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一昭升仙 > 章节目录 第326章比翼道侣
    听了姬老头的最后一句话,程昭昭反驳道:“老头,我可不是什么都不懂,想当年你在村头解卦的时候,我可是听了不少。

    书生也给我看了许多书籍,只不过当时我不知道那些是玄演之术罢了。”

    “这么说,你是深藏不露?”

    姬老头抓过程昭昭的手,翻来覆去仔细一番打量,道:“我怎么没发现你在玄演之术上有造诣,如果早知道……”

    “早知道你就会收我为徒?让我继承玄演宫?”

    程昭昭的眼睛亮的出奇。

    “当然——不会。姬氏玄演术,可只有姬氏一族才能学。你要是想学,可就得入我姬氏。”

    姬老头说着嘴角上扬:“不过你是我孙媳妇,若是你想学的话……”

    “得得!”

    程昭昭快速收回手,道:“从前你当我年少无知,那么叫了也就叫了。可如今我都长成大了,你还一口一个孙媳妇的喊着,要是旁人当真的怎么办?”

    “旁人当不当真我不知道,可老头我可从来都是认真的。”姬老头冲程昭昭眨眨眼。

    “你干嘛?”

    “让你看我真挚的眼神啊。”

    程昭昭嫌弃的‘咦’了一声。

    “总之,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叫我了。”

    “不行,这大平村可只有我孙媳妇来的,你若不是,那你现在就给我走!”

    姬老头突然沉下了脸。

    程昭昭呼吸一窒,突然道:“老头,锅里的鸭子糊了!”

    “什么!”姬老头拔腿就往厨房里跑去。

    ……

    接下来的日子,程昭昭就和姬老头专心的研究起那块金色骨片。

    从前她对玄演之术并不感兴趣,可因为银泉浮生秘境里所看到的劫难,她对玄演之术的兴趣大起。

    姬氏的玄演之术,姬老头并没有破格教她,只不过教了她最普通的玄演之术。

    而很多恰恰是书生给她看过的书籍。

    不过月余,程昭昭已经能让自己的神识寻到卜运河的所在了。

    “孙媳妇啊,你打算在我这里待多久啊?”

    姬老头凑到程昭昭身边问道。

    程昭昭捧着书房里的书籍,侧过身子去,口中念念有词。

    “今儿个看什么啊,也给我看看?”姬老头又凑到右边。

    程昭昭恍若未闻。

    这些书籍从前书生让她看过,可她那时候完全不能体会其中意思,此番看来,竟是完全不同的理解。

    突然,面前一晃,书籍被一把夺走。

    “老头!”

    程昭昭神情不悦的看着姬老头。

    姬老头委屈道:“你怎么变得和臭小子一个样,这几日天天呆在书房里,看得没完没了。连我问你话,你都不回。”

    姬老头神情哀怨,令程昭昭想到了当初书生在的时候,姬老头虽不会去打扰他,可坐在院子里的藤椅总是对着书房的窗口,好让书生一抬头就能看到院子里的他。

    从前她还总是和姬老头同仇敌忾的去埋怨书生。

    “对不起啊,老头,我看得太起劲了。”程昭昭丢开书籍,起身伸了个懒腰。

    “花家的小辣椒送你来,就是想让你在这里解开执念。可你现在越陷越深了,你让老头儿怎么交代?”

    “这不关你的事,再说我师姐也不会让你给交代。”

    “她可是花家小辣椒,撒起波来就是我玄演宫都要退避三舍,你可千万别让老头我招惹上这个麻烦。”

    程昭昭道:“你可别这样说我师姐。我师姐可是很温柔的人。”

    姬老头道:“她温柔,呵,她温柔起来真是要人命。”

    “你这么怕我师姐?难不成我师姐还跟玄演宫有故事?”程昭昭一副八卦的样子。

    “倒不是她的事,她是为了他师弟,就那个男生女相的修士。”

    “他是我三师兄,比翼。”

    “我哪记得住什么比翼还是双飞。总之当年你三师兄不是也去过银泉秘境吗?哦,他去过的可是真的银泉秘境。”

    “然后呢?”程昭昭追问道。

    “他看到了自己的道侣。”说着姬老头一脸古怪。

    “你这什么表情,我师兄道侣到底如何?”程昭昭是非常好奇,比翼的道侣,她可从未听比翼提起过他有什么心上人。

    姬老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都是你们指天峰上的事。”

    “等等,你说比翼的道侣也在我们指天峰?”

    “不错。”

    “你别说,让我猜猜。”

    程昭昭有些雀跃,掐着手指道:“除了我,就剩我大师姐了,莫非他和我大师姐……”

    如果是比翼和风花的话,程昭昭已经能想到比翼在未来时常被大师姐揪着耳朵,揉着脸的日子了。

    姬老头摇摇头:“我刚才可说过,这和你大师姐没关系。你大师姐就是为了这事闹的我头疼。”

    “不是大师姐,难道是我?不能吧,那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吧?”

    “呸呸,谁敢跟我抢我孙媳妇,老头跟他急眼。”

    姬老头激动的竖起了眼。

    程昭昭摆摆手:“那就不关我的事。”

    可不是她俩,指天峰上还有谁?

    程昭昭不由想起当初第一次进入指天峰走过的那座浮桥。

    那上面显现出来的每一副画,都是指天峰上如今的弟子,包括最后一副空白,最后也出现了她的画像。

    她曾以为的红衣女修,实则是六师兄——凌簇。

    六师兄偏爱红衣,所以背影看起来才那般引人误会。

    也就是说除了她和风花大师姐,她其余的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师兄。

    “指天峰之上,排除我和大师姐,比翼的道侣是……”程昭昭突然兴奋,双手的食指快速的点在一起:“快说,快说,是我哪位师兄啊?”

    姬老头愕然的看着眼冒绿光的程昭昭,从她眼里看到的不是惊惧,而是满满的雀跃。

    “果然是我孙媳妇啊,这思维跟常人就是不一样。”

    “哎呀,老头,你可别卖关子了,我比翼师兄未来的道侣,到底是哪位师兄……”说着,程昭昭就笑得一脸‘邪恶’。

    姬老头受不了的搓了搓手:“我可不能告诉你,要是让你师兄带坏了你,那臭小子要找谁哭去哦。”

    “老头,你别跑啊,你还没告诉我呢?”

    程昭昭追出书房,就见姬老头健步如飞的出了院子。

    “你还是看书,看书好,好好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