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觉醒
    然而。

    就在双膝都要触碰到地面时,他忽然用一只手撑住了地面,才阻止了右膝碰地的动作。

    这一幕顿时令玄明渊嗤笑出声来。

    他可真是……不管轮回了多少世,换了多少种皮囊,死不屈服这一点都没有改变!

    也正是这一点,害得他的禾儿不顾一切地与他陪葬!

    玄明渊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人,冷声说:“本尊一直在后悔,若当初没有放禾儿离开玄天神殿,是不是就不会遇到你,更不会开启之后的悲剧。”

    这句话传入那人的耳中,竟与那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记忆重合。

    这是玄明渊第二次诉说悔意。

    燕不虞却觉得头疼欲裂,两个元神不断冲撞,不断重合,谁都想占据主控权,谁都不愿认输。

    那种元神动荡的感觉,伴随着一阵阵强烈的呕吐感,折磨得他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但更让他痛苦的,是另一半元神传递来的记忆,以及强烈而又钻心的情感。

    令人心痛得几乎快要炸裂!

    墨衣男子痛苦的模样映入玄明渊的眸中,令其不禁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喃喃:“你也会痛吗,可本尊失去自己唯一的孩子,又何尝不痛?禾儿那个孩子本来很听我的话,可都是因为你……她自从认识了你以后,便变得六亲不认,忤逆亲父!”

    白发男子愤怒地幻出一柄金剑,上前一步,架在对方的脖子上:“如今那个听话的禾儿就要回来了,本尊绝不允许你再来破坏这一切!”

    说完,他便要用剑划破对方的脖子,谁知手腕刚要用力,剑身边被一只被黑雾缭绕的大手握住!

    “禾儿……”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紧接着便看见墨衣男子缓缓抬起头,用那双被紫光渲染的眼眸冷冷地仰视着他。

    “且不提她……玄明渊,把阿秋还给我!”

    后半句话,他几乎是用快要咬碎牙的力道挤出这句话的,眉心的那一抹不知何时浮现的红点,愈来愈亮,亮得快要燃烧起来。

    玄明渊刚要发怒,便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某个方向,暗道一声‘糟糕’,急忙提剑飞上云霄。

    燕不虞想要追上去,却被对方用短暂的结界封在原地。

    待结界解除后,那人早不知去了何处。

    ……

    与此同时。

    天外的某一处。

    蔚秋刚要去拿书架上的花瓶,就被眉心的灼热感刺痛得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像是一种契约,被封存在元神深处的契约,将她的元神和体内被温养的元神之间的联系掐断的契约!

    随着契约的粉碎,她眉心的那抹红点愈来愈亮。

    亮到引起了一旁修炼的小满辰。

    他急忙放下书,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抱着她的大腿询问:“娘亲,你怎么了?”

    可惜眼前的女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满脸痛苦地弯下腰来,口中不断喃喃着听不清的字眼。

    无数个画面在脑海中闪过,瞬间侵占了整个识海!

    就在这时,进入这个空间的门被人开启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这边靠近。

    而脚步声的主人,正是察觉到了异议的玄明渊。

    小满辰看到白发男子的一霎那,顿时惊喜地跑上前去,焦急地摇晃对方的衣摆:“玄爷爷,你快看看我娘亲,你快看看……”

    闻言,玄明渊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白衣女子。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与禾儿十分相似,但同时又参杂了一点蔚秋原本的气息。

    他不敢往糟糕的方向想,在小满辰的催促下走到女子身后。

    刚要伸手触碰对方的肩膀,眼前的白衣女子便缓缓回过头,抬眸看向身后的白发男子。

    记忆里的那个面孔,逐渐与眼前的白发男子重叠。

    可惜,前世最后看到的一幕,是这个人满目憎怒的样子,也是她最讨厌的样子。

    与他一般无二的金眸里泛着冷茫,令玄明渊的手一僵,到嘴边的话久久都未能说出口。

    还能说什么呢?

    她彻底醒了,什么都想起来了,再也无法用陌生人的眼睛看着他。

    白发男子悬在半空的右手缓缓握成拳,无力地放下,低叹道:“我本想着,在你快要苏醒的那一刻,抹去那些不好的记忆。”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不好的记忆?”

    蔚秋微微扬起冷笑,“那应该是您的吧?”

    说完,她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背脊挺得笔直,丝毫没有当年跪在他面前,痛哭乞求的卑微。

    玄明渊目光复杂地看着那熟悉的目光和陌生的脸庞,越看越困惑:“你……到底是禾儿,还是蔚秋?”

    禾儿的气息里,为何会掺杂蔚秋的气息?

    “我?”

    蔚秋抬手轻触眉心那点即将消失的红点,淡声道:“禾儿已死,就算元神归位,拥有全部的记忆,那也是前世的事了。”

    说完,她讥讽地笑问:“往事不可追,这句话,玄圣大帝难道没有听过吗?”

    可偏偏玄明渊想追逐的,就是那些早已消亡的东西。

    玄明渊紧紧握着双拳,沉默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话:“赫连虞为何会变成凡人,修炼成仙?”

    那个人突然恢复记忆,禾儿也紧跟着恢复了记忆,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

    “那是我们百万年前,便计划好的。”

    “计划?”

    “不错。”

    蔚秋看向不远处的男童,幽幽地陈述:“当年,我们用灵识秘密商议了一个计划。他死后,便将所有的魔气转移到自身一半的元神上,再封入刹月剑中。而另一半被洗去魔气的元神则投入轮回。”

    “但因为元神不完整,需要用漫长的时间,透支每一世的生命来填补元神的空缺。而这一世,应该就是阿虞的元神彻底被填满的一世,也是最像阿虞的一世。”

    “而我的一半元神也是如此,不断轮回,不断填补空缺。至于另一半,则是被我早早散在了星辰大海中,这样你就不会察觉我的元神缺失的异样,只会以为你找回来的元神不足而已。”

    听到最后这句话,玄明渊眉头狠狠一皱,问:“所以……你们早就料到我会去收集你的元神?”

    说完,便见眼前的女子笑了笑,默认了他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