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地中海霸主之路 > 章节目录 七十二章、合作共赢(二合一)
    1923年,是伦敦条约正式执行的一年,按照条约规定,这一年全世界都爆发了一股裁军潮,保加利亚也不例外,海军直接被砍掉了六层的吨位。

    海军上下都在动荡不安,就连已经退休的海军元帅彼得罗夫,都被惊动了,不过没有任何用处。

    条约已经签订了,该裁军的还是要裁,海军部能够决定的仅仅只是保留那些军舰,裁撤多少部队。

    海军不同于陆军,只要人手一支步枪就可以保持编制,没有了足够的军舰,人员规模肯定要大幅度的压缩。

    不裁减编制都不行,因为1923年的国防预算中,海军的军费已经被砍掉了五层,成为了保加利亚陆海空三军中,军费最低的军种。

    这一年军费开支,成功的被压制在了财政预算的百分之二十三点七,陆海空三军的军费分配比例也变成了6:2:3。

    没办法,谁叫现在是海军假日呢?全世界各国都在裁军,保加利亚自然也要跟着裁军了。

    军费所占财政收入的比例大幅度的下降,但是总的军费总量并没下降。随着财政收入的增加,军费所占的支出比例自然就下降了。

    1918年,保加利亚的财政收入是52亿列弗;但是到了1923年,财政部给出的预算却是92亿列弗,平均下来年财政增速12%。

    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方面是保加利亚最近几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另一方面是政府出售了大量的国有企业,摆脱了拖后腿的包袱。

    除了涉及到国际民生的国有企业外,其它不能够赢利,或者是利润不高的产业,都被政府陆续给处理掉了。

    光这一项,每年都要少亏损几个亿,并且随着这些企业的国营转私营,还带来了大量的税收,促进了财政收入的上涨。

    国企改制,还会继续进行深化,斐迪南已经决定废掉国企的免税特权,除非是免税的行业,否则国有企业也必须要正常向政府缴纳税收。

    对于这些搞垮企业的官员,廉政公署都必须要全面排查一遍,没有问题也就罢了,收拾铺盖卷回家就行了。

    一旦发生问题自然是严惩不贷,那怕是前任、前前任,不管身居何职都别想跑掉。

    考虑到资金来源的复杂性,对于蛀虫,廉政公署从来都懒得区分合法所得和非法所得的区别,主要是没有办法区分,只要有违法所得,自然是全部没收了。

    斐迪南甚至听说过,有倒霉蛋刚刚进入了政府工作,贪污了几百列弗,直接被没收了全部家产的。

    当然到了现在,也没有当年那么狠了,除了造反、叛国外,其他的罪名,政府已经不搞株连了。

    家属的财产,只能能够证明是其合法所得,就不会被一股脑给没收了,比起前些年要好了很多。

    好吧,斐迪南承认,那是当年政府太穷了,为了解决财政危机,大家没办法才搞出来的。

    现在日子好过了,大家也开始注意吃相了,只是当事人的财产全额没收,亲属接受了当事人的财物要加倍偿还。

    政府打击贪腐的决心,依然不容动摇!

    国际上最大的新闻,无疑是意大利政府直接宣布破产了,德国人也以马克贬值为由,要求暂缓支付1924年的现金赔款。

    不得不说德国人这次选了一个好时候,意大利政府非常光棍的宣布破产,令协约国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英国人所谓的军管意大利,也不过是拿来吓人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让意大利人老老实实的支付战争赔款。

    法国人到是对军管意大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但是约翰牛不答应啊?

    这个时候军管意大利,不是让法国吞并意大利么?

    斐迪南也非常的配合的表示出了兴趣,在法国出兵之后,保加利亚也应英国财团的要求出兵了。

    表面上看没毛病,按照保加利亚和英国财团的协议,保加利亚必须要保证赔款的支付,所以采取军事行动是必然的。

    约翰牛一看势头不对,马上就派兵加入了进来,由于他们担心保法两国直接瓜分了意大利,他们要求三国部队必须要混杂联合行动。

    这一无礼要求立即遭到了两国的联手的反对,令大英帝国非常的没有面子,偏偏在地中海保法两国联手的力量,比英国人要强大那么一丢丢,让约翰牛非常的难受。

    这个时候,德国人提出延期支付赔款,英国人立即同意了,这次说什么,约翰牛也不能让法国人军管德国了!

