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章 剑骨44
    明丰这个人只对美酒和剑道感兴趣,别的他都不在乎。这不望尘要在无极峰上常驻,明丰很大方地就同意了。

    “你招回来的人,你自己看着安置好。”丢下这句话,明丰就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看着明丰远去的身影,望尘笑笑:“你这位师父倒是有些意思,颇有一种逍遥仙的意味、”

    姜蝉笑笑:“您太委婉了,师父他平生最爱的就是美酒,人称酒剑仙,宗门长老们都担心他哪天醉死过去。”

    看了看无极峰的峰头,望尘挑挑眉:“我看那里不错,以后试练塔就安置在那里了。”

    姜蝉忙止住他的动作:“前辈,大家都知道这试练塔已经封存入地底了,您在无极峰上这么大咧咧地摆放出来,那是将咱们无极峰架在火上烤啊。”

    望尘好整以暇:“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变换下试练塔的外型,就算日后大家有疑问,我们也已经死不承认。”

    “鸡贼的丫头。”

    望尘虚空点了点姜蝉,下一刻试练塔就落座在无极峰的峰顶,看着格外地巍峨大气。它的外型和姜蝉之前见的已经全然不同,看着更加地光彩夺目。

    “之前看着不是这样的。”姜蝉的视线在塔顶扫了扫,目测这个高度似乎比剑宗的大殿还要高?

    “这才是试练塔的本来面目,我要是将试练塔的真实面目露出来,那些宗门会不会眼红?这看着就是好东西。”

    姜蝉无语地竖了竖拇指:“以后多了一个赏星观月的好地点了,不需要再眼馋剑宗的大殿了。”

    望尘也看了一眼塔顶,“你这丫头甚合我意,我也喜欢躺在塔顶看星星。”

    无极峰峰顶突然出现了一座这么巍峨的宝塔,当然瞒不过剑宗的老祖们。试练塔才刚刚安置好,明未、明志、明玉等老祖齐刷刷地都出现在了后山。

    至于明丰在交代了姜蝉之后,他根本就没有露面。

    “辛夷,这塔哪里来的?”明未定了定神,看着就笑地无比地和蔼可亲。

    姜蝉也笑嘻嘻:“我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师叔您信不信?”

    明未显然一口老血哽在心头:“你就是忽悠我你也找个好的理由,这一看就和试练塔差不离!你真当我眼瘸呢?”

    姜蝉依旧笑眯眯地:“不管它之前是什么,它现在是咱们剑宗的了,以后就是咱们剑宗的试练塔。”

    好吧,众人都懂了。

    明玉也乐了:“辛夷,我发现你果真是财运无敌,咱们剑宗里,估计就属你最富了,富得流油的那种。”

    明志也点头:“没错,你看看你们无极峰,这么多的灵植灵药的,这要是拿出去……”

    姜蝉装穷:“老祖们就爱拿我开玩笑,这些可都不能拿出去的,变换不了灵石的,所以弟子真的穷的很。”

    “不说了,不说了,你这鸡贼的丫头啊,走了。”

    确认了这座塔就是那座塔,大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纷纷转身离开。对于试练塔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以及以后还会不会离开,大家都没有过多地关注。

    “你的这些师叔们都不错。”众人离开,望尘又悄无声息地出现了,眼中闪过一丝赞叹。

    “剑宗是一个无比包容的宗门,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是苦修上来的,对于外在之物的需求没有那么的强烈,有当然欢喜,要是没有大家也不会觉得遗憾。”

    说到宗门,姜蝉的面色也柔和了许多。宗门和谐友爱,虽然看着穷了些,对弟子的资源倾斜少地可怜,但是这种温暖才是最让人留恋的。

    同门弟子之间也会有竞争,可那些都是良性的,几乎就没有出现过什么勾心斗角同门倾轧的事情,可以说别的宗门哪里有剑宗这么干净?

    当然,姜蝉猜测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家都穷,也没有什么利益让大家去争去抢的。

    若是剑宗一直都这样,他也不介意和剑宗合作一把,脑海里转着这些念头,望尘看了眼满山乱跳的草木之灵,忽然问了一句。

    “我的那棵悟道茶树呢?你将这些小东西都带出来了,我不相信你会放过那棵悟道茶树。”

    姜蝉一点都不亏心:“悟道茶树现在可不是您的了,它早就生出了灵识,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在剑宗的禁地,有老祖们看守着。”

    “说地也是,抽时间还是要去看看。”望尘叹了口气:“想当年,这棵悟道茶还是我亲手种下的,没想到沧海桑田,它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了,说来也不容易。”

    这信息量有点大啊,姜蝉试探着问了一句:“前辈,您今年多大了?”

    望尘轻飘飘地瞥了姜蝉一眼,那眼神中的意味很明显,姜蝉了然:“不问了,不问了还不成吗?”

    这一看就是老古董,那棵悟道茶树都有十几万年的树龄了,再联想到还是眼前这位种下的,这个年龄,不敢想不敢想啊。

    自打试练塔在无极峰峰头落户,当天晚上姜蝉就拎着明丰的酒登上了塔顶。塔顶有个小小的平台,望尘已经躺在那里,看着夜幕下的星空。

    姜蝉也不拘泥,在望尘的身边躺下,仰视着繁星无数:“还是这里舒坦啊,手可摘星辰一般。”

    闻到那股子酒香,望尘也有点意动,可惜他没有实体,注定和美酒无缘。

    “丫头人小口气倒是不小,手可摘星辰。”调侃了一句,望尘放空地看着天幕。

    一老一小相顾无言,只是沐浴在柔和的星光下,思绪不知道已经飞到了哪里。姜蝉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酒葫芦,运转起了星辰诀。

    星辰诀运转起来,牵引着一道道的星辉之力落到她的身上。望尘扭头看了她一眼,看姜蝉盯着天空,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望尘又扭过头嘀咕了一句,“古怪的功法,古怪的丫头。”

    姜蝉已经感觉不到外物,整个人的心神似乎全都被这满天的星辰吸引。她感觉自己似乎和这满天的星辰融为了一起,看着星辰的日月变迁,像是过去了很久,又好像仅仅是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