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修真小说 > 推倒娱乐圈 (NPH) > 章节目录 公园厕所
    吕天看了看车内的萤幕显示,“嗯,快到了。”这话却像是一语双关。说完,又伸进了一只手指更快地抽插起来,这样的抽插,让白晴又想起那个黑暗中的男人以及卫生间的男人。

    他们的手指都带有魔力般,总是能找准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不断揉弄,但这一次她没有再急迫地想要肉棒插进阴道内填满,或许是不愿意破坏这一份相似的快感,她只是感受着吕天的手指进出的感觉,在快要攀上顶点的那一瞬间,吕天忽然将手指抽出,一把抱起她冲出了车厢。

    “到站了。”

    “啊?   喔。”白晴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下身被自己的淫水弄得溼滑不堪,却空虚不已。

    就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她就要到了呀……

    “那我走了,希望下次还有机会遇到妳。”说完,还将刚刚插过她小穴的两根手指放进嘴中将淫水舔个干净。

    “啊?”白晴红著脸,嗫嚅着想说点什么,却又退缩了,只是道:“嗯,下次有机会再见。”便一边将衣服穿好,一边看着吕天高大的背影离去。

    白晴来得早,公司内还没有很多人,她便赶紧去卫生间将自己的衣服换下,换了一身黑裙白衬衫,又摘下了眼镜,看着比较符合小白领的穿着后才又出了卫生间。

    只是在迈开脚步的那么一瞬间,似乎还能感受到吕天手指抽插的感觉残留在她的体内,她想进去包间继续那弄到一半的抽插,却很快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正想打开门,门外一名男子却也正好要进入卫生间,来人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正是香黛儿的保全制服。

    “白晴?”来人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白晴抬头细看,也惊喜地喊出声,“文树!”

    ***

    顶楼总裁办公室内,宫昊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屏幕上显示著十一楼的整个楼层监视。

    他的脚边放著一个纸袋,纸袋内里土黄色格子衬衫的最上头还有着一副雾面眼镜。

    看着监视器上卫生间里的白晴刚换好衣服,他自然也看到卫生间外马上就有个保全要走进去了。

    他刚刚在列车上用手指将她插得几乎要高潮了,她会不会迫不及待地跟那个男人进了包间,然后像是曾经在他耳边呻吟那般,对着别的男人呻吟?

    想到这,宫昊的脸沉了下来。

    新来的女秘书端着他要的咖啡走了进来,艳丽的脸蛋上满是雄心壮志,在宫昊盯着萤幕喝着咖啡的时候,脱光了衣服,露出诱人的身材。

    宫昊眼角余光瞥见她的动作,不耐地皱皱眉,“出去!”

    女秘书坐上了他的办公桌,大张开双腿,一手摸著自己的乳头,一手将阴唇往两边撑开,露出了水亮的小穴,“总裁,人家的小骚屄好湿了,人家想吃你的大肉棒……”

    宫昊本想直接叫保全进来撵人,但是看着女秘书的小穴,不期然想到今早白晴也是对着他,将粉嫩嫩的小穴展露在他面前,他就忍不住伸出了手指。

    一插进去,女秘书还没来得及呻吟,宫昊就抽出了手,拿过消毒纸巾将手指擦了擦,冷声道:“滚出去。”

    “总裁……”女秘书娇嗲嗲地踱了踱脚,胸口的d罩杯乳球也跟着震了震,但宫昊只是按下萤幕上的按钮,一群保安没几秒就冲了进来,见怪不怪地将女秘书请了出去。

    他的目光又回到了萤幕上,卫生间里,两人还在聊著,看起来很是开心,还交换了联系方式,随后就各自散了。

    宫昊的嘴角微微牵动,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

    晚上回家的时候,白晴怕被人看见,不敢在公司卫生间变装,只好躲到了车站必经之路上的一个小公园的厕所里去。

    只是她一进去,就被一个戴着面罩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袭击了。

    男人将她抵在墙上,用一只手将她的双手压制住,另一只手扯开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内衣以及内裤。

