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一昭升仙 > 章节目录 第381章 破碎虚空
    睚眦真人猛然环顾四周,警惕道:“谁!”

    他面前的空中突然被撕开一道裂缝,一团魔气赫然涌出。

    破碎虚空!

    睚眦真人大骇,待他看清这魔气背后的现出的修士时,整颗心不由巨颤:“镜…镜魔君!”

    他认出了来人是西极令人闻风丧当的镜魔君,魔宗殿的两大护法之一。

    这个冷艳至极的高阶女魔修,他曾在西极有幸远远的见过一回。

    镜游花凌空而立,赤红色的眼眸微转,瞬间将面前的睚眦真人禁锢在半空中。

    睚眦真人心中的恐惧就像海水一般涌现,顷刻间将他淹没了。对上那双赤红色眼眸时,他就觉得浑身上下撕裂般的疼痛,瞬间他的身体爆炸,炸成了碎片,血肉飞溅,‘哗啦啦’撒了一地。

    “不!”

    睚眦真人惊惧出声,回神间已如缺水的鱼一般瞪大了眼睛,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还在。

    方才那是幻觉!却让他真实的感受到了身体四分五裂的滋味。

    “魔君,饶命!”睚眦真人不管不顾的喊叫起来。

    一只手托起了倒在树洞里的千里,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镜游花身前的凌簇。

    下一刻,凌簇手一伸,睚眦真人的身体不搜控制的撞到了那棵大树上,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在翻滚。

    此刻不可一世的睚眦真人就像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睚眦真人感觉死亡的气息已萦绕周身,当看清镜魔君身前的红衣魔修时,当下就想到了这是神鹰城内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高阶魔修,不但闹的神鹰城一片打乱,还引得净尘寺的苦觉和尚和遂阳派的高阶阵法师言玦真君与之斗得不可开交。

    这一刻,睚眦真人觉得自己简直离死不远了,竟然在这地方遇到这两大魔修。

    浓郁的魔气化作一只大手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过来。

    凌簇将千里脚上的锁链一捏,瞬间有一团幽冷的灵火化去了锁链。下一刻,这锁链就像活了一般捆住了睚眦真人的脚,将他倒挂在树干上。

    睚眦真人惊惧交加,忙不迭的掏出一个棕色的瓷瓶,喊道:“前辈,这是解毒丹,专解火蚂蚁的毒。”

    凌簇目光一寒,整个瓷瓶在空中爆炸,其中的丹药落入了他的手中。

    给千里喂下了解毒丹,千里僵硬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

    “毒是解了,这只天鹰这只脚恐怕是废了。”镜游花道。

    他当即喊道:“魔君,不会废,还有救,还有救!”

    凌簇冷哼一声。

    下一刻,睚眦真人就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声,但见剩余的锁链如游蛇一般缠住了他的右腿,迅速收紧,深深嵌入,接着像钝刀割肉一般,慢慢的绞断了他的那只腿。

    凌簇冷然道:“本君小师妹的鹰,你也敢碰?”

    睚眦真人疼得面目扭曲,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僵在半空中,眼中满是恐惧和绝望。

    镜游花掰开千里的嘴巴,往里面丢了一个红色的丹药,瞬息千里身上光芒大涨,那些在树洞里蹭的伤口全部消失不见,凌乱的羽毛也被理顺,脚上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只不过还是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扭曲着。

    丹药入口的瞬间,千里就睁开了眼睛,看到凌簇不由得激动叫唤起来。

    凌簇道:“人呢?”

    千里挥动翅膀,指了指树干,指了指天空,又来回的扇动几下。

    凌簇蹙眉:“撞飞了?”

    镜游花道:“恐怕它说的是那日飞舟撞上树干,之后他们就不见了。”

    千里又激动的叫唤起来。

    虽然千里灵智早开,可凌簇和镜游花历来没和灵宠打过交道,听不懂它叽叽喳喳到底在叫唤什么。

    千里故技重施,当下冲储物袋里掏出纸笔来,可是它的爪子扭曲着根本无法动弹,它试了几次,别说写字了,就是控制笔挥舞都做不到。

    “魔君……我能知道它说什么?求魔君饶命。”睚眦真人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忍着双腿的剧痛哀嚎道。

    凌簇冷然一眼,成功吓得睚眦真人不敢再叫唤。

    “说!”

    睚眦真人欣喜若狂,道:“东岭有一门派,以御兽得名,他们的功法之中就有和灵兽对话的。”

    镜游花道:“你说的东岭极东的沐生门。”

    极东距离这里可还有个十万八千里,饶是他元婴修士虚空隐遁,也要耗不少时日。

    睚眦真人急忙道:“魔君,不用远赴万里,这就有沐生门的修士。”

    说着他快速的打量下方,却没发现秦烟的踪迹。

    “人呢?”镜游花冷然道。

    睚眦真人脸色顿时惨白:“魔君,那沐生门的掌门夫人方才还在这,她一定是躲起来了!”

    ……

    程昭昭没能和姬君溯讨论他桃花旺不旺的问题,因为在她说完那几句话之后,姬君溯就从怀里掏出一本白皮册子,默默的看起书来了。

    经过那么久的相处,程昭昭是知道这种时候姬君溯是不爱搭理人的,当下也不自找没趣,从地上爬起来打算到院子外走走。

    只不过还未等她走出几步,面前就似有一堵无形的墙,阻了她的去路。

    程昭昭尝试着别的方向,却发现这堵墙是一个环形,以中间这棵铜钱树为圆心,半径不足三米,就连厨房她都去不了。

    被禁锢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程昭昭百般无奈,晃晃悠悠又回到了姬君溯身前。

    程昭昭干脆坐到了姬君溯身侧,探头来打量他的白皮册子,这一看不要紧,她立即就被里面写着的飞升之道所吸引。

    天楚大陆自与各界互通往来之后,人修、魔修、妖修、冥修就成了这个大陆的主宰,无论是哪一种修为方式,最终都将以修为大乘,飞升上界为目标。

    而飞升之时,修士会在一特定的虚空之所,登上升仙梯,承万钧雷霆锻体凝神,以锻仙体。

    届时,那处特定虚空,也如海市蜃楼一般折映在天楚大陆上空,被四方修士瞻仰瞩目。

    但也有修士入升仙梯时选择了隐匿身形,四方修士便只能见升仙梯上霞光万道,却无法窥见是何人成了大道。

    只是如今数千年来,修士再无缘得见升仙梯,四方修士求得一卦,卦显神仙梯已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