    当伦敦政府还在为这些问题头疼的时候,斐迪南派人已经和英国财团接洽了,双方就意大利的问题进行了谈判。

    1923年8月12日,保加利亚驻伦敦大使威廉斯诺夫和英国财团代表道格拉斯,就意大利赔款问题进行了密谈。

    “威廉斯诺夫先生,按照我们的协议,现在意大利政府已经赖账了,贵国需要为此承担责任!”道格拉斯豪不客气的说

    “道格拉斯先生,我们不是已经采取了行动么?现在保加利亚军队已经军管了意大利南部,不就是为了解决赔款的问题么?”威廉斯诺夫微笑着说

    “可是,这并不能够解决问题,以意大利人现在的经济情况,仅靠意大利南部的税收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偿还这笔赔款!”道格拉斯反驳道

    “不,道格拉斯先生你的计算有误!意大利南部地区拥有一千四百多万人口,这其中至少拥有八百万劳动人口,如果他们都替你们打工,怎么可能支付不起赔款呢?”威廉斯诺夫反问道

    “这不可能,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劳动力,威廉斯诺夫先生这个玩笑并不好笑!”道格拉斯有些生气的说

    “不要激动,道格拉斯先生。你可以这样看待问题,现在意大利国内的经济已经完蛋了,人工成本已经跌到了谷底,只要给他们一碗饭吃,他们就可以给你们卖命!

    在意大利你们又不用担心那些讨厌的工会,也不用担心罢工,如果你心情高兴,还可以开着坦克去巡视工厂!

    以你们的实力,想要赚钱会很难么?把这么多廉价的劳动力都利用起来,又不用承担繁重的税收,这个利益还不够还债么?”威廉斯诺夫淡定的说

    道格拉斯陷入了沉思之中,显然保加利亚人的提议令他动心了,实体经济不是不赚钱,只是大英帝国日益高涨的人工成本和税收成本,企业的利润低到了令人寒心的地步。

    如果将财团的工厂从伦敦搬到了意大利,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人工成本只需要支付五分之一,甚至还可以更低。

    可以肆无忌惮的让工人加班,可以随便镇压罢工,比起在伦敦来说,条件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原材料也不是问题,反正大英帝国的原材料大都是从国外进口,到了意大利还是一样,甚至路程还要近些,正好抵消将货物运回伦敦的运费。

    “威廉斯诺夫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所有的企业都可以免税?”道格拉斯关心的问道

    如果还可以不缴纳一分税,那么这个利润就更加可观了,现在大英帝国对实体产业的水平已经太高了,比关税都要高得多。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可以实施包税制,我们将各个城市的税收直接承包给你们,所有的税率、税种都由你们自行设定。

    你们可以组建属于自己武装,维护当地的治安,正常情况下,我们不会干预你们的任何行动。

    我相信你们经营能力肯定在政府之上,增加出来的税收就是你们的利润,我们只收驻军的开销就可以了。”威廉斯诺夫诺夫解释道

    道格拉斯心中一喜,如果有这么多利好的消息,那么就算意大利政府无法支付战争赔款,这些利润也足够弥补损失了。

    “威廉斯诺夫先生,我相信贵国政府的诚意,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我们必须要研究一下才能够回答你!”道格拉斯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那好吧,你们有三天考虑时间,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和别人合作了!”威廉斯诺夫淡定的说

    ……

    拒绝?资本家怎么可能拒绝利润呢?

    斐迪南给出的条件,是保加利亚的经济学家们经过了严密的计算,利益最大化的一种方案。

    那怕不进行任何投资,光控制这些城市,每年获得的受益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进行巧取豪夺,将这些产业都变成自己的话,那么这个利益就更加庞大了。

    大到斐迪南都动心了,如果不是顾及影响力,他都要自己去干了。现在将这么大的利益,全部丢给了英国人,不怕他们不动心!

    至于未来意大利人是不是要造反,考虑那么多干嘛?先将钱赚了再说,只要控制个三五年时间,财团就可以收回意大利欠下的战争赔款了。

    只不过到时候,他们舍不舍得放弃每年到手的利益,就很难说了!

    不过那个时候,就轮到英国人自己头疼了,想必以大英帝国的雄厚实力,镇压一个意大利还是绰绰有余吧!

