陈建光道:“爸爸,我去书房。”

    陈建光点头:“行。”

    他说着,和思锦一起走进书房。

    思锦从包里拿了一名片出来:“爸爸,这是陆远找的律师,他在这方面很行,他会告诉你,该和检察官说什么。”

    陈建光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的信息,自嘲一叹:“没想到现在,要靠他帮忙。”

    p18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