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章节目录 第1401章 平地一声雷(6)
    太孙的这一雷,炸得不少人有些懵。特别是寄希望自家姑娘成为太孙妃的人家更是深受打击,这其中就包括张家人。

    张雯雯的亲娘去东宫在太子妃跟前哭了一场。然后太子妃给她承诺太孙妃没可能,但将来四妃必定给张雯雯留一个。

    不管是东宫还是后宫的事,但凡有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太孙的眼睛。知道这事后太孙轻轻笑了下,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他都还没登基就承诺给张家人留一个妃位,等他登基估计就得插手前朝的事了。

    玄静心头颤了颤,然后赶紧垂下了头。

    太孙很快平复了心情,说道:“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事吗?”

    玄静点头道:“太子妃说邬姑娘行为粗鲁,她正在挑选教养嬷嬷,挑好了就会送去镇国公府教导邬姑娘。”

    “还有呢?”

    玄静摇头道:“没有了,暂时就这些。”

    也不知道太子妃怎么想的?明知道太孙不喜欢她插手后院的事,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太孙的底线。

    “下去吧!”

    与此同时,易安请了秦老太医过来问道:“秦爷爷,你当日给治伤的药是谁给的?事到如今,你别再瞒着我了。”

    秦老太医恭声说道:“回大姑娘,这些药都是太孙暗中着人给我的。当时怕传出去不好的话,所以殿下就让老臣瞒着不让告诉你。”

    “秦爷爷,你这般客气做什么?”

    秦老太医仍恭敬地说道:“大姑娘,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已经是内定的太孙妃了,老臣不敢放肆。”

    易安冷笑一声说道:“内定的太孙妃又如何,上一个内定太孙妃现在正在五台山诵经念佛呢!”

    秦老太医心头一跳,然后说道:“大姑娘有所不知,高心儿打死了六个丫鬟,弄死了庄子上的一个佃户家的姑娘,还暗中害死了国子监祭酒麦大人的嫡次女。就她犯下的罪足以判处死刑了。让她代发修行也是因为她曾经是太孙妃,为皇家颜的面才留她一命。“

    让她落发在五台山修行,也是让她赎清自己犯下的罪孽。

    易安还真不知道这些事,她只以为高心儿是被高家人连累的:“高心儿飞扬跋扈对丫鬟非打即骂这个我听说过,但她为何要害死庄子上的姑娘以及麦家的姑娘?难道与两人有仇。”

    秦老太医摇头说道:“这两个姑娘与她无冤无仇,老臣也不明白她为何要害她们。”

    “那你怎么知道这两个姑娘是被她所害?”

    秦老太医说道:“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仅我知道,我想清舒也知道这些事的。”

    听到这话,易安就相信这些话不是太孙授意他说的。

    “秦爷爷,太孙不怀好意,我想求你帮帮我。”

    秦老太爷那是人老成精,听了这话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大姑娘,你现在还在康复阶段不能弄病自己,不然会落下后患。”

    易安说道:“这么说秦爷爷你是不愿帮我了?”

    秦老太爷苦笑一声说道:“大姑娘,秦家除我之外还有三十四口人,我是两只脚都进棺材的人死也就死了,可秦家其他人却是无辜的。”

    邬易安一脸歉意地说道:“是我思虑不周,秦爷爷您莫怪。”

    秦老太医摇头说道:“不怪你。大姑娘,我知道你不想做太孙妃,只是事已至此你就往好的去想。”

    邬易安嗤笑道:“有什么好的。”

    “太孙对你是真心真意的,就这点就很难得。大姑娘,你受那么重的伤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邬易安知道与他说不来,摇头说道:“不说这事了。秦爷爷,我想增加练功的时间,你看可以不可以?”

    给她诊过脉以后,秦老太爷说道:“每天可以再加一刻钟。超过这个时间就不行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住。”

    邬易安点头道:“我知道,辛苦秦爷爷了。”

    她从不拿自己的命来赌气的。之前说宁死不进宫,那都是吓唬那些太监的。受了那么大的罪才捡回一条命,哪会自残。

    清舒是被饿醒的,她一睁开眼睛就说道:“红姑,让厨房传饭。”

    起身以后她才发现环境不对,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易安的卧房:“我睡了多久了?”

    “一个半时辰。”

    清舒苦笑道:“一睡就是半天的我这都快成猪了,易安呢?”

    “邬姑娘正在院子练剑呢!咳,自接了婚旨以后邬姑娘就臭着一张脸,这事也不知道如何收场。”

    清舒摇头道:“赐婚岂是儿戏,更何况太孙对易安志在必得。除了嫁进东宫成为太孙妃,她没有第二条路的。”

    太孙隐忍了那么多年是不可能放弃的,而以易安的性子也不可能轻易屈服,所以这事啊还有得磨。

    想到这里清舒都有些后悔:“早知道我当日也该劝她找个合适的人嫁了,这样也不会落到这两难的地步。”

    看到厨房端了饭菜进屋,易安就知道清舒醒了。

    清舒正坐下,就看见易安提着剑走了进来:“你吃了没有?没有的话与我一起吃吧!”

    将剑交给墨雪,易安说道:“等你一起吃呢!”

    看着她吃了两碗饭,清舒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会没胃口呢!”

    易安嗯了一声说道:“是没什么胃口,可我总不能因为这事就不吃饭饿死自己吧!”

    清舒笑了下。

    吃完饭,易安说道:“清舒,我先住你家吧!等符景烯回来以后,我再搬回来。”

    “怎么了?”

    易安看着她说道:“不放心你。你这一睡就是一两个时辰的,家里没人照料怎么成。”

    “我老师在呢!”

    易安撇撇嘴说道:“要有盗贼摸进家里,你老师能保护你跟福哥儿?怕是不仅不能保护你们,还给拖后腿。”

    清舒没反对,只是说道:“你想搬去住几日那就搬把!只是易安,逃避是没有用的,你总归是要面对这一切的。”

    易安有些烦躁地说道:“你就不能不提这事?”

    装病不行也不能剃度出家,她现在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所以就想着先住到符家几日避避风头。

    清舒好脾气地说道:“行,你不愿听那我以后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