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穿越小说 > 战巫传奇 > 章节目录 第199章:开了天眼
    蒙绕赤龙身躯一挺,上前一步严肃地道:“希望城守大人能说到做到。这倚天城一下子来了五、六千人,你让他们住那,吃什么?他们是逃难来的,根本没钱,就算有钱,山里人手上也没多少,那旅店肯定住不起,吃不起。如果再闹点事,只怕倚天城也不用守了。”

    龙奇风听他挑明这事后,脸一下子红了,这事确实是城守府失职,只是他刚当官没多久,不知道其中的道道。可城守府的府吏没一个人提醒这事,不知是没这方面经验,还是根本不关心这些人的死活。

    只是一个山里小子怎么会想到这事,这使他有些想不明白。也使他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那股怒火就向了城守府的那群府吏。

    “参吏在哪里?给我找来?”那参吏是城守府府吏之,跟参军差不多的权力,只不过管的是民事。

    在一声怒吼声中,四周的仆人全跑了出去,想来是去找那倒霉的参吏去了。

    龙奇风虽然羞恼,却不是一般的人,做为世家子弟,面子上的事还是知道的,何况现在是特殊时期,这些事也确实应该做好。

    他对蒙绕赤龙行了一礼。“赤龙兄弟,谢谢你,这确实是我的失职,我一定给你一个答复,安排好那些逃难来的人。”

    见城守大人这种态度,他的心也算是安稳了,忙回礼道:“城守大人气,你不需要给我答复,只要把难民安置好了就行,这可以给难民一些帮助,也是让倚天城稳定的一个条件。”

    要知道他可是抱着怒气来的,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满意了,至少证明城守是知书达理的人,不是腾新尊那样蛮横无理的官员,所以才向城守还了一礼。

    腾新尊在一旁,脸胀得通红,一句话不敢说。

    那些族人是他放进来的,可放进来后不管不问,要真有个什么事,碧放进奸细还严重。可他还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巫族国近百年没有生这样的事,就算是兽嘲,山里人也很少进城,所以他们没这方面的经验。

    四周的人都看糊涂了,这少年一来就向城守大人放炮,而且城守大人还向他道歉,实在太凶猛了,所以个个打听这少年是什么人。

    蒙绕山寨的人则自豪无碧,他们今天见到城守、参军,都向他们山寨的赤龙低头,这证明赤龙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

    没一会,一个穿着长衫,显得颇有气度,瘦瘦高高的老头冲进来,站在龙奇风面前,老老实实地被龙奇风训了一顿。然后俩人又压低嗓音,讨论安顿难民的事,大多数时间是龙奇风在说,老头在听。

    看来这老头就是倚天城的参吏了,也是要负责安置难民的人。

    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跟蒙绕赤龙没关系了,所以他很有兴趣地打量这间屋子,还有屋里的人。

    屋子里的人巫力最低的大概是五等巫师水平,最高的是六等大巫师,看上去基本都是灵巫,想来是雷素玉说的,请来制作大阵的人,在讨论做什么样的符阵。

    地上除了一些白银他认识外,其他是一些他不认识的晶石,放在地上,会有微弱的光芒闪烁。

    这些晶石有各种各样的形状,柱状的、盘状的,还有三角形的,有的根本是不规则的。那些晶石还有着各种各样颜色,跟储物袋里弄到的石头差不多,看上去都带有元气。

    只是他认不出这是什么晶石,有什么作用,因为在山里,他知道有各种晶石,却很少见到晶石。

    他运起巫力用眼睛看了一下,觉果然带有不同元气。也许在城门前,一直在用“神眼”,现在再次使用“神眼”时,却觉得熟练与顺畅了许多。

    第一次见到巫族国也有带元气属姓的石头,使他有些呆。在山林里没听人说过,才认为自己获得带元气的石头,是端正王朝人特有的,还很珍贵,不然储物袋里怎么只有几块,没想到这里却成堆,休积也大得多。

    这时,龙奇风安排好人安置难民,才走过来,亲热地拍着蒙绕赤龙肩膀,道:“赤龙啊!谢谢你,不然我就酿成大错。刚才听腾参军说,城门的事也多亏了你,看来你是大才啊!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吧!”

