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一昭升仙 > 章节目录 第528章 如获至宝
    千里归来后不久,程昭昭便看到了街上捧着个丹炉笔直前行的少年人——栖迟。

    他神色有些呆滞,似乎在专注思考着什么,可行走之间并无阻滞,哪怕有人迎面就要撞上,他也能不偏不倚的避过。

    倒是对面修士回头看他,一脸莫名。

    不过当看到他手中金光灿灿的药王鼎时,程昭昭眉头一跳。

    这也太大胆了吧!

    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捧着出来,不怕被人发现?

    邶婕也注意到程昭昭的目光,道:“原来是等栖前辈。”

    “嗯。说好在青芒城见面的。”

    “咦,栖前辈也喜欢药王鼎吗?”说着邶婕一笑:“看来但凡是炼丹师,都逃不过药王鼎的诱惑。”

    见邶婕神色正常,丝毫不见惊讶程昭昭不由试探道:“他手里的可是药王鼎!”

    “哈哈,我也有啊。”说着邶婕手一挥,一个金光灿灿的丹炉就出现在她面前。

    她,她也有?

    “自从药王鼎再次现世之后,整个南境的炼丹师都沸腾了,都想一睹药王鼎真容。

    然后任宝阁里很快出现了药王鼎的传影符,以及这些仿制的药王鼎。

    那段时间,但凡是个炼丹师的,都争相购买,我也抢到了一个。这个品阶还不低,平时我怕也会拿来炼丹,只是这颜色太过耀眼,我不大喜欢。”

    原来如此,难怪栖迟这么捧着药王鼎,也没人多看一眼。

    真当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程昭昭打量这仿制的药王鼎,觉得它做的足以以假乱真,就连上面的那些极品灵石都和真的不差分毫,就是灵气稍微淡了些。

    “这很贵吧?”

    邶婕点头:“不瞒你说,买了这个,我有一段时间连养元丹都吃不起了,多亏了师兄师姐们接济,才度过了难关。”

    以她一个掌门夫人亲传弟子的家底,都一招打回了原形,那的确是够贵的。

    “不过,任宝阁是怎么拿到药王鼎传影符的?”

    她记得门派把药王鼎送回遂阳之后,遂阳可一直密封保管,连消息都没有传出,就是为了让鼎丹堂重获药王鼎消息一鸣惊人的。

    任宝阁……

    电光火石间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不过快的程昭昭来不及抓住。

    这时,厢房门就传来了响动。

    程昭昭挥开禁制,栖迟径自入内,来到她面前就道:“暗魔珠。”

    “栖迟你先坐下。”

    程昭昭给他倒了一杯茶,道:“先别急着炼丹,我这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闻言,栖迟虽有不耐,却也乖乖落座。

    程昭昭却知若此事给他暗魔珠,怕是连话都别想说了,他定转头就埋头炼丹了。

    “这些破锋丹是你炼的?”之前的瓷瓶摆在了桌上。

    栖迟瞥了一眼,道:“没错。”

    邶锋有些意外的看了栖迟一眼,他还以为这人只是程昭昭在西极认识的一个寻常修士,故也没有多问,却不想他炼丹的水平如此之高。

    那丹药他也看过,的确都是上品丹药。上品难得,这助修士破境的丹药更不寻常。

    “什么破锋丹?”

    邶婕拿过瓷瓶,打开轻嗅了一下,顿时瞪大了眼:“这,这是你炼制的?”

    “如何?”栖迟看向邶婕,眼有希冀。

    邶婕连连点头:“极好,还有这味道,我闻之精神大振,可偏偏里面好似并没有太名贵的灵植。其中好些都是炼制养元丹的灵植,只是……”

    栖迟兴致高涨:“只是什么?”

    “只是里面加入了寒性极强的破锋草,这明明可那几位灵植相冲啊……栖前辈,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邶婕好奇不已。

    栖迟想了想,拍了下药王鼎道:“就这么炼。”

    “我知道就这么炼,我是说,这其中是有什么特殊——”说着邶婕突然一顿,而后起身向栖迟行礼:“栖前辈,不好意思,晚辈不是故意冒犯的。”

    担心栖迟误会她觊觎其炼丹师术,邶婕躬身行礼,态度诚然。

    栖迟却不以为然:“各人炼丹手法不同罢了,你只要照着丹方炼,也能成。”

    说着栖迟丢出一块玉简。

    程昭昭朝桌上望去,发现这玉简很普通,是坊市里那种最最便宜的玉简。

    邶婕接过,如获至宝,只不过很快惊喜没多久,她就纳闷道:“这不可能啊!”

    她把玉简往程昭昭这边一送。

    程昭昭看过之后又给了邶锋。

    玉简里是一个丹方,前面那些程昭昭认得,是养元丹的丹方,只是最后多了两位灵植,就变了性质,这应该便是破锋丹的丹方。

    邶婕道:“破锋草的寒性,只用小炎灵草才压制?”

    小炎灵草是一种极普通的火属性丹药,绝大多数的丹方里都有,能使丹药药性温润一些,不伤及肺腑。

    “这便是破锋丹的丹方。你若不信,大可自己试着炼制一炉。”

    闻言,邶婕当即就取出了一应灵植,可刚凝出灵火时才反应过来,当即就将所有的东西收了起来。

    邶婕不好意思笑笑,师尊说她还差点定性,果然没错。

    “对不起啊,昭昭,我忘了还有要事。”

    程昭昭莞尔:“你能停下来,我都要佩服你了。”

    易地而处,若是她遇到一个厉害的剑招,说不定也立即就去练了。

    “你就别打趣我了,你们继续。”

    程昭昭道:“除了破锋丹,前辈近来可还有炼制其他丹药?”

    栖迟想了想:“没有灵石,如何炼丹?”

    “破锋丹还不是炼了?”程昭昭揭穿他。

    “那,那是手痒难耐,我就炼了一炉。”栖迟低垂了眼帘,神情落寞。

    看他这样,程昭昭不免想到了在暗蜮魔渊里的栖迟,那可是每日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炼丹。

    在飞舟上忍了那么久,他一入城就迫不及待炼丹,这程昭昭能理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魔丹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什么魔丹?”栖迟有些纳闷道。

    程昭昭和邶婕对视一眼,不由失笑。

    “栖前辈,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说着将最近青芒城中的邪修、魔丹还有之前发生的事情一并告知。

    闻言,栖迟眼神里变得怪异,似恍然似纠结,总之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