    时间匆匆而过,三天过后,保加利亚政府和英国财团,就意大利赔款问题,正式达成了协议。

    按照协议规定,英国人在意大利所有的收益,都只是正常的商业往来,和贷款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意大利政府所欠的战争赔款依然是一分都不能少的,延期支付的款项,全部都要缴纳滞纳金,而保加利亚则收取一部分承包税,算是双方在进行分赃了。

    当然,英国财团也就不再追究保加利亚担保责任了,毕竟钱都已经到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到了1928年,大英帝国本土的出口额,较之1923年降低了一点八亿英镑,而进口贸易贸易额,则增加了三点八亿英镑。

    要不是这些交易都是用英镑进行的,光这个贸易逆差,都足以令大英帝国崩溃。

    而意大利王国,也被成为了工业强国,当然这个强国没有给意大利民众带来一毛钱的好处,全部都是承重的灾难。

    ……

    天坑挖下去了,斐迪南的心情好了很多,伦敦政府还不知道,未来意大利这个泥潭他们已经陷进去了。

    当财团们把工厂一个个建立在了意大利,大笔的产业被转移了过来,到时候伦敦政府就算是想要放弃意大利,这些既得利益者也不答应啊!

    而意大利这样已经完成民族觉醒的国家好统治么?短期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世界大战的硝烟才刚刚过去。

    又被饥饿修理了一遍,现在只要给他们一碗饭吃,他们都可以给你卖命。

    不过时间是可以淡忘这一切的,过上个三五年的太平日子,反对殖民反压迫,将再次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流,到时候就够英国人受得了。

    “陛下,远东出大事了!9月1日11点58分,日本东京发生了大地震,我们在东京地区的大使馆都坍塌了一半,所幸没有人员伤亡,现在东京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

    根据大使馆传来的消息,这次大地震波及到的范围很大,日本人这次倒了大霉!”梅捷夫幸灾乐祸的说

    保加利亚政府对日本人不感冒,不是什么新闻了。

    这都是俄国人的功劳,世界大战结束前,俄罗斯帝国在保加利亚影响一直都很大。

    日俄战争的时候,保加利亚支持俄罗斯帝国,跟着发了一笔战争财,同日本的关系自然就不怎么样了。

    只不过长期以来,都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两国的外交关系也还过得去,还没有变成敌人。

    好吧,这只是斐迪南自己认为的!

    外界虽然也认为两国关系不好,是俄国人的功劳,只不过他们都认为是枕边风的功劳,谁让他这个国王展示出去对日本人的厌恶呢?

    上行下效,就算是有人对日本有好感,也不敢表现出来啊?都不用斐迪南了,光政府内部的亲俄派也将他们打压下去了。

    现在亲俄派的声势虽然下降了很多,但是对俄国有好感的人依然不少,这种情况是双方文化上的天然认同感,谁都不能够左右。

    反正也是相对的,俄国人对保加利亚有好感的人,也不在少数,旁的不说,俄国人只要是移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选择保加利亚。

    在这种背景下,保加利亚民众对日本政府不感冒,这个确实是俄国人的功劳,俄国移民把对日本的仇恨也带了过来。

    熟知这一切的斐迪南,因为自身的感情,自然没有去引导舆论了。

    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双方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也没有什么共同利益的存在,交往自然不多了,关系也就很一般了。

    “嗯,知道了!以保加利亚政府的名义,向日本政府发一封真挚的慰问电报,同时让日本政府保护好我们的外交人员和侨民!

    另外在索非亚,组织一支医疗志愿救护队,代表保加利亚政府去救灾!”斐迪南笑眯眯的说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是,陛下!”梅捷夫回答道

    以这个年代的交通速度,等保加利亚的医疗救护队组建起来,在从索非亚出发慢吞吞的赶过去,抵达日本的时候,估计连收尸都赶不上了。

    至于效率,怎么可能有效率呢?医疗志愿救护队,这个年头有几个医护人员,愿意做志愿者去日本救灾啊?

    上头这么明显的敷衍态度,官僚们怎么可能快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很多欧洲国家都会这么干,没办法欧洲人民都忙着应付经济危机呢,谁有心情管日本人的事情啊!

    ……

    推书:《求道于万界》