    初始的惊慌过后,在意识到男人只是想要强奸她,她马上道:“你……你想性交可以去搭列车或是公交,如果没有钱我可以借你……”

    男人扯下她胸罩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又继续去扯她的内裤。

    “你何必强迫一个不情愿的女人,这样你也不会快乐,再者对女人施暴会判重罪的……”

    男人的手捏着她的大乳,将乳尖在粗糙的大掌中挤得异常饱满,舌尖滑过了乳晕,一圈圈地往内舔上了她的乳头。

    白晴只觉得身体一颤,自从早晨在列车上被吕天用手指插到快高潮却被打断后,她就一直撑著,忍着没在公司的卫生间里自慰,就是想等著回到家后,再好好地里里外外的将自己的小穴好好地抚慰一番,而不只是随意的泄出来。

    她都憋了一整天了,因此身体也越的敏感起来,如今被这个男人舔在敏感的乳头上,她只觉得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在叫嚣着要好好地肏上一场,而不是等到回家后再用按摩棒自慰。

    双腿间似乎有些淫水流出,白晴忍不住磨蹭了下双腿,内心自我挣扎了下后开口道:“你、你放开我……我让你肏就是了。”

    男人闻言停下了动作,呼吸似乎都粗重了些,退后一步放开了禁锢着她的手,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早已经支起的帐篷上。

    白晴抚摸著从裤子底下感受到的热烫,缓缓蹲下了身,拉下拉链以及内裤的开缝,一根青筋弩张的粗长肉棒跳了出来差点拍在她的脸上。

    白晴缓缓地将肉棒含进了嘴中,这是她第二次含男人的肉棒,但……这塞满嘴不太能动弹的感觉,怎么跟第一次在会所那晚有点像啊……

    自从那晚过后,白晴又重新在网上看了教程好好地复习了一遍口活儿的技巧,这会儿想起了那晚的事,便当自己是给会所的那个男人口交,而不是个强奸犯,口中吞吐的动作越利索,舌尖还不时地在龟头下方的沟缝处细细地舔,手里还拿着男人的两颗阴囊轻柔地揉转,倒是让手中的肉棒越硬挺起来。

    宫昊不知道白晴差点就现他了,更不知道现在自己这个强奸犯的装扮给白晴拿他自己来意淫了。

    他只觉得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他观察过白晴了,明明她私下里根本没跟哪个男人特别交好,也没在公司里到处找人肏。但怎么每次当她遇上他时就这么主动?

    而且她到底吞过多少男人的肉棒了,这口活儿比起那天晚上竟是进步了许多,越想越气的宫昊,也不再苦苦撑著,直接将精液射在了白晴口中,又捏着她的下巴,逼她吞了下去。

    “cuT!”

    导演有点懵,谁喊卡的,戏拍得挺顺的,他没叫停啊!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是杜笙的声音,导演忙上前确认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杜笙已经扶起吟双双,一边轻抚着她的背,接过助理递来的水给她,“没事吧?来,漱漱口。”

    吟双双也有点反应不过来,第一次吞精是有点不适应,但她也咽下了,怎么就突然卡了呢?还是跟她拍对手戏的杜笙喊的。

    她一条过的名头不会就这样被打破了吧?突然间她倒是有点明白齐恒的怨念了。

    “怎么回事?”赶过来的导演忙问。

    “没有,我看双双吞精有点不太适应就喊了卡,让她先缓一缓,等一下再拍吧。”杜笙温和地解释道。

    导演了然地看了看杜笙,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没说什么,让全场休息十分钟再继续。

    吟双双眼神复杂地也看了杜笙一眼,杜男神这会不会太贴心了……是对每个合作的女演员都这样吗?这电的功力也太强了,一不小心很容易中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