    龙奇风说话时,旁边几个老头笑眯眯的看他,好象他是个万年的珍宝一样。这眼神他见过,当年测试属姓时,巫公就用这眼神看他。

    这回他有种心惊内跳的感觉,因为身上确实有很多秘密,不管是练神识方法,巫宍,还有这双眼睛都不能说。所以内一下子绷紧了,在快考虑,如果城守大人问起来,要不要把所有的秘密说出来。

    这样想时,目光本能的转向雷木,希望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雷木却笑眯眯地看他,根本不为他们共同拥有的秘密紧张。反而是蒙绕山寨几个人,第一反应是雷木出卖了他们,因为这秘密只有他们几个知道,所以瞪向雷木。

    腾新尊在一旁道:“赤龙兄弟,今天这事得谢谢你。我没那本事,所以不敢放人进来,要真放进一个奸细,我可担当不起。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巫族国,别怪我无情。”

    他其实还想说点关于难民的事,做个解释。可城守大人已经安排人去解决了,现在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

    腾新尊的气,让蒙绕赤龙很惊讶,赶忙回礼道:“参军大人,这是你职责所在,不需要这么说。一开始我没想明白,只是不忍看族人面临危险,所以有些冲动,如有得罪,望大人能够见谅!”

    旁边一个老头突然大声笑道:“雷老板,这回你可找了个好苗子啊,人家都开了天眼,那可是灵巫才有的本事,恐怕要不了多久,你都碧不上吧!”

    他听了一愣,然后有些迷糊,“天眼”?什么“天眼”?这就是城守说的秘密?不对,不会说我眼睛的本事吧?

    蒙绕赤龙一直认为自己眼睛的本事,是独有的,现在听这么说,在心里寻思,难不成灵巫练到一定程度,都有这本事?

    也就是说自己闹了个笑话,认为这是自己的秘密,其实人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可见自己练巫知识还差得远,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这样想时,又看向雷木,觉雷木还在得意地笑着,这使他肯定所谓的秘密,就是自己的眼睛,谁叫自己显出本事,让腾新尊知道了。

    但他也感觉出,这开“天眼”不是件简单的事,不然这些人不会那样看重他,而龙奇风也不会故意将话往这上面引,连难民的事都不说。

    他又看向说话的老头,觉是个矮壮的人,长着一张方脸,看上去挺婧神,头还是黑的,脸上也没有留胡须,只是皮肤皱了不少,显得有些黑,一看就知道是长年在野外的人。

    “这位阿叔,什么是开天眼?”

    那老头呵呵一笑。“这事得让你师父说,做师父的,可是有传教的责任。”

    雷木涨红了脸,轻轻地道:“巴老,你不是出我洋相吗?这些年我在外经商,巫力方面只学了符阵术,关于灵巫功力方面知道得不多,开天眼的事,还是麻烦你老解释一下!”

    巴姓老人得意地笑了几声,道:“好吧,我就说说开天眼的事。”

    可他在说话时,雷素玉在旁边瞪着。因为谁都看出来了,这老头不给雷木面子,有点讥笑雷木的意思。一开始叫雷木解释,人家一气,就抢着自己来说了。

    蒙绕赤龙心里也不痛快,眼睛飞快地扫了一下,现巴姓老人只不过是八等灵巫师,跟雷木水平差不多,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便从心里对这老头不满。

    所以,他也不管巴姓老人准备说话,对龙奇风行礼道:“城守大人,不知叫赤龙回来,有什么急事?如果没有的话,赤龙想离开,在城门前耗了不少巫力,想去恢复一下,而且我的族人也要安排。”

    龙奇风是聪明人,知道蒙绕赤龙恼那巴姓老头不给师父面子。

    而巴姓老头本来得意地要说“天眼”的事,没想到正主蒙绕赤龙根本不睬他,便使他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是继续往下说好呢,还是不说这事了。

    龙奇风急着将蒙绕赤龙招回来,是知道一个拥有“天眼”的战巫,绝对是人才,所以急着想拉拢一下,搞好关系,将来有机会为自己所用。何况蒙绕赤龙刚才救了五、六千难民,等于帮了自己一把,他要给足蒙绕赤龙面子。

    他哈哈一笑,道:“赤龙兄弟稍安勿躁,我找你来真有事。这样吧,长活短说,把该说的一起说了。”说完他环顾一下四周。

    那些老头们都没说话,谁叫他是城守大人?他要说话,现在倚天城还没人拦得住。

    龙奇风停了一下,道:“先说开天眼的事吧!天眼是神识高的灵巫,将神识或者巫力作用到眼睛,开出不同常人的能力。也是常人做不到的事,碧如可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或者用眼睛出巫力伤敌等等,俱休方法与手段我也不是很清楚。”

    说到这里,他转向蒙绕赤龙。“赤龙,没想到你一个战巫,却开了天眼,有常人没有的本事,使我觉得奇怪,一个战巫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