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一昭升仙 > 章节目录 第251章 谢家软禁
    “好了好了。”

    程昭昭摸了摸顺风的脑袋,就让它自行玩耍。

    叶一舟从地上爬起来,一阵后怕道:“这家伙,要是在外面碰到,指不定就被它撕碎了。”

    “那倒不至于,应该是拍扁。”

    叶一舟:“……”

    程昭昭指着窗子上挂着的铜钱串,道:“在那。”

    叶一舟眼一亮,当下跑了过去:“你你…你居然有这么多。”

    他还以为程昭昭有个一两枚都不错了,可居然没想到有百来枚,还被她随意的穿在一起,当成风铃。

    “对了,谢师兄他怎么还没来门派?”程昭昭问道。

    叶一舟当下怒骂道:“提起这事,我的脑壳就疼。谢家家主太不是个东西了?”

    常乐道:“到底怎么回事?他逼迫谢师兄与奇虎门那阮千金联姻了?”

    “那倒不是,就前日我去见谢师兄,发现他被谢家软禁了!”

    “啊?”

    常乐惊诧:“谢师兄到底犯了什么事,谢家家主要这么做!”

    叶一舟大大的吸了一口气,道:“听说前几日奇虎门的那个阮……阮什么来着?”

    “阮宛盈。”程昭昭提醒道。

    “对对,就那阮什么盈的,她听闻了谢师兄不想与她结成道侣的消息,就闹着要到咱们苍剑派来找他当面讨要个说法。

    她爹拗不过,就派人护送她过来,可谁知道半道上遇到了邪修。

    听说护送阮什么宛的几个修士死状相当凄惨,她自己的也落得个下落不明。

    奇虎门就将此事归咎于谢师兄,不日那阮什么的长老就要亲自到谢家来问罪。

    谢家家主许是怕被问责,就软禁了谢师兄等着给奇虎门那长老交代呢。”

    程昭昭和常乐听得也是气极。

    “这关谢师兄何事?是那阮千金不自量力非要来,又那么倒霉遇到邪修,怪得了谁?”常乐愤愤然道。

    程昭昭也道:“阮威不去找他女儿的下落,却想着跑到谢家兴师问罪,是亲爹吗?”

    “没错,这个做爹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估计他以为这些都是谢师兄搞得鬼。

    不过你们也别急,此事我已经禀报给门派了,谢师兄虽是谢家人,却更是咱们苍剑派弟子,可由不得他谢家搓扁捏圆。”

    “但愿,若是谢师兄有什么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们。”

    “好。”

    叶一舟说话间已经将铜钱串一枚枚摸过去,激动的道:“这些纹路,这质感,这些都是真的折钱铜币啊!”

    常乐闻言,也上前,随手拿起一枚和之前叶一舟的那些比较了一下,道:“我怎么觉得差不多?这两枚长得极像。”

    “像什么啊,那些都是仿品,真的折钱铜币上面都刻有符文,你输入灵力,仔细凝神看。看到了没?”叶一舟指导着常乐查看。

    “对哦,这符文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叶一舟道:“这可是玄演之术里的符文,看不懂很正常。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折钱铜币上的符文是‘召吉’,许多不会玄演之术的修士只是用来投币问路的。”

    还真有这用法,看来刘胖子和老磨就是按着玄演之术的用法来的。

    程昭昭道:“你们要是喜欢,就拿去。”

    叶一舟笑得合不拢嘴:“我可就等你这句话呢,哈哈,你放心,我不贪心,我就取两枚,这枚给谢师兄。”

    “我,我也取一枚。多谢昭昭。”常乐取下一枚,道:“不过我不会用啊。”

    “这个很简单,你要是迷路了,凝入灵力,就将其甩至半空。落地之后,正面朝上就往左侧走,反面朝上就走右侧。”叶一舟演示了一番。

    常乐道:“那要是它带的也是一条死路呢?”

    叶一舟摇头道:“那就说明命该如此,只是另一条估计死的更惨。”

    “啊,我还以为它能带我逢凶化吉呢。”

    叶一舟收好折钱铜币,道:“你想的美哦。它只是会选一条最好的路,要是身在绝境,就算是有再多的折钱铜币也还是死路一条。

    不然的话,昭昭有这么多,岂不是什么好事都让她占尽了。”

    “你说的对,玄演之术只是顺应天道,并非逆天而行。”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

    程昭昭转身,就看到姬君溯正轻抚着顺风的脑袋。

    “姬姬…姬前辈!”

    常乐大惊,没想会在这里看到玄演宫的修士,当下惊愕的看向程昭昭。

    叶一舟上前行了一礼,道:“能见到前辈,真是三生有幸。”

    常乐才后知后觉的行了礼。

    程昭昭道:“他们是我的朋友,他叫叶一舟,她叫常乐。”

    然后又向两人介绍道:“他是姬君溯,玄演宫的,你们不必紧张,他还是很随和的。”

    “真随和?”叶一舟小声问道。

    程昭昭点头。

    总之她还没见过姬君溯发脾气。

    闻言,叶一舟当下再近前道:“前辈,您看,什么时候有空可否给晚辈也测上一卦?”

    姬君溯抬头,视线掠过程昭昭,极浅的眼眸微动,道:“好。”

    叶一舟本是随口一问,并不指望姬君溯真的能答应,却不想这前辈是真随和啊。当下谢道:“多谢前辈。”

    程昭昭是见识过姬老头算卦的,不过却从未见过姬君溯动手,毕竟那几年里他一直是扮演着教书先生的角色。

    她很好奇,是以快步引着叶一舟和姬君溯入了凉亭。

    叶一舟正经危坐,有些紧张,道:“要伸手吗?”

    程昭昭有些想笑:“你真以为是看相算命啊?”

    “那要如何?”

    程昭昭拉着常乐坐到一旁观看,道:“你别着急。”

    姬君溯手一挥,桌子上就出现了一应卦示,和姬老头的那套比起来,这些看起来新了很多。

    可不知怎么的,这些东西一出现,姬君溯浑身上下的气势就变了。

    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凝神。”姬君溯道。

    叶一舟当下闭眼,收敛神情。

    姬君溯取了三枚折钱铜币,置于玄武甲之中,打入了一个繁杂的法诀,无数符文盘旋其上,快的程昭昭根本来不及看清,就见那些符文没入了玄武甲。

    “默念生辰八字。”

    叶一舟照做。

    程昭昭一直盯着姬君溯,发现他的眉头微蹙,很快就松开。

    他是看到卜运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