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一昭升仙 > 章节目录 第103章 千里收藏
    闻言,沈娇紧绷的身体才真的放松下来,扑在秦烟的怀中:“娘亲,女儿真的没有。女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娇儿别哭,此事相信雷首座必然会还你一个公道。”秦烟安慰道。

    大殿内变得很安静,只剩下沈娇抽抽搭搭的哭泣声。

    “咯咯!”

    这时,一声鸟鸣响起,弟子们纷纷抬头,便看到一根房梁上蹲着一只黑鹰。

    黑鹰的羽毛亮泽,双目很是灵动的打量着他们。

    程昭昭蹙眉,千里是怎么上去的?

    “咯咯……”

    千里冲着她叫唤几声。

    程昭昭闻言面上浮现一抹笑意,上前道:“雷首座,弟子有证据证明陆子钊所言非虚。”

    “哦?如何证明?”雷岳来了兴致。

    “娘,你看她,又想使坏了!”沈娇神情不悦,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少安毋躁。”秦烟冷眼看着,就连陆子钊本人都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清白,她能做什么?

    程昭昭抬头道:“看了这么久热闹,你还不下来?”

    千里又咯咯两声。

    “你怎么上去的就怎么下来。”程昭昭道。

    千里傲娇的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用屁股朝着她。

    好啊,还给它拿乔,看她回去怎么收拾它。

    程昭昭恼火却耐着脾气,当即飞身上去将其抱了下来。

    咦,这只鹰看着怎么这么眼熟。赵元朗盯着千里若有所思。

    程昭昭道:“禀首座,我这只灵兽,平素就爱胡闹。前段时间我教它用了一些灵符。它就拿着传影符到处乱跑。方才它就告诉我,它见过他们两人在一起。”

    “真的?”雷岳看着千里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

    瞧瞧,别人家的灵兽。

    “没错。”说着程昭昭让千里拿出传影符。

    “这怎么可能!”

    沈娇出声道:“雷首座,我自幼在沐生宫长大,什么样的灵宠我没见过?灵兽就算灵智早开,那也只是灵兽,根本不可能使用人修的灵符。

    一定又是她的阴谋诡计。”

    “沈娇你闭嘴,你家灵兽蠢笨,不代表天底下的灵兽都蠢。”程昭昭说着拍了拍千里的脑袋:“不好意思了,我家千里就是有那么一点聪明。”

    头一回听到程昭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奖它,千里当下抬头挺胸,很是得意。

    “别凹了,快把传影符拿出来。”

    众弟子都好奇极了,纷纷伸向脖子,翘首以望。

    “司师兄,东岭的灵兽当真如此聪慧?”陶陶也有些不相信。

    若是在北渊,这样的事情还有可能,因为北渊有妖修盘踞,那里的灵兽也比其余三境的要有灵性的多。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司白筠倒是有些期待。

    在众目睽睽之下,千里长喙一探,就从脖子上挂着的储物袋里叼出一张传影符。很是优雅抬起爪子按在传影符上一划。

    这一举动很是熟练,当真是与人修无异。众弟子都觉有趣,纷纷议论着也要到坊市入手灵兽。

    传影符内的画面立即出现在半空中。

    画面中是一对相依在门派一处小桥上的男女。男的身材挺拔,女的娇小玲珑。

    “于师妹,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子,就像眼前的水中芙蓉,静静守候着一方天地,通身的气韵都是无人可比……”

    “真的么?赵师兄……”

    我去,怎么回事?

    里面怎么是赵元朗,还有不知道哪个师妹?

    程昭昭忙不迭的取下了传影符。

    与此同时,殿内陷入了一股莫名的尴尬,弟子们面面相觑,都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不继续?”雷岳一脸意犹未尽,这才看了个开头啊,这样的场景他平日里见的可不多。

    “雷首座,她看,她就是想要勾引赵师兄,居然偷偷的跟着他!”沈娇又转头看向赵元朗,急道:“赵师兄,你可千万别被她骗了!”

    看到了画面里的自己,赵元朗大吃一惊。

    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将其和一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

    鹰……鹰击长空…之…之赵师兄不得不知的二三事?

    赵元朗嘴角抽搐,道:“程师妹,原来是你?”

    程昭昭哪里知道赵元朗在想什么,只是不好意思道:“赵师兄,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解释。”

    “千里!”

    千里拍拍翅膀,紧接着又叼出一张张传影符。

    打开,赵元朗。

    再打开还是赵元朗。

    一张一张全是赵元朗。

    程昭昭的脸色越来越黑。

    雷岳也渐渐不耐。

    “雷首座,这个弟子分明在拖延时间,说不定她正想着如何伤害我女儿的办法。”秦烟想要制止。

    “雷首座,千里它平素收藏极多,一时间有些难寻。且再给弟子一点时间。”

    程昭昭按住千里。

    “千里,你要是再耍我,小心回去拔光你的毛!”程昭昭抬手就揪了千里一根羽毛。

    千里吃痛,又想到秃毛那段简直是鸟生不堪回首日子,当下一个机灵从储物袋中叼出一张。

    “这回,要是再不是,你就等着瞧。”程昭昭警告的看了千里一眼。

    拍开传影符。

    这回画面里出现的人令人眼前一亮。也让程昭昭松了一口气。

    小径通幽,僻静之极,只有两人相对而立。

    正是陆子钊和沈娇。

    “陆师兄,令弟灵根出众,年纪轻轻就已入炼气五层。以他的天赋,筑基本是水到渠成的事。

    可是如今他却被奸人所害,不仅伤了灵根,至今还没有清醒……”

    “沈师妹,你别说了。”陆子钊打断沈娇的话,眼里满是痛楚和恨意。

    沈娇上前,道:“难道陆师兄就不想为令弟报仇?”

    “如何不想?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骗了他,我一定要让这人碎尸万段!”

    沈娇道:“陆师兄,我知道。”

    陆子钊双目大睁:“你说什么?”猛然扣住沈娇双肩。

    沈娇娇呼一声:“陆师兄,你先放手。”

    陆子钊连连告罪。

    接下来,便正如陆子钊之前所言,沈娇透露她在入门试炼时见到了陆子钊的战令,如今就在程昭昭手里。

    程昭昭在门派中如何不思进取,整日里想着攀附门中翘楚,妄图一劳永逸的事。

    言之凿凿,说的程昭昭都差点信了。

    又道她沈娇最是看不得这样的弟子,言辞恳切的都让陆子钊眼